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第一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席君买是我哥

大唐第一村 橘猫囡囡 2204 2019.06.20 01:36

  席云飞伸腿蹬掉鞋子上的露珠,布鞋有一点不好,就是容易渗水,他正考虑要不要买一双军用的大头靴来穿,顺便给家里人改善一下衣食住行里面的第一项。

  院子里,大哥还在狼吞虎咽,昨晚一家人劳作到月上柳梢头,蒸了整整三百个馒头,就堆在院子里的青石板上,今天一早大宝和丑娘就会来拖走,分发给六叔那边的工程队,还有二爷那边的烧陶组。

  至于席云飞和大哥两人。

  “哥,你能不能快点啊,再慢点咱们回来不是要中午了嘛,热都要热死你宝贝弟弟了。”席云飞站在院门口没好气的朝大哥喊道。

  大哥将最后一个馒头咽下,白了他一眼,伸手抄起板车就推着走了出来:“走吧。”

  “嘻嘻,走走走。”席云飞笑着揽住大哥的脖子,并肩前进。

  兄弟俩今天早上有个重要的任务,准确的说,是席云飞为了掩人耳目想出的招式。

  板车上盖着两块草席,席子盖得严实,看不清车上装的是什么。但是大哥知道,里面就是两个什么都没装的大水缸。

  二人走过村口的时候,六叔他们已经准备开工了。

  “咦?大郎、二郎,你们兄弟俩这是打算去哪里?”六叔扯着嗓子喊道。

  大哥还没回话,席云飞乐呵呵的回应道:“家里的鱼干太多了,打算拉着去县里卖掉一些,换点有用的东西回来,呵呵,六叔辛苦了,一会儿大宝会给你们送朝食来的。”

  六叔还有一众村民恍然大悟,都知道席云飞有个抓鱼的神器,没想到竟然抓了这么多鱼,看那满满一板车,怕不是有十几石(差不多就是一千多斤)。

  羡慕的看了眼两兄弟,六叔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开始工作,心中却是这么想的:估计席云飞把家里的屯粮造没了,这两兄弟打算用鱼干去换粮食,其心可嘉啊,拿自己家的粮办公家的事儿。

  不止六叔这么想,其他人也是这般想的,不然谁闲着没事,在这个时候去县里换粮,万一碰上突厥人,那可是要人命的。

  拜别六叔等人,席云飞的目的算是完成了一半。

  兄弟俩一路上走走停停,临近十点多,也就是吃朝食的时辰,才在一个小山坳里停下。

  席云飞草草吃过几个馒头后,就把板车上的席子拆开,从水缸里拿出自己的双肩包,对着不远处的大哥呵呵傻笑。

  大哥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很自然的转过身子,背对着席云飞。

  席云飞不好意思的尬笑了两声,急忙将板车上的水缸抱下来。

  又偷偷回头看了眼大哥,见他还背对着自己,才开始大量采购。

  先是兄弟俩的衣服,标准的花衬衫加沙滩裤,没有墨镜金链人字拖,一共四套,花了240元,便宜得发指。

  给老母亲买了一身中老年最喜欢的刺绣款短袖上衣,宽松黑色七分裤,冰丝布料,夏日必备,稍微贵了点,两套就是420元,但质量肯定没得说。

  三妹的衣服好买,小怪兽套装,凹凸曼套装,布偶装那种,很可爱,考虑到资金问题,买的是杂牌童装,两套只要200元,另外因为女孩子要富养,还专门给小妹买了一双运动鞋加两双袜子,很贵,460元。

  衣服买完了,接下来就是粮食。

  面粉买了200斤,720元,一斤3.6元,也不知道是贵还是便宜。

  大米买了100斤,挑最便宜的,一斤1元,花了100元。

  粗盐,可食用的,买了50斤,一斤0.8毛,花了40元。

  考虑到运输问题,暂时就买这些,反正到家了自己也能采购,这次出来就是为了做做样子掩人耳目,让村里人不至于胡思乱想。

  将货物丢上板车,席云飞看着远处背对着自己的大哥,心生愧疚,想了想,买了一瓶红星二锅头56度,才15元。

  “嘻嘻,哥,辛苦你了,来,这个送给你。”席云飞讨好的走到大哥身边。

  大哥回头看了眼板车,看到车上堆满的货物,先是眼角一阵抽搐,最后只当没事发生一样,接过席云飞递来的酒瓶。

  “这是什么?不是上次那种软软的水壶?”大哥摇晃着酒瓶好奇问道。

  席云飞直接席地坐在大哥身旁,笑道:“这是烈酒,一口能喝倒一个大汉,不知道大哥喜不喜欢。”

  “酒!!!”没想到大哥听完倒是突然变得神采飞扬,开过一次矿泉水瓶,这个酒瓶对他来说也不陌生,一拧就打开了。

  “香,好香的酒。”大哥语无伦次的自言自语着。

  席云飞第一次见到大哥这么激动,上一次是自己送他开山刀的时候,看来自己这个大哥不仅爱兵器,也是一个好酒的人儿啊。

  “哥,你悠着点,这酒可烈。”席云飞好心的提醒道。

  大哥不为所动,仿佛为了证明自己的酒量给席云飞看,直接仰头喝了一大口:“咳咳咳······”

  乖乖,咳得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吧?席云飞无奈的捂脸偷笑。

  好不容易咳完,大哥尴尬的看了眼席云飞,重新将酒瓶拧上盖子,珍重的抱在怀里,嘴角咧咧傻笑着,像极了第一次吃棒棒糖的三妹。

  “哥,你功夫这么好,怎么没去当兵啊?”席云飞坐着无聊,演戏演全套,太早回村容易被人看出破绽,所以兄弟俩要在这个山坳休息一个时辰。

  大哥闻言摇了摇头:“之前你被突厥人抓走,我是有想过去从戎来着,好歹杀几个突厥人替你报仇。后来你回来了,我也就没那个心思了,况且家里还有娘和妹妹要照顾呢。”

  席云飞抬头看了眼有点脸红的大哥,呵呵一笑:“还好你没去当兵,这个时代当兵最苦,天天打仗。”

  大哥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回话。

  席云飞莫名的看了眼突然变得感伤的大哥,愣了愣,最后气氛实在尴尬,拿起一根树枝,道:“哥,你会写字吗?咱们以前读过书吗?”

  大哥点了点头:“咱爹没死之前教过一段日子,你的脑子好,学得多,我只会写自己的名字,你看······”

  大哥说着也拿起一根树枝,在地上歪七扭八的写了起来。

  席云飞好奇的凑过去看了半天。

  “席?

  君?

  买?

  席君买?席君买······”

  席云飞目瞪口呆的看着低头认真写字的大哥,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十六·唐纪十二

  丁巳,果毅都尉席君买帅精骑百二十袭击吐谷浑丞相宣王,破之,斩其兄弟三人······

  叮咚~

  户主:席云飞

  余额:8068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