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赫敏的魔文之旅

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 韩游思 2096 2021.04.18 06:30

  古代魔文教授办公室。

  菲利克斯正在批改作业,这活儿实在枯燥,让他有种算1加1重复几百遍的错觉。好在当他把这份工作移交给刚刚敲开门、还不清楚状况的赫敏后,他就彻底解放了。

  “主要是五年级和七年级的试卷,以选择和短句的翻译为主,批改起来相对简单——你只要比对正确答案,错误的通通打叉就行。”

  而赫敏不负学霸之名,迅速进入状态,而且,她非常擅长这一类工作。

  菲利克斯则翻看起赫敏修改后的论文——这是要交给麦格教授发表在学术杂志上的,他必须严格把关。不过他并没有简单粗暴地直接修改,而是不断提出意见,并给出参考书的页码。

  他认为这种方式对赫敏的帮助更大。

  半小时后,两人差不多同时完成了工作。

  “好了,让我们进入主题。”

  之前是赫敏在履行她的助手职责,而现在则需要菲利克斯履行自己的承诺了。

  两人面对面坐在沙发上,中间隔着一张小矮桌,菲利克斯用魔杖唤来两杯果汁。他试图让格兰杰小姐放松,但她似乎依然很拘谨。

  “从你的论文中就可以看出来,你对古代魔文史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哪怕你还没有开始学习,但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的进步速度会非常快。”

  “教授,我正在看《古代魔文简易入门》,同时也学会了如何查阅《魔文词典》、《魔法图符集》,包括之前您给我的书单,不过我大部分都没有完全理解。”小女巫坐直身子,迅速介绍自己的最新学习进度。

  菲利克斯愣了一下,“很不错,不过我不会花太多时间和你讨论如何翻译的问题,顶多给你一些建议。”

  “你可以从900年前后,也就是霍格沃茨建校这个时间点开始,四位创始人都是承前启后的伟大人物,他们既翻译了不少前人的文稿,也留下了不少让后人挠头的研究资料,这些内容填充了最早的图书馆。”

  “不过,现在这部分资料被放在了禁书区,以拉文克劳女士保留的最为完整,而斯莱特林的资料则丢失了大部分,可能是他在和另外三人分裂后,一气之下就带走了自己的研究成果……”

  菲利克斯将一段历史娓娓道来,让赫敏听得入神,“不过,也有可能是斯莱特林研究的内容不适合放在图书馆里,谁知道呢。”

  “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给你批书条。”

  菲利克斯站起来,示意赫敏跟上,两人来到他的工作台。

  “我的研究方向并非翻译,而是发掘魔文本身的力量。就像这样——”

  他拿起桌上巴掌大的一块栗木片,向刻刀注入魔力,在栗木表面刻下一个个魔文。这些魔文在刚写出来时,迅速绽放出灼热的红色光芒,但很快就熄灭,变成漆黑的纹路。

  赫敏第一次见到这种景象,她目不转睛地看着,同时搜肠刮肚试图解析教授正在做什么,但却一无所获。

  菲利克斯刻完了魔文,随手递给赫敏,“你可以感受一下。”

  她伸手接过栗木片,不用摩挲,她就敏锐地感知到上面的魔法波动,手指划过漆黑的魔文,指尖传来一阵温热的触感。

  “魔文可以短暂存储魔力,但如果不加以处理,它上面的魔力最多能维持三天,这还是有栗木本身特性叠加的结果。”

  赫敏点点头,栗木作为一种魔杖材料,对魔力的承载和传导能力,都相当出色。

  “这种缺陷的解决办法也有不少,比如——”

  “你可以将它们贯通,形成回路,从而大大延长魔力的留存时间;”

  “也可以施加特殊的保护魔法;”

  “或是添加储存、转化回路……”

  赫敏的小脑瓜拼命记忆着,她恨不得立刻拿起羊皮纸,将海普教授说的每一句话通通记录在册。

  菲利克斯的讲解过程,其实也是他重新梳理自身知识体系的过程。和之前三年“吃不饱”的状态不同,他现在有太多太多的选择,必须要谨慎抉择。

  因此,给小女巫讲课是顺便的,此刻他就陷入思考中,喃喃道:“不过,这些手段也只是维持而已,三十年、五十年,它们终将随着时间而腐朽。”

  怎么声音变小了?赫敏迅速拉近两人的距离,抻着脖子使劲听。

  “神话中的英雄和造物,究竟是臆测还是真实存在?”

  “他们是强大的巫师吗?”

  “如果是,那些传承千年的魔法造物,它们究竟是如何做到不朽的?”

  看着教授陷入沉默,赫敏猜测,“也许它们本身就能源源不断地提供魔力呢。”

  菲利克斯哑然失笑,“这怎么可能,它们又不是生物。”

  “那分院帽呢?分院帽就存在千年,而且还能和人交流,有着自己的智慧。”赫敏试图举例佐证自己的猜测,“还有校长办公室里的历任校长画像,我听哈利提起过。”

  “格兰杰小姐,画像本身就是一件精妙的魔法造物,它能承载一个人的思想。而且据我所知,魔法画像想要长久维持,也离不开定期维护,尽管这个间隔可能会持续几十年……”

  “不过,分院帽,”菲利克斯思考了一下,“我确实忽略了它,我对它并不了解,也许应该找个机会和它重新做下自我介绍?”

  “好了,格兰杰小姐,让我们的脑洞之旅就此打住。接下来——”

  菲利克斯从赫敏手中拿过巴掌大的栗木片,“接下来我会将这些魔文贯通,让它们形成回路,你注意看。”

  这份工作颇为精细,他小心翼翼地牵出线条,将它们彼此连接起来,一边操作一边讲解,“这一步很重要,许多炼金造物都具有复杂的功能。”

  十几分钟后,他将栗木片递给赫敏,让她感受前后的不同。

  “我感受到了魔力在流动,有波动有起伏,它们……它们似乎在抗拒我。”赫敏有些不解地说出自己的感受。

  这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菲利克斯了然,“你说的抗拒,是因为它本身是一件粗糙的半成品,魔法波动肆意扩散,而你感受到了这一点。”

  “当然,这也说明你很敏锐,你在魔咒上的天赋一定很强。”

  赫敏脸上变得红艳艳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