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第一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柳三

大唐第一村 橘猫囡囡 2450 2019.06.29 18:59

  “不好了,不好了······”

  刚刚结束并不怎么愉快的购物,院门外一通跑步声传来,接着就看到二爷带着一行人出现在自家院门口。

  母亲急忙跑过去开门,将众人迎进来后,二爷从人群中拉出三个村民,一男两女。

  “你们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二爷脸色涨红,显然是急的。

  席云飞愣了愣,朝那三人看去,等他们说话。

  为首的男人席云飞见过,正是花婶家的男人,姓柳单名一个三,下沟村学识最高的人,天天躲在家里研究学问,不事生产。

  柳三看了眼院子里的席云飞,有点心虚,他如今能够安心在家读书,可都亏了席云飞给花婶的超高待遇。

  “是这样的,我们三人刚刚都被人掠了去,问了好些问题,然后······”

  “然后?”席云飞脸色有点不好看,自己还是被人盯上了吗?

  柳三额头冷汗直冒,想起席云飞杀灭突厥人的手段,哆哆嗦嗦道:“然后,就把,把那天的事情招了,不过二郎放心,我只说是大郎带着我们抵御了突厥人,还侥幸反杀了对方,真的没有把你交代出来。”

  其他两个妇人也是急忙点头应道:“我们也是,我们也是的,只说是大郎勇武,毕竟这十里八乡没人不知道大郎的名号,我们都说是大郎杀了突厥人,没提二郎半句。”

  “到底怎么回事儿?”席云飞听懵了。

  倒是一旁给田螺去尾的大哥站了出来,对着柳三等人问到:“抓你们的人,是不是玄甲军的兵士?”

  柳三急忙点头:“没错,就是因为对方是咱们大唐的强军,我,我才答了对方提问,要是换成异族,我柳三是万万不会开口的,我辈文士,这点志气还是有的。”

  席云飞嘴角一撇,信你个鬼,转头看向大哥,毕竟他刚刚就是跟玄甲军的人比武,多少应该知道点什么。

  席君买点了点头:“我也是这般说的,以我的能力,如果不是要护着大家,全灭那些突厥人也无不可,如今侥幸口信一致,他们应该不会怀疑。”

  “那人有没有说,为什么特地回头来探查咱们?”席云飞还是有点担心。

  席君买点头,无语道:“村口的那些马太明显了,而且都是突厥骑兵专属的战马,他们以为我们村子混进了突厥的探子,倒是出于好心来解救咱们的。”

  席云飞若有所思,村子就这么大,除非把马杀了,否则就是每一户养一匹,有心人依旧能看出端倪来,算了,越是遮挡越代表有问题,如今这般正大光明的饲养反而给人清者自清的感觉。

  抬头看了眼忐忑不安的村民们,席云飞呵呵笑道:“没事没事,那些人也来找过我哥,解释的话术与你们一般无二,很好,以后大家都要记住,带我们杀死突厥人的,是我哥席君买,知道吗?”

  二爷等人面面相觑,几个胆小的已经点头如捣蒜。

  席云飞笑眯眯的看着众人,最后指着柳三和另外两个村妇,道:“至于三叔和两位婶婶,你们临危不惧,出了事还知道第一时间来报,这是有功于下沟村,该赏,回头把你们的身量尺寸报到大宝那里,三叔得文士青衫两套,两位婶婶各自也有两套冰丝常服替换。”

  三人闻言一喜,看他们的穿着就知道了,身上的补丁都盖着补丁,穷苦人家饭都吃不饱,哪里来的闲钱买新布裁衣啊。

  二爷几人相视一眼,都是满脸的羡慕,这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因祸得福吧,唉,这是天大的馅饼啊,被抓的人咋就不是我呢。

  ······

  ······

  此时,东丘,正在食堂帮忙的花婶还不知道自家的男人因祸得福,得了莫名的赏赐。

  虽然有心跟着去替自己男人求情,但是如今自己一家子人的吃喝用度都指望着席云飞,所以不敢去,也不能去。

  丑娘将一个大蒸笼放在餐桌上,指着里面刚蒸好的馒头,道:“花婶,别想了,赶紧帮我把这些馒头拿出来,要继续蒸下一灶了。”

  “哦,好好好,我这就来。”花婶干活是个好手,而且只要鱼干坊的事情做完,都会主动到各个坊区帮忙,也因为这样,大家对她都很亲近。

  丑娘看了眼席云飞家的方向,道:“您就别担心了,二郎不是那么狠心的人,再说了,还有大郎在呢,三叔虽然迂腐,但也不是偷生之人,肯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花婶眼里闪过一丝骄傲,点头应道:“这是自然,他虽然一穷二白,但人品正直,否则老娘也不会嫁给他······”说到这里,花婶脸色红了许多,原先的忧愁也渐渐散去。

  丑娘呵呵一笑,指着一旁的案板,道:“好了好了,您只要对三叔有这份信任就已足够,赶紧帮我蒸馒头,今天孩子们送了好些虾蟹过来,一会儿给您加菜。”

  花婶闻言点了点头,往常听到加菜肯定高兴,不过今天却是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就等席云飞那边有个结果,否则心里不踏实。

  食堂里每个人都很忙碌,因为现在晚餐都在太阳落山后吃,所以整个东丘早已经灯火通明。

  正中间点了篝火,十几个孩子围在一起嬉戏打闹,旁边的餐桌上,村民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闲聊扯淡。

  食堂里里外外挂满了灯笼,这些灯笼是六叔的手艺,灯笼里面则是席云飞提供的蜡烛。

  饭菜准备好的时候,正在帮村民们拿馒头的花婶刚好看到从坡底下一路跑上来的柳三。

  “花娘,花娘。”柳三手里拿着两件衣服疯狂挥舞,一路喊着花婶的小名。

  花婶见自家男人没事,这心里才算是踏实了下来,又见他疯疯癫癫的像个孩子,心中气急,将工作交代给在旁的一个村妇,没好气的迎了上去。

  柳三跑到花婶面前,将手里的衣服递给她,呵呵道:“这是二郎赏的新衣,原本是给刘姐的,知道你跟刘姐身形相仿,便先给了你,快,回家试试合不合身。”

  花婶接过衣服,细腻的面料,冰凉的触感:“这,这是刘姐穿着的那种冰蚕衣裳?”

  柳三呵呵傻笑,一个劲儿的点头:“对对对,叫什么冰丝材质,应该就是冰蚕吐的蚕丝,怎么样,摸着很舒服吧,嘿嘿。”

  “给我的?”花婶喜爱的不行,不过一想不对,柳三不是去请罪的吗:“不是,怎么好好的二郎会赏你这样好的新衣裳?”

  这时,柳三身后一行人紧接着走了上来,除了两个同样得到赏赐的妇人外,其他人都是羡慕嫉妒得要死。

  二爷没好气的踢了柳三屁股一脚,道:“二郎说这小子临危不惧当属有功,便做主赏了两套文士青衫给他,没想到这小子还挺有良心,拿其中一套给你换来一套冰丝常服,二郎还夸了他好久,切······”

  花婶听闻柳三竟然拿青衫替换自己的衣裳,这眼角不由得一红,急忙低头躲开众人的注视,摸着冰滑的新衣,整颗心像是泡进了蜜罐。

  柳三呵呵傻笑,拍着胸脯说道:“二郎还让我在村里教书,工钱开得比你这个管事还高,这一个月下来少说有七八百文钱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