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大世龙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7章 拭目以待 卒子的尖刀

大世龙刃 台州老刀 3164 2021.07.18 20:10

  “好……”戚十一的表情看不出什么波澜。

  军师怔了一下,感觉到有点奇怪地问道:“难道你对我们的疑心不生气……或者说,对这个投军状没有什么其他可说的?”

  戚十一看了一眼军师,微微一笑,说道:“心若正,何惧疑,请给我你们想要首级的那敌将的资料……”

  军师微眯了双眼,然后从怀里掏出了几张纸,这种纸可不是象戚十一的那种兽皮,就是白纸,每张纸上都画着一个头像,头像的下面还写着姓名和功勋业绩,还有一些常规性的特点,出行,随从等。

  “在里面挑一张吧……”军师笑了一下,而战将却是拿出其中的一张,对着戚十一说道:“十一,就这一张……”

  戚十一拿过来一看,只见画像上是一位年过四旬的将军,戴着尖红的将军盔,一身铠甲全是红铜鳞片,双目细长,鼻隆口方,浓须飞动,威风凛凛。

  “他叫陼殃,前些日子为斯兰国的下将上顶,位列三翎顶,现已经是中将初翎,哦,斯兰国的中将相当于我承龙国的骠骑将军,他的队伍叫‘铁鹫队’陼殃的性格有点好屠,虽然说战场上生死无可说,但他却是残毒无人性,不但对兵作战时如此,更是会凶残地进行残尸行为,因此……”

  军师却在这里说道:“这九张画像之中,那一张都可以的,只要只取一张就可证明,战将说的那个陼下将当然是一个选择,那就这一个吧,你先拿着,画像的下面和背后都写着他的一些习性还有可能在的位置,这里还有一士兵牌……”

  说完在那名士兵的手里接过军服,但没有交给戚十一,只在军服里取出了一块木头掌牌,和画像一起递给了戚十一,接着说道:“此时已经是下午,如果行动,最好现在就去,山里夜来得早,等你到达,那就是晚上,也是最佳时候……”

  战将轻轻咳了一声,此时说道:“十一,陼殃所驻的地方,是在铁剑崖之下,就在狂蟒山的蟒首崖对面,而高度与咱们古波峰差不多高,为狂蟒山第二高峰,但那边更是险恶,削壁立仞,高无落脚之地,那里的防守之兵不强,暗潜的难度不大,但我先跟说说这陼殃之人……”

  “这陼殃来是斯兰国的训兽师,他有几只巨鹫,与我军交战的时候,这些巨鹫能托着他的一支特别小组,偷袭在空,他的巨鹫前面还有一盾外挂金属盾,他的一箭射人废,再下来残杀,而咱们的箭支却射不穿那巨鹫前的坚盾,所以,对于我们来说,他具有极大的威胁……”

  说到这里,战将接着说道:“按理说战场上生死无须过度而论,但这陼殃却是在战争停顿之际,让那些巨鹫下来残食士兵的人肉,一只巨鹫能食一到二具尸体,因此,如果能斩杀陼殃,最好把他的几只巨鹫也消灭,这铁剑崖地形很险恶,而那边更还有巨鹫守护,我们曾经也派过暗刺者,但都是失败而终,所以十一,你要小心一点……”

  戚十一扫过了九张画像,然后把那张陼殃的画像接过,放在自己的怀里,然后对着战将和军师抱了一拳,说道:“目标已定,等我的消息……”

  说完,身体一别,就连那椅子还没坐热,人却已经向着营帐门帘那边走去,在门帘口,刚好与进来的刘闯和战猛两人碰到,他们两人拿着火炉,见戚十一外出,有些意外也有些喜意,两人的表情均是一种嘲味。

  军师看着戚十一外出的背影,当然也看到刘闯和战猛的表情,他扭头对着战将说道:“战将,塘报你可以稍稍地改动一下,把这几天的情况写上,最后写下一点希望……”

  战将点了下头,把塘报写完,然后在最后注上下一步策略的方案,那就是暗杀斯兰国将军的部署,写完后交给了坐在那一边的马官。

  等马官离开后,刘闯和战猛也搞好火炉,两人走到战将前面,听着战将与军师的低咕,刘闯问道:“战将,那来历不明的小子真的是要投入军中?”

  战猛也准备开口,此时的军师却是笑着说道:“你们两个,考虑的面太窄了,有个问题我先问一下……”

  “军师请讲……”

  “我来问你们,咱们现在的战况和眼前的情况如何?”

  战猛先开口说道:“咱们先前还可以,但前些日子此地突然降下气温,大雪飞天,士兵猝不及防,丢失三山之地,战况惨烈,要想夺回三山之地,只能等待天气回暖,或者士兵在适应气温后,方可出战,现在只能借此地的天险之所,暂作待整……”

  “是呀,但这跟这小子有什么关联呢?”刘闯反问道。

  “为将者,虽然要以战场的大局为棋,但也要考虑到卒子的尖刃作用,咱们现在因雪停战休整,而斯兰国也是如此,但斯兰国却肯定会比咱们先调整过来,因为他们适应的能力比咱们要强,所以,必须要先把这个问题解决,而现在,解决的那个点,就是刚才的那个少年的身上,他就是一个卒子……”

  说到这里军师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们先来两个假设,首先假设这位十一少年,他是一位敌军的探子,或者说来历不明的人,此人与两位副将对战的时候,我刚巧在门口,我说句不客气的话,两位合在一起,也不会是他的对手,所以,我想到了这个法子,那么如此的少年高手,是敌军,或者说来历不明,请问一下,他如果要对我军进行破坏或者说斩首行动,你们说会出现什么后果?”

  刘闯和战猛想了一下,两人却是低头不言,军师看了两人一眼,说道:“我来估计一下吧,如果他要斩杀战将,哦,明杀的话,刚才战将就极其凶险,或者说他已经得逞,现在我来说说他的暗杀可能……”

  “如果他要采取的暗杀行动,从突兀地出现在军需官的营帐门外,还有让小兵带他来到将军营帐来看,我可以说,他已经成功了,所以,我粗略地估推了一下,其成功的可能性在百分之七十以上,就算是大将军那里,其可能性也不低于百分之五十,那么他为何不如此做呢,而是选择暴露在咱们的面前,这是其中的一个问题……”

  “第二个假设,确如少年之说,他是战将的旧识之后,那么这单人进敌军内,取将之首级的行动,就尤其重要,成功了,这一行动不但对我军来说鼓舞军心,咱们的军队会信心大凝,如果失败了,与咱们也没什么损失……”

  “那他如果成功了呢,我们就安排他进入军中?要知道就算是他修为高手,战力过人,但终究不是我承龙国人,还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呀……”战猛问道。

  “成功了,那就太好了……”军师看了一眼战将,说道:“那就让战将指派给他一个身份,这个身份我刚刚就想到了,叫‘承龙刺刃’就专门针对这九张头像画,哦不,现在是八张头像画的暗杀之刃,所以,成功与否,对于咱们,并没有什么……”

  战将笑了一声,此时说道:“嗯,不错的计划,军队自有军队规矩,十一来得猝然,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

  戚十一踏雪而行,来到了狂蟒峡山峰顶上,这一边也有一个扎营队伍,戚十一并没有与他们打招呼,从山顶的一侧纵跃而下,这里是一处悬崖立壁,高达千丈,悬崖底下,一边都是树林丛生,白叠树冠,雪地厚积,悬崖底风吹起,也吹不动地表雪舞。

  戚十一的外衣是兽皮,他的一跃而下,就象是一雪狼,空中飞跃,向着悬崖底而去。

  宽阔的狂蟒峡峡底谷,戚十一所飞纵而下的悬崖底部,就是一处弯谷之地,弯谷之底上的地面积雪,并没有人类的脚印,戚十一目光扫动,并在雪地上一掠而过,再在树身上一蹬,继续往前飞掠,几乎没有在雪地上落脚,没有多久,就来到对面的山脚之下。

  天空似乎就是一个颜色,只是现在稍深了一些,看上去灰暗暗的,与地面上的雪白成了一个茫凉的世界,戚十一伏了下来,就伏在一处断岩之底,雪狼兽皮给了他一个极其好的外表假象,他现在要等到天色再暗一些。

  风起了,天空中也飘起了雪花,接着带来了树冠上飘洒的雪片片,戚十一动了,他看了一下前面,这边也是悬崖之底,仰起可见高耸之崖壁,其高处不知有多少高度,灰蒙之中,可见之处,立壁直仞。

  戚十一长气一吸,猝然身体飞腾而起,直上崖壁,此时的他却不象是雪狼,双臂略开,就象是一只鹰鹫,在直壁上升腾而起。

  约莫有那么十来分钟的时间,戚十一已经看到山峰已在眼前,而此时有好些人的气息也在山峰那边淡淡地飘忽过来,这些气息因为多,而让戚十一捕捉到,他先是贴于崖壁,再看了一左右,便向着右边的山削之缝飘去,那削峰之处,更有一枝崖松横伸,根扎于岩峰之中,迎着风雪,透着顽强的生命力。

  刚刚到达崖松之位,便听到天空之中,崖顶之上,一声鹰唳响起,那声音在雪舞的空中,超越了风的吹音,显得那么地清脆嘹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