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大世龙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6章 敌将首级 以作投军状

大世龙刃 台州老刀 3370 2021.07.17 12:29

  古波荡山,这里是斯兰王国的东边,承龙王国的西边,也是两国界的地方,更是一处战场之地。

  在这里的承龙王国驻军,除了一位大将军,还有一位先锋驻将,官阶骠骑,他的名字叫战野,维守在承龙战场的最前面,古波荡山的“狂蟒峡”上。

  这狂蟒峡峡道宽阔,两岸高山巍峨,斯兰国和承天国就在两边驻军而设,这里就是前线中的前线。

  战野的将军营帐就在狂蟒峡最高的山峰古波峰上,这里那怕上现在八九月份,又是中午时分,也是白雪皑皑,寒风凛冽。

  骠骑将军战野此时正坐在营帐内,握笔写着塘报,火炉烧得红旺,让人感觉到有些温暖,他的两位副将就坐在他的两边,一位叫刘闯,一位却是战野的侄子战猛。

  “报……”

  营帐外门口传来一声报音,战野抬起头,刘闯却早已经走到了帐门口,撩起帐帘,看着门口站着一位年青的小兵,问道:“什么事?”

  “来了一位少年人,说要见将军……”

  刘闯浓眉一立,喝叱着道:“小兵不懂吗,什么人来见将军,如果是斯兰国的奸细怎么办?”

  小兵吓得打了个哆嗦,急忙说道:“那少年手里拿着这个,说是将军的旧识,还有,这少年的气息很是强大,绝对是个大武者……”

  “大武者?”刘闯正准备继续喝叱,营帐里的战野声音响起:“刘副将,什么事,先让小兵进来再说……”

  刘闯怒目一瞪小兵,侧身让小兵走了进来,小兵走到战野前面,单膝着地。

  “说吧,有什么事?”

  “有一个少年,说是将军旧识之后,前来求见将军……”

  “我刚才听你在营帐门口说这少年的气息很强大,是大武者?”

  “回将军话,是的……”

  “我旧识之后,什么旧识?”

  “他给我一个白龙玉佩,说是你看到这白龙玉佩,你就知道他是谁了……”

  “白龙玉佩?你递过来看看……”

  小兵一听,手一掏,从袖兜里取出一物,递了上来,放在了案前,战野拿起一看,入手微温,一股薄雾轻笼,仔细一看,只见这是一块白晶剔透的玉石,直径也就五公分左右,上面雕刻着呼之欲出的一条白龙,栩栩如生,而且仔细看的时候,自己的一股精神力,却隐隐地有一种开始跳跃的感觉。

  “白龙佩……”战野惊呼出口,对着那小兵问道:“那位少年现在何处?”

  “就在下面军需官的营帐门口……”

  “什么,在军需官的营帐门口?”那刘闯一声惊音,喊道:“那万一他是奸细,烧了咱们的军需品,如何是好,你们,你们真是……”

  “我们当时一见他出现,曾经十几个士兵跑过去,但都是近了不了他的身,这还是在他没有大动作的前提下……”

  战野将军把手一挥,对着士兵说道:“先不要说,确实是旧识之后,我和你一起去见那位少年……”

  说完,站了起来,把笔一搁,貌似塘报都还没有写完,也就在此时,营帐门口传来一声略有点低沉的声音:“戚十一求见战将军……”

  “将军,就是他……”小兵急忙喊了一声。

  战将军急忙跑了过去,战猛和刘闯也随之跟了过去,俩人就在战野的左右,随时做好动手的准备。

  战将军撩起帐帘,只见一位身材瘦长的少年,十六七岁的年龄,长发如瀑,束成一条马尾形状,然后再系了一条皮条子,在额头上箍了一圈,面如冠玉,双目黑漆如星,鼻梁挺直,唇红齿白,对着他正微微而笑,身上披挂着一身灰白色兽皮,看上去象是雪狼之皮毛,脚上踩着的也是兽皮包靴,背上挎拉着,是一个暗红色的类似于野猪皮制成的背包,雪花纷飞,却无一在这少年身上停留。

  “你刚才说你叫?”战将看着眼前的少年。

  “我姓戚,叫戚十一……”戚十一抱了下拳,他的眼睛很是清澈。

  “你姓戚,不姓白?”

  戚十一点了下头,说道:“是的,我是爷爷收的孤儿,我叫戚十一,战将,这是爷爷给你信……”

  说着,戚十一从怀里取出一张山羊皮,战将接了过来,只见上面写着几行字,他匆匆地看了一下,抬起头却是一张温和的脸,说道:“贤侄,外面冷,来进营帐……”

  “战将,叫我十一就好了”戚十一抱了一拳,向着营帐内走去,战将说了一声好,然后对着一边的那位士兵说道:“去军需官那里领几套战服,哦,就按照十一的身材,快去……”

  进入营帐,刘闯和战猛却是没有放下防备之心,两人站位都是在戚十一的左右。

  “你们两人无需紧张,十一,坐下……”战将刚刚坐下,发现了刘闯和战猛两人的情景,笑了一声,挥手而落,示意三人坐下。

  戚十一看了左右两人一眼,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十一,白前辈身体可恙?”

  “嗯,身体很好,家里有些事,他们先回去,所以让我到你战将这里历练一番……”

  “这些我都明白,白前辈的‘羊皮信’上已经说了……”

  “过来历练,战场上历什么练?”战猛的声音有些低沉。

  “你一个山野之人,无什么技能,还有身份不明,你……”刘闯还没说完,战将已经将他的话打断:“身份之事,无需多说了,就凭白龙佩和这张兽皮之信,足以证明了……”

  “战将,战场上九死一生,勇士冲锋,修为,勇气,智慧缺一不可,我要求与这位山野之人,进行一次切磋……”刘闯站了起来。

  戚十一轻轻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不试试怎么知道……”刘闯逼了过来,一身真气劲猝然爆起,拳头攥起,就要前扑。

  戚十一却是完全无视于刘闯的真气劲波,他看了看一边的战猛,说道:“你也一起,两人……”

  战猛看了一眼战将,见他点头,便站了起来,与刘闯一样,真气劲波狂暴飞动,两人齐步,向着戚十一冲来。

  两股真气波动,营帐内的空气顿时产生了一种箍紧的感觉,那营帐之帐,猎猎而响,此时的戚十一也站了起来,他身上的曾皮毛立如刺,手刀就那么顺手一挥,一股锐利的劲风应手而起,瞬间筑立起一个肉眼可见的刀刃,杀凛凛地直向劈去。

  刘闯和战猛两人征战多时,心有默契,身为副将,功力和决断自会不一般,两人虽然不同时而攻,但却一下子劲合在一起,那合而为一的齐劲,刚刚凝聚,戚十一的手刀刃已然劈来,齐合劲迎刃而上,强劲的力量厚云飞涌,但戚十一的刀刃却是直劈而来,一下子把凝聚起来的厚云涌给劈分开去,劈开后的劲风,向着坐椅和一些架子刮去,劈里啪拉地一声响,乱炸而碎。

  戚十一的手刀刃在劈开两人齐劲合之后,并没有停止,而是直划于营帐之门帘,嗞拉一声,门帘如吃刀般地裂开,而也就在此时,门帘外正走来三人,被这突然的门帘裂嗞声,吓了一下,撩起门帘往内而看。

  战将看到戚十一的刀刃出来,他就知道自己两位副将不可能对抗,便双掌按案,一股真气劲涌,顶推而出,正好迎上戚十一刀刃劈开两股真气劲的波的其中一波,霍嗡一声,两力狂碰,在将军案上裂开了一个口子,而另一波的裂劲波劈向了火炉所在地,哗地一声,火炉被劈成两半,顿时火光四射,焰炭飞红,戚十一的左手也在此时一挥,一股团聚般的雾笼却早已经一下子奔涌过去,组成了一堵气墙,把这些炭火之星隔绝在营帐布之内,不让火星触及。

  门口三人中的其中一位,率先进了营帐,一声惊呼地道:“战将,怎么回事?”

  战将轻轻一笑,说道:“没事,没事,小孩子们切磋呢,来,你们也不要再比了,坐好……”

  戚十一抬头看向撩帘进来的三位,那率先进来的说话的,年约五十,瘦削的脸,戴着大毛帽子,一身深灰色的军用保暖棉袄,都是雪花点点,连他的长胡须上也都是,另外两位,一位是那位原来过来的小兵,他的手上拿着一套军用棉衣,还有一位,同样也是棉厚在身,暖帽罩头,五十不到,大脸短须,长得稍高大一些。

  “军师,你来的正好……”战将看到前面的长胡须人,笑了一声。

  “这里怎么回事?”那位长胡须被称为军师的,看了一下四周。

  “刘闯,战猛,你俩先去搞个火炉……”战将先对刘闯和战猛说了一句,然后让那军师坐了下来,还有那一位随军师一起来的短须人。

  短须人看了战将一眼,问道:“战将,塘报写好了吗,我们要赶去送……”

  “马官,你稍等片刻,军师我跟你说几句话……”说着,走到了军师的前面,凑着耳朵边,嘀嘀地说了几声,那军师一边听,一边不时地打看着戚十一。

  “军师,你脑子转得快,你说这事怎么办?”

  军师抖了一下长须上的雪花,眼珠子一转,想了一会儿,站了起来,走到了戚十一的前面,问道:“少年,你说你是战将的旧识之后?”

  戚十一点了下头,嗯了一声,军师接着说道:“你要投军而在战将之麾下?”

  戚十一又是点了下头,那军师接着说道:“你可知道,两军在战,你如此突兀地出现,存在着很多的疑点吗?”

  戚十一摇了下头,说道:“那要怎么样,你们才能相信我呢?”

  “我想到一个法子,可以证明你的到来,不是敌方的探子或者谍客……”

  “请先生说明……”

  “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刚巧看到你与刘战两位副将的对战,你的修为很不错,所以,我就想到了这个法子,那就是你去取一个首级,敌将的首级,作为你投于战将麾下的投军状,不知道你有没有如此的勇气和胆魄?”

举报

作者感言

台州老刀

台州老刀

感谢洛安醒撒旦与公羊、茅珀华、雁南飞等朋友的推荐票,谢谢

2021-07-17 12:2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