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虎啸大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一章新军营的日常与突然的嘉奖

虎啸大周 日光007 4965 2019.07.16 12:00

  “向左向右转!向右看齐!稍息!立正!报数!”

  “一!”

  “二!”

  “三!”

  ……

  “一百!报数完毕!”

  “好!接下来准备吃饭!在吃饭之前,你们有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

  注意!全体都有!稍息!解散!”

  在教官宣布解散的一刹那,原本站得整整齐齐的新兵队列瞬间就跨了下来。

  “啊!终于结束了!”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再这么练下去,我就要累死了!”

  “别动我!让我趴一会!”

  解散之后,这些新兵无不叫苦不迭,还有不少新兵训练一结束,因为松了一口气的缘故直接趴在了地上。

  郑凡写的训练大纲里,虽然因为这些新兵以后必然会转职成职业者的原因,所以删减了大量的体力训练内容,但与此同时就加大了关于纪律和身体协调性的训练,此消彼长之下训练强度并不会比地球上的现代军事训练要低。

  而且这些负责训练的近卫军教官们,出于想要尽可能好的完成郑凡赋予他们的任务的原因,还经常私自在训练大纲的基础上加大训练量,这就让这些刚刚才吃上几天饱饭,身体其实都有些外强中干的佃户子弟们每天都被训得精疲力竭。

  李勇的身体虽然在这些新兵里算是比较好的,没有直接趴在地上动不了那么狼狈,但是现在也是汗流满面的感觉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为了让不至于因为疲累而吃不下去东西,他强忍着的疲惫,又在校场里慢速的走了几百米。

  这是那个训练起他们毫不留情的教官,教给李勇他们这些新兵的一个窍门,那就是在训练完成之后,无论有多么的累,都不能马上坐下休息,一定要匀速的走一段距离,等自己的心跳和呼吸慢慢的恢复正常之后,再去找地方歇着,这样身体才不会出问题,比如吃不下去饭什么的。

  等到心跳和呼吸都已经平复,李勇正好也走到了校场边缘的几颗大树的荫凉下,他用袖口擦了一把汗后,就靠着一棵大树坐了下来,享受起这一天里难得的清凉来。

  这一处校场之中唯一的荫凉当然不止李勇一个人看上了,相比于在骄阳之下被晒得和蒸笼没什么区别的营房,这一小片校场边上的树荫就是这新兵营中难得的风水宝地,在这个午饭之前的休息时间里,这些树下的位置一向是供不应求。

  今天李勇的班组运气比较好,教官宣布解散的时间比同样在校场上训练的其他班组早了那么一丢丢,所以李勇仅仅是刚刚坐下没一会,他的身边就坐满了自己班的战友,除了那几个实在是累得起不来,趴在校场上挺尸的家伙以外,李勇班组的所有人都集中到了树荫之下。

  毕竟谁都知道如果不趁这个其他班组还没有解散的一点点空档在树下占一个位置,等到其他班组解散之后,想要一个荫凉的位置那就要和一千多人一起抢了!

  果然,他们才刚刚做了没一会,其他的班组也纷纷宣布解散,可是只有几颗树的树荫已经被李勇他们班组的九十多个人给占的满满当当的了,在也没有其他人的位置了!

  “啊!可恶啊!为啥他们班解散的那么早啊!”

  “唉!没办法了!咱们去水井那打点井水回去擦一擦吧!”

  抢到位置的李勇他们得意洋洋的享受着树下的荫凉,而其他班组的新兵们只好垂头丧气的回营房想其他的办法避暑了。

  李勇他们这些人到底是年轻,身体恢复得快,哪怕是被整整一上午的队列训练折腾得不轻,但是只是在树荫下短短的歇了一会之后,就已经歇了过来,原本都被累得不想说话的他们,这时又恢复了说话的力气,这些本就在憋不住话的年轻人,就开始在树荫之下聊起天来。

  “唉!你说咱们这到底当得是什么兵啊?传说中的不死之身到现在连见都没见过不说,这一天天的不教咱们怎么舞刀弄箭,却天天的让咱们走什么队列,站什么军姿,你说这些玩意有什么用啊!”

  聊着聊着,坐在李勇旁边的一个新兵突然抱怨了起来。

  而在这个新兵旁边的,是他们班出了名的臭嘴,听到他的抱怨自然而然的就怼了他一句。

  “呵呵!你不想练可以不练啊!三班不是有一个不愿意吃苦,总是溜尖耍滑的家伙被赶回家了吗?你要是实在不想练也可以学他啊!”

  “呸!你才会被赶回去呢!我只是觉得咱们这天天就只是走来走去的,什么时候才能学到杀敌的本事啊!难道咱们以后上了战场,就靠这走来走去的本事就能杀敌了吗?”

  “呵呵!据教官说,现在咱们的这个训练是白虎大神亲自制定的,祂老人家可是神仙!让咱们这么练必然有祂的用意,说不定咱们以后真的就能靠这走来走去的本事上阵杀敌呐!

  ”

  先开口的新兵被臭嘴给怼得非常不爽,但是却因为臭嘴扯了大神的虎皮的关系,他还不好直接怼回去,只好转移话题道:“得得得!你说得对行了吧!哎?那个三班被撵走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我昨天在校场看到他跟教官耍横的时候,还以为他会被当场砍了呢!

  毕竟这可是军营,在这闹事不都得被砍头吗?可是最后怎么就是让他滚蛋就了事了?他家里的关系这么厉害的吗?”

  这事李勇却是知道:“屁的关系!那家伙我认识,是跟我一个村的,家里和咱们一样过去也就是一个佃户而已。

  咱们这些佃户,要不是托大神的恩德,家里哪能过上现在的好日子?现在有机会报效大神,却因为疲累了一点就开始溜尖耍滑,还敢跟教官们耍横,我看他是吃了两天饱饭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真真的是一个忘恩负义得意忘形的东西!

  你们以为他干出这样的事来只是拍拍屁股回家就完了?我昨天问过教官了,教官说像他这样的,虽然不会把他当逃兵砍了,可是等他回去以后也不会有他的好果子吃!

  教官说,他已经把那小子的名字给报上去了,按照白虎大神编撰的新军法,那小子不止之前发的安家银子和军饷都要收缴回来,而且他家在以后的十年里,每年都要比别人少分八成的粮食!

  并且在这十年里,农场再有什么好处比如下发猪仔鸡崽之类的事,也都没有他家的份,还有只要是他的直系血亲,三代之内都不能从军,就是家里的孩子想到大神在城里办的学院读书也不行,他家这回是彻底的被他给坑惨了!”

  知道了那个闹事的下场竟然如此的凄惨,先开口的那个新兵直接就惊了。

  “我滴乖乖!原来有这么严厉的处罚的吗?我的天!这比直接弄死他要狠多了啊!

  那那小子回去以后还不得被他家里人给活活打死?

  我要是他,出去就找个地方吊死算了!”

  “所以说啊!既然当了大神的兵,就要守大神的规矩,教官让咱们怎么练咱们就怎么练,别整天都牢骚连天的,万一哪天不小心因为发牢骚把教官惹火了,落得和那小子一样的下场,你哭都没地哭去!”

  “阿!那什么!李哥你说得对!我是得改改这个毛病,李哥你这是为我好哇!李哥!谢谢啊!”

  “没事!都是一个马勺里搅食的兄弟!说谢什么的就见外了!”

  李勇摆了摆手示意无需客气。

  就在这时——

  “污~!污~

  !污!”

  “污~!污~

  !污!”

  一阵尖锐的哨声响起,三长一短!

  听到了这阵哨声,在大树下的李勇他们知道,开饭的时间到了!

  对于这些新兵来说,每天的三餐可以说是他们在这个名为新兵营的‘地狱’中唯一的慰藉了,所以在听到了开饭的哨声之后,所有的人无论之前多么的疲累,都如同条件反射一般的跳了起来,快步跑回了营房拿好了自己的餐具后,就快速的向着食堂的方向赶去,就连之前在校场上躺尸的那几个家伙也不例外。

  因为军营有规定,在开饭的哨声响过三通之前,一个班的所有新兵必须全部达到食堂,只要有一个人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赶到,那全班的人都要跟着受罚,惩罚就是不许吃饭,还要呆在那里看着别人吃。

  郑凡为了能够让这些新兵能够快速的完成训练,把新兵的饮食标准定的很高,顿顿都是有肉有蛋,大厨也是在技能的支持下足以媲美一般酒楼大厨的厨师职业者,可想而知这种伙食对于刚刚才吃到几天饱饭的新兵来说是什么样的诱惑。

  继而就能得知面对着这种美食不能吃还要看着别人吃又是多么残忍的惩罚了。

  反正李勇他们班所有人在受过一次罚之后,谁都不想再体会一次那种滋味了。

  不止李勇他们,军营中的其他新兵也纷纷从营地各处钻了出来,全都拿着餐具向着军营中唯一的食堂汇聚而去。

  新兵营中所谓的食堂不过是一个做饭的伙房,连着一大片的竹木搭起的用来遮阴挡雨木棚,木棚中则是摆放着足够坐下一千来人的长条桌椅。

  等到了食堂处,

  负责整个军营伙食的几个厨师职业们已经把一盆盆的红烧肉和一桶桶的米饭和馒头摆在了伙房门口的一张张长条桌上。

  那一盆盆炖得油汪汪的红烧肉让新兵们各个都直咽口水,可是这些新兵们并没有因为对美食的渴望就一拥而上,而是开始在伙房的门口自觉的以班为单位排起队来。

  这自然是这一个月训练的成果,这些新兵们在教官们充满了爱的棍棒下,仅仅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把各种的纪律规定化为了条件反射,在伙房口排队打饭就是其中之一。

  等到班里的所有人都已经排好了对,带头的李勇就迫不及待的带着全班排队从那一条条摆满了饭菜的长条桌前走过。

  这里和大学食堂的规矩很像,米饭馒头之类的主食只要你吃得下,就可以自己随便拿取,爱拿多少拿多少,当然不准浪费,否则会有教官的棍棒来教你做人。

  而配饭的肉、菜就是由大厨们拿着大勺分发了,给你盛多少就是多少,不接受任何抗议,敢耽误别人打饭,那不止这顿饭你吃不成了,还同样会有教官的棍棒会教你做人。

  所以伙房门口打饭的新兵虽然多,但是现场却一片寂静,没一个敢开口说话的,都静静的端着自己的木盘碗筷,从长条桌前安静的走过。

  李勇也同样如此,在盛了三大勺米饭和拿了三个馒头,又从大厨那领到了满满的一大勺浇到了饭上的红烧肉之后,又从末尾的长条桌上那了一竹筒酸甜消暑的酸梅汤后,就端着自己的饭菜进入旁边的木棚中属于自己班的座位处。

  当然这个时候还不可以开吃,等到所有的人都打完饭坐好,然后由总教官下令开饭之后,所有人这才开动。

  因为吃饭的时候禁止说话,所以在这由一排排木棚搭建起的食堂中,哪怕有一千多人在一起吃饭,也并不显得嘈杂,唯一的声音就只有碗筷的碰撞声和各种吧唧吧唧呼噜呼噜的吃饭声。

  李勇就着红烧肉几口就扒完了米饭,然后又用沾剩下的肉和肉汤解决了三个馒头后,才一脸满足的把一竹筒的酸梅汤一饮而尽。

  因为吃饭的时间也是有限定的,所以新兵们吃饭的速度都很快,李勇刚刚吃完没一会,所有的人就都吃完了,平常的这个时候,就应该是总教官宣布解散,然后所有人拿着自己的木盘碗筷去伙房旁边的水井旁清洗干净,然后就各回营房休息一会后就要面对下午的训练了。

  可是今天却有一点不同,总教官站起来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宣布解散,而是下了一道命令:

  “全体注意了!我在这宣布一个好消息!

  咱们新兵营的第三班,因为训练刻苦、努力!根据我和所有教官的一致认定,第三班在所有的新兵班中训练成绩最为突出!所以我在这予对他们以嘉奖!大家祝贺他们,鼓掌!”

  “啪啪啪啪!”

  食堂中响起了激烈的掌声,所有的战士都羡慕的看着李勇所在的第三班,拼命的鼓掌。

  这时李勇他们感觉自己有点懵,他们虽说是训练没有人偷懒,但是他们也没发现自己比别人强在哪啊?怎么就忽然成了第一了呢?

  但是总教官可不管他们懵不懵,等到掌声落下之后,他又开口对着第三班的人补充了一句:“按照规定,像第三班这样成绩评定为第一的班组,不止有荣耀上的奖励,更会有实质性的奖励!等一下第三班的所有人都到我的值房(注一)来,我会在那把你们的奖励亲手发到你们手上,至于奖励是什么,你们一会就知道了!”

  在对第三班卖了个关子后,总教官又对露出羡慕神色的其他新兵们说道:“至于这一回没有得到第一的班组,你们也不用羡慕,也不用失望,这种评定以后我们还会不定期的举行,只要你们都能刻苦训练,那之后还是有机会和第三班一样受到嘉奖的!明白了吗?”

  看到其他的新兵都露出了兴奋和跃跃欲试的表情之后,总教官点点头,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后直接下令到:

  “解散!”

  随着总教官下令解散,所有的新兵马上全部起立,目送总教官和其他教官端着餐盘走出食堂之后,食堂中当时就炸了锅了!

  所有人都挤到了第三班的座位周围,把第三班的所有人都给围了起来!

  “嘿!行啊!为什么咱们都是一起来,可是你们就成了第一了,告诉告诉我,你们是怎么办到的?”

  “是啊!训练的时候我也没看出来咱们差了多少啊?怎么你们就第一了,有什么窍门吗?别那么小气,说出来分享一下呗!”

  “也不知道总教官会给你们什么奖励,你们知道吗?”

  新兵们纷纷对着第三班表达着自己的羡慕嫉妒恨,同时还有不少人想要跟第三班打听到他们成功的秘诀,还有那不服气的有点酸溜溜的说着怪话,七嘴八舌的让第三班的所有人都疲于应付。

  天可见怜!他们自己都还懵逼着呢!他们怎么知道自己这么突然就入了总教官的眼了,感觉他们也没做什么特别的啊?所以对于想要在他们这学到要领的人,他们也只能打个哈哈顾左右而言他,爱莫能助了。

  到最后还是身为班长的李勇站了出来,用总教官还在等着他们这一理由,才让惧怕教官的新兵们给他们让出了一条路,第三班的所有人才得以脱身。

  (注一:值房,相当于现代的办公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