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第一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无需赏赐(三更求票)

大唐第一村 橘猫囡囡 2421 2019.07.07 20:55

  长安,皇城,太极宫,立政殿。

  三大宫殿群之一的大明宫还没有修建,此时大唐沿用的还是前隋的宫殿。

  新皇李世民跪坐上首,手里拿着一张白纸。

  在他面前,魏黑子眼观鼻鼻观心。

  李世民挥了挥手中的白纸,说道:“即是那孩子赠于你的,为何却又拿来献于朕?”

  魏征微微颔首:“制冰之法不过尔尔,席二郎也是看穿了这方子过于简单,才所幸做个顺水人情,他要的,却是一份保障,我魏府给不了,普天之下,能给的只有陛下。”

  “哦?说来听听。”

  魏征睁开眼睛,朝旁边站着的宦官看去。

  那宦官看了眼李世民,见他颔首,才走到侧殿,回来时,端着一些餐具,几个小碟子上盛放的,都是下沟村出产的泡菜。

  魏征看了眼上面那一碟翠绿的醋芹,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道:“陛下吃过便知。”

  李世民眉心一蹙,看了眼碟子里的泡菜:“就这?”

  “陛下吃过便知。”魏征重复了一遍。

  李世民不情愿的拿起筷子,这东西要不是冬日里没有鲜蔬,他基本是不吃的。

  夹起一块酸藕片,这是他觉得其中最好看的一道。

  咔哧~

  “嗯?”

  李世民细细咀嚼了几口,回过神来才发现一块藕片已经被自己吃净,那味道······

  抬头尴尬的看了眼魏征,继续夹起一块辣萝卜。

  “嗯······咔哧······咔哧······”×32

  偌大的立政殿里,只有李世民吃泡菜发出的清脆咔哧声。

  待得几碟泡菜吃完,李世民兀自意犹未尽。魏征抬眼看了下盘子上的菜碟,心道还好那糖蒜没拿来,不然还不知道会演变成什么样子。

  “可知这泡菜收益几何?”李世民放下筷子,随意问道。

  魏征摇了摇头:“详细的却是不知,不过相同的一罐泡菜,集市冬日卖到五十文,而席家二郎却只卖三十文。”

  “哦?那不是亏本了?”李世民眼角不自觉的朝书柜瞄去。

  魏征知道这立政殿的书柜有暗格,但没在意,接着道:“亏倒是不亏,席家二郎还承诺让利三成,显然是有利可图。”

  “让利三成?他有多少存货?”李世民心动了。

  魏征应道:“万罐总是有的。”

  “一罐三十文,让利三成,一罐就是十文利,万罐,便是十万文钱,倒也不少。”

  李世民嘀嘀咕咕心算了一通。

  魏征摇了摇头,道:“陛下算的对,但也不对。”

  “哦?还有何解?”

  魏征想了想魏管事说过的内容,道:“这泡菜坊不止生产这些时蔬,还有一种叫糖蒜的零嘴,甚是美味。”

  “糖蒜?可有带来?”李世民吸溜了一下口水。

  魏征尴尬的摇了摇头:“却是没带,府上也没了。”

  “好吧,除了糖蒜呢?”

  “除了糖蒜,还有鱼干,听说各种口味都有,府上管事吃过几种,据说乃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鱼干?咸鱼······不是很常见吗?”李世民想起那咸的齁嗓门的咸鱼干,难吃得紧。

  “不一样的。”魏征也没吃过下沟村的鱼干,只能尽量按魏管事的叙述来描述:“字面上就有【麻辣鱼干】、【香辣鱼干】、【酱香鱼干】、【五香鱼干】、【烟熏鱼干】等等七八种,每一种味道都不甚相同,有的适合下饭,有的适合入酒,还有适合放入肉汤中提鲜的。”

  “还有这种鱼干?”李世民不怎么信。

  “没错,席家二郎称之为【调味鱼干】。”

  李世民听到调味二字,伸手用小拇指蘸了一点碟子里的汤汁,放在嘴里舔了一下,甚是回味。

  “这样吧,你让人去通知一声,这买卖便挂在东宫吧,至于那三成利钱,便算了,直接换成这泡菜进献宫中即可,小孩子喜欢做些买卖,便让他随意折腾吧。不过商税却是要交的,免得落人口舌。”

  “喏。”

  “至于这制冰之法。”李世民重新拿起那张白纸,摇了摇头:“如今已经入秋,若是这制冰之法早两月出现,或许对我有用。”

  魏征抬头看了眼李世民,道:“陛下,这岭南、江南一带,如今可还是暑气未消啊。”

  “你是说?”李世民闻言一怔,才想起这大唐国境可不止关中这一点点,据说就算是隆冬深秋,这岭南依旧还有人渡江游玩呢。

  “陛下如今刚刚荣登大典,这制冰之法,乃是天降恩泽,否则这硝石一早就被人拿来入药,为何却偏偏没人发现它能制冰呢?岭南,江南,皆是偏远之地,若是能借此感受皇恩,想来于陛下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

  “善,此举大善,玄成啊玄成,你有此大才,当初却拿来离间我兄弟二人,实属可惜啊。”

  魏征闻言一怔,抬头看了眼脸色揶揄的李世民,成王败寇,如今易主而伺,却也不免被新主调侃吗?

  魏征洒然一笑:“前太子要是按照我说的去做,就没有今日之祸了。”

  “大胆!”

  李世民闻言拍案而起,桌上碗碟跌落一地。

  谁知道魏征不但不怕,反而与李世民四目相对。

  一主一臣,就这么对视了盏茶功夫。

  倒是李世民先泄了气,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为了不让世家独大,他必须拉拢一些能人为己所用。

  “哼,不愧是魏黑子,我算是怕了你了。”李世民重新坐下,将撒落的碗碟推到一旁,道:“元轨与令爱的婚事筹备得如何了?”

  魏征颔首道:“多谢陛下关心,虽然推迟了两个月,如今一切尚且稳妥。”

  李世民点了点头,十四皇子李元轨如今变成了十四王爷,这婚事本是太上皇李渊赐下的,前太子李建成从中促成的,但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反正如今这魏征为己所用。

  “记得给我发一张请帖,观音婢这几日忙碌后宫诸事,也提到了元轨的婚事,届时也会随我一同前往。”

  “呃。”魏征愣了愣,自己刚刚才给李世民甩脸色,现在就说要来参加女儿的婚礼,这可是天大的萝卜:“臣,荣幸之至。”

  “嗯,若无要事,便且先退下吧。”

  “微臣告退。”

  ······

  ······

  立政殿静谧无声。

  直到魏征离开一炷香后,李世民拿起桌上的白纸:“开山,你这孩儿可是送了一份大礼给我啊。”

  “······”

  “你说我是赏给他一个县男,还是按照你的功勋,直接封他一个开国县公?”

  “······”

  见没人说话,李世民眉心微蹙:“你的意思是不赏赐?可不赏赐些什么,我总觉得亏欠了这孩子,回头也不好意思找他拿方子啊。”

  话音刚落,书柜里一道沙哑男声传来。

  “陛下只需将他当成一个寻常百姓即可,不必念及微臣。”

  “哦?!”李世民敲了敲桌子:“有趣,你不让你家大郎从戎,我可以理解,如今二郎之才不输仓颉,你也要就此埋没?”

  “······”

  见对方不在言语,李世民悻悻的摇了摇头:“算了,算了,便让他自己去折腾吧,不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让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被一群虎狼盯着,你也真是舍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