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大世龙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0章 凶险山道 冰河的畅想

大世龙刃 台州老刀 3355 2021.07.21 01:23

  次日晨起,战猛拿着战将书写的“承龙刺刃”特种士兵的申请书,前往大将军营帐,刘闯刚拿着陼殃的头颅,在将军营帐前的空地上,让士兵立起了一杆杆子,把首级挂了上去,那欢呼的叫喊声,轰落着树冠上的积雪,顿时一片片地震雪飞舞。

  “士气,在战场上是一种十分重要,更是奇妙的东西……”战将听着外面士兵的叫喊声,对着戚十一说道:“那往往能让整个军队队伍出现奇迹,所以,战场上除了兵法排布,地形天时,还有懂得士气鼓舞,十一,会看地图吗?……”

  戚十一点了下头,又摇了下头,战将接着说道:“白前辈让你入世先到我这里,估计就是要让你养成一种杀戮铁血之心,这是你入世体悟世态历练的第一关,现在咱们就从这里开始,地图,嗯,军用地图开始……”

  战将一边说着,一边领着戚十一走到了地图前面,跑他说着地图上的红线蓝条,黑实灰虚这些代表什么,还有山河营寨,道路计算等,介绍完后,战将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山岙里,说道:“这个地方,就是谌彧所在的地方,现在你已经是军中的‘承龙刺刃’所以,察看地图和研究线路之事,你得独立完成,我不给你建议,只给你一张小的折叠随带可绘地图,你收好……”

  “你刺杀了陼殃,那斯兰国肯定要回防铁剑山,所以,我们得要赶在他们之前进行部署,我先和军师商量一番……”

  说完,战将离开了营帐,走到了外面,只留下戚十一他看着墙壁上的地图。

  地图上的知识不难,戚十一当然一学而会,这时候他开始细看了起来,那谌彧所在的位置,那是一个三山合围的山谷岙处,前面有两座山围,劈开着一条峡门山道,后面画着一条线,那是冰河在那山岙之后,蜿蜒冰蓝画线,象这种天气的,估计冰河都已经结冰。

  再一看谌彧所在山岙里的四周,右山高于左山,也就是说,右山山险峭于左面,他想起战将曾经介绍过谌彧和铁犀牛队,那引起铁犀牛擅长于平地山谷,不善于山路陡峭,因此,他把目光注视到右山。

  右山这个地方,是接邻铁剑峰的高山,也很是险陡,如果从这里落脚,那么自己可以从昨晚去过的铁剑崖上面过去,不过已经闹过一次的地方,现在过去,可能那里就有驻兵回急,会碰到明显的阻挠,毕竟是三大阵地,必定要坚守。

  那么从左边过去,左边就是狂蟒峡峡谷道底下直通而过,可先到鹰首山与飞檐山交接的峰峰之岙,那里到处是悬崖,山众叠嶂,地形看上去都是低洼之平,或者说深山之底。

  自己要走的,应该就是左边那一条,因为右边走铁剑峰之悬崖道,现在战将刚才说针对性地已经有了部署,走左道,左道那里有一条桶其难走的路线,一路不是陷阱就是悬崖,这一条也是斯兰国驻兵最少的路线,如果行克勤克俭上,可能的情况下,会吸引对方的一部分注意力或者直接把这一小股士兵,直接消灭……

  正看着地图在思忖之时,门帘子一抄,战猛已经走进了营帐,看到此时战将不在,而将案前只有戚十一在看在地图,便走了过来,手一挥,一块掌大小的牌子扔到了桌上,说道:“这是你的临时身份牌,大将军准了……”

  说话虽然有了些婉转,但仍然听得出其中另类别样的味道,那种轻视而排斥的感觉很是触动着戚十一的心胸,他抬起头,只见桌上放着一块木牌,上面就简易地刻着两字“刺刃”,牌是老式的木雕龙缕,但字却是刚刚随手刻上,很是粗糙。

  战猛还拿着一个背包,扔放在戚十一的前面,说道:“这行军包里是睡袋和蓬帐,我也帮你领了,好了,我的事情完成了……”

  “谢谢……”戚十一面无表情地抱了一拳,接着说道:“麻烦你跟战将说一下,我出任务了,现在就走,其他的事我不参与,有什么关于我的事,等我回来再说……”

  尊严是自己挣的,不是别人给的,这个道理戚十一很是懂得,自己来到军中,就凭一封兽皮信和白龙佩,就让别人相信自己的身份,这确实有点说不过去,毕竟这里是军营。

  戚十一说完,把背包放在一边,就拿了那木牌和折叠地图,把雪狼兽皮帽拉紧了一些,撩起门帘,孤然走了出去,外面风啸啸,雪花朵朵晶莹白,就在将军营帐的不远处,他看着一支三个人差不多高的杆子立在那里,那上面挂着的就是陼殃的首级,杆子的下面,现在还围着许多人。

  外面的士兵见到出来的戚十一,因为他的雪狼皮服饰实在惹眼,大伙一致性地看着这个几乎看不清面目的少年人,目光中有一种灼热的温度。

  士兵们一大早就听到这一事,一传十,十传百,这扎营之地的士兵,几乎全都知道自己的军营里,有一位“承龙刺刃”,单枪匹马前往铁剑峰上,斩下陼殃头颅,歼灭铁鹫十多只,这些成绩,他们虽然只是听说而无法全部证实。

  军营里就是如此,那是一个崇尚实力的地方,陼殃和铁鹫队伤了承龙国士兵好多人,一直以来以空中力量压着他们,无计可策,现在却被一位少年成功猎杀,把陼殃的人头挂在旗杆上,那可是实打实的本事,军营里的大伙都佩服有本领的人,你比我有能耐,我就服你。

  戚十一一边往前走着,他一路倒是没有碰到承龙士兵的多少阻挠,

  从狂蟒峡直下到峡谷道,走的就是地图上标着“凶险”两字的山道,这凶险道,不管是承龙国战士,还是斯兰国士兵,都是不敢轻易踏入的山道之路。

  这一路除了大雪飞落,狂风啸啸,再有的就都是陷阱,到处都是,这些陷阱大都是天气未曾恶变的时候,就已经布置下去的,如铁兽夹,雪下空坑,深井竹刀,飞叉砸石等,这些布置不管是承龙国还是斯兰国,双方都有埋设,虽然说这些陷阱布置都已经隐于雪下,上面有一层厚厚的雪,但也不能小觑,如果是大批人马或者一些重量的兽类经过,照样会触发陷阱,高种情况已经出现多次,所以,两国的地图绘测者,就把这里挤画出一个凶险山道,标明注意之道。

  不过这一些对于戚十一来说,那就太小儿科了,判断雪地陷阱,除了敏锐的眼力见以外,还有的就是气息和闻息,象铁兽夹,不管如何清洗,那上面都会有留有血腥之气和铁金属的锈冷气息。

  查探深井竹刀类型的陷阱,主要是地下的断空,断空后不管是声音,还是气息窥探都会反馈回来一种盒空的感觉,就象手里拿着一个空的火柴盒,你摇一摇,就知道里面有没有火柴。

  戚十一穿插在雪地树林之中,他先砍下一棵断臂长的粗树,从中直接劈开,然后绑在自己的脚上,然后再取了二根树枝,这种简易的雪撬鞋,在深山里玩过,这一次不跟上次去铁剑悬崖一样,这里的路线比较远,雪更是厚深了许多,有了这雪撬鞋,时间和体力都不会浪费太多。

  过了凶险道,向着飞檐山右段摸去,这里同样也是凶险山路,这里的凶险不是陷阱,而是悬崖道,也就是鹰首山和飞檐山之间悬崖道,这里几乎都是万仞断崖层,在悬崖夜幕下行走,那最不易被人发现。

  戚十一的计划是穿过鹰首山和飞檐山之间的悬崖道,一直到达飞檐山的后面,也就是冰河的地方,在冰河上越到飞檐山,然后再进入到山岙里,进行猎杀谌彧。

  从狂蟒峡到达那条冰河的位置,就算日夜不停歇,估计也要走上三天三夜的时间,才能到达。

  戚十一一路飞驰,肚子饿的时候就吃一些自己带来的腊兽肉条,中午和下午休息,而晚上和早上赶路,因为这个时间段,正在斯兰国巡卫兵最最活跃的时候,要错开。

  休息的话很是简单,往悬崖底一动,再一滚动,他就能轰开一处雪穴,然后钻进去后,巧劲一动,便让雪块崩塌,刚好压住而隐蔽,他一直用这种方法休息着。

  在第六天的晚上,戚十一终于来到了冰河的上方,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鹰首山右后山的半山腰,从半山腰往对面看去,对面还是高山叠嶂,而脚下山到对面那山之间,只见那一片片冰光晶地,近百米的光泛银地,那就是冰河,平整的冰河。

  戚十一先是拿出地图看了片刻,然后四周再扫看了一番,从这里去鹰首山目的地,那可还有一天不止的脚程,他看着下面的冰河,一下子跃落了下去。

  降落在冰河之上,戚十一跺了几下,那河面冰层十分牢固,那怕到了冰河的中心位置,也是光滑稳健,此时如果脚上穿着雪撬鞋在冰河上滑行,那可以说是一滑千多米,这样比滑雪的速度还要快。

  他所定下的目标之地,就是谌彧所在的山谷岙里的后山位置,那里位置居自己现在所立的地方,还有一些路程,今晚就得赶到那个地方蛰伏下来。

  戚十一从凶险之道过来,扫了个大圈,没有碰到什么情况,现在是晚上又在冰河上,他的速度更是飞速,刷,一闪而过。

  足足在冰河上滑行了一个半时辰的时间,戚十一来到了他地图上所计划的地点,也就是谌彧所扎营的鹰首山谷的直线后山,而这里,也是冰河最开阔的地方,象是一个葫芦形里的葫芦肚子,河宽约莫超过五百米……

  戚十一并没有马上进入山谷去,他看着宽阔的冰河面,突然有一个念头浮现脑海,忖道:“如果把铁犀牛全部引到这冰河之上,再把河冰砸开,那铁犀牛会不会被淹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