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残存至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2要我学英语,绝对不可能

残存至今 孤城守夜人 2207 2021.01.14 07:06

  来到电梯口,众人盯着楼层部门分布图看。

  “走吧,二楼就是手术室,没有的话就看看三楼,四五六楼就别去了,婴幼儿科,妇产科和院长办公室应该都没有我们想要的。”

  “如果都没有怎么办?要不要去隔壁的住院部看看?”彭龙指了指窗外不远处的另一栋大楼。

  “别别别,住院部就真的算了。”

  “为啥?住院部没有药吗?”

  范文海解释道:“药肯定是有的,但是太危险了。”

  “要知道住院部人是最多的,而且还是一群身患重病,痛苦不堪的人。”

  “根据之前人类变成异化怪物的猜想,住院部可能一个房间一个怪吧。”

  “不管是小说电影还是漫画,住院部总是恐怖的一批,别说现在了,就是以前我都特害怕这里。”池麟指着住院部大楼,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主要是童年阴影过于深刻。

  顾三毛摸了摸下巴,说:“那你会错过很多护士小姐姐的。”

  “寂静岭里的,要吗?”

  “戴上头套我社保好吧!”说完顾三毛还十分猥琐的嘿嘿笑了起来。

  彭家两兄弟一改忠厚老实的模样,露出懂得都懂的笑容。

  范文海也笑了,被亦舒玫一脚蹬在墙上撕都撕不下来。

  金伟不看电影,但是不妨碍他露出男人的笑容。

  玛德,一群老蛇皮。

  一行七人没坐电梯,现在这情况,谁坐电梯谁傻逼。

  二楼的情况就显得有些意外了,这里并没有满地的血液和肢体。

  不仅不脏,反而十分干净。

  “大家注意,有情况……”

  “不用你说,我们看得见,谢谢。”

  几人小心翼翼的打开一个又一个房门查看。

  医院内部很暗,可能是线路出了问题,二楼没有一盏灯可以打开。

  两旁的墙粉刷的雪白,但可以看出有些老旧,铁门上有着些许锈迹。

  这里的走廊是封闭的,几人的脚步声一直在回荡。

  一连几个手术室都没有发现异常。

  众人面面相觑。

  “开始找药吧,多注意一下,两个两个找,一个找药,一个帮忙观察四周。”

  亦舒玫自然跟着范文海,彭家兄弟自然是一组,池麟和金伟关系更好。

  “那我呢?”顾三毛指了指自己。

  “你又不怕被袭击。”

  最终他们找到了致幻类药物,麻醉科被一锅端了。

  不得不说用于手术的致幻类药物真的很多。

  虽然也查得很严。

  但现在谁管这个。

  池麟看了看眼前一堆的药物,问:“谁知道怎么用?”

  ……

  一片寂静。

  是啊,这玩意怎么用?

  “学霸,你倒是说句话呀!”

  范文海连连摆手:“我是学计算机的,再怎么学霸也没用啊。”

  但是顾三毛比较霸气,拿起针管就准备对着自己扎:“管他那么多,一针下去再说。”

  “过量会死人的……”

  顾三毛吓得手一抖,差点把针管丢出去:“那……有说明书吗?”

  池麟拿出手机查了查,网络上并没有使用这些药物的详细说明,只好到某贴,某博上发帖。

  晚上看见我请叫我滚去睡觉:网友们,到你们发光发热的时候了,我这里有一些药物不会用{配图},能告诉我咋整嘛?在线等,挺急的。

  无人回应,想来可爱的网友们要么再也无法上线了,要么就正在再也无法上线的路上。

  “喂,你们看看这个,对我们有没有帮助?”

  彭虎在桌子上的一堆文件中,抽出一份满是英语的表格。

  顾三毛接过摇了摇头,递给了池麟,池麟看了看,也要摇头给了金伟。

  “这个…好像是有帮助的,但是有一些英文我看不太懂。”金伟看的很吃力。

  亦舒玫接过直接摆在范文海面前。

  “嗯,有用,是介绍这些药品使用剂量对人产生的影响记录。虽然每个人情况不同,但多少可以作参考。”

  范文海语气很兴奋,开始认真研读起来,虽然看得懂,但是一些专业术语还是不太好明白,需要多研究一下。

  彭虎看了看范文海,又看了看顾三毛和池麟,不解道:“你两刚刚为啥摇头啊。”

  顾三毛点了根烟,不想解释。

  倒是池麟就非常理直气壮了:“生是中国人,死是中国魂,要我学英语,绝对不可能!”

  在等待范文海仔细研究的时间,池麟站在窗边看着远方的直升机。

  “你们说,如果我们速度太慢了,安全区关门不让进怎么办?”

  “不会的,这个我们计算过了。”金伟拿出手机,点开地图。

  “你看,虽然我们不知道安全区的具体位置,但多半也可以猜出来,只要锁定几个超大型容易封闭的建筑就好。”

  “安全区之间的距离不算太远,但是大家只能步行前往,还只敢走大路,用时可能会有两天多,而且队伍拉的很长。”

  “所以,至少有三天时间,我们从建筑内穿行,几乎走直线,路程可以说减少了一半多。”

  “时间方面是足够的,放心吧!”

  池麟点点头。

  亦舒玫突然开口:“其实我们还是要担忧一下的,这些药量只要有细微的差别就会让一个人长时间无法行动,如果药量没算好,很容易让我们错过时间。”

  众人一下子齐刷刷的看向范文海。

  “你们别都盯着我看啊!我会有压力的。”

  “范学霸,在座的各位可都指望着你了!”

  范文海甩了甩刀子:“那就别打扰我……对了,我突然想上厕所……”

  ……

  ……

  “你们看着我干嘛?”亦舒玫一拍桌子,气势汹汹。

  金伟做出无奈摊手状:“你不会想让我们这群汉子干这事吧?”

  池麟指出:“这个姓范的明显动力不纯啊。”

  “啊!”范文海又挨了一脚,幽怨的看着池麟:“没有,我,我是真想上厕所,姓池的,你我无冤无仇,何故加害于我?”

  亦舒玫脸红的像是在滴血,又一脚踢在范文海屁股上,羞愤的骂道:“死滚去自己上厕所!”

  范文海跌跌撞撞的进入了厕所,又突然一脸纠结的走了出来。

  “又怎么了?”亦舒玫像个小老虎一样,凶巴巴的。

  “男厕塌了。”

  亦舒玫侧头往里面瞅瞅,还真塌了。

  “那就去女厕,磨磨唧唧的,事真多!”

  顾三毛大喊着开了个玩笑:“喂,小范,小心点嘞,不然以后就只能领养啦。”

  “哈哈哈哈哈……”

  几人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我要去上厕所……”亦舒玫一扭头进入了女厕,还反锁了门。

  几人的笑声渐渐止住了。

  畜生啊。

  我好羡…不对,我好嫉…也不对,我好恨啊!

  这该死的现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