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你挡了我的路……

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 韩游思 1910 2021.04.30 06:30

  整个世界只剩下黑、白、灰三种色调。

  丽塔·斯基特僵硬着身体,艰难地看着菲利克斯敲击着桌面的手指,白皙修长,指甲是健康的浅粉色——那是她视野范围内唯一的色彩。

  随着手指的敲击,一圈圈黑灰色涟漪从指尖绽放,涟漪穿过两人的身体,向着四面八方无声的扩散。

  “你——”这个女人艰涩地说着,她的魔杖就在手里,但她却不能抬起哪怕一丝一毫的高度。

  “你看,我偶尔会采用这个视角,用来观察世界、观察魔法,还是很有趣的。”菲利克斯介绍着,他的态度自始至终没有变化。

  但丽塔·斯基特可不这么认为。

  “你这么做……违法……阿兹卡班……”她极为困难地开阖嘴唇,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丽塔啊丽塔,你不会以为我会对你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吧?”菲利克斯好笑地说,“我刚刚问,你真的了解我吗?”

  “很明显,你并不了解我。”

  “你的一位同事劝你不要打我的主意?我猜他一定是斯莱特林。”

  丽塔·斯基特的眼睛死死盯着他。

  菲利克斯平静地说,“我在五年级时,利用假期时间拜访了几位顽固的纯血家族,之后他们在公共场合下再没有谈及任何关于我的话题。”

  “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她瞪大了眼睛。

  “你以为——我需要依靠谁的势力,才能对抗极端纯血家族的威胁?不,丽塔,”他轻声说,“我只是向他们展示了一种可能。”

  随着菲利克斯的情绪波动,整个世界的白色和灰色迅速染成墨汁一般的漆黑,那是一种深沉压抑的黑暗。

  丽塔·斯基特的身体轻轻颤抖了起来。

  “是啊,一种可能,如果我成为了黑魔王……”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黑暗迅速褪去,再次恢复成黑白分明的样子,如同一张老旧的褪色照片。

  “仔细想想,我其实是很好说话的。只要你不来招惹我,我也没有工夫搭理你。但是遗憾的是,偏偏——”

  “你挡了我的路……”

  没有理会她,菲利克斯招来桌上的羊皮纸,漫不经心地阅读起来。

  这张羊皮纸不知不觉间,已经填满了一尺的内容,这让他有些哭笑不得,如果霍格沃茨的小巫师,有这种瞎编的能力,他们绝对做梦都会笑出声的。

  “啧啧!”

  “这段太过了。”

  “我有这么说吗?”

  “和邓布利多保持亲密的关系,谁,我?”他摇摇头。

  房间里的颜色逐渐回来了,这同样是神奇的一幕,就像是孩子在老旧的储物间找到了褪色的照片,拿起蜡笔在上面涂涂抹抹。

  世界再次变得生机盎然。

  丽塔·斯基特发现,自己恢复了行动能力。

  她瞄了一眼手中的魔杖,又看了看还在阅读羊皮纸的菲利克斯,眼珠不断转动着。

  但她迅速放弃了这个愚蠢的主意。

  “想好了吗,要不要动手?这或许是一个机会。抓住我,随后的故事就任由你编了。”菲利克斯抬起头,浅蓝色的眼睛看着她。

  “你说笑了,菲利克斯,不,海普教授,Sir——”丽塔·斯基特不断变换称呼。

  “呵。”

  他将手里的羊皮纸轻飘飘地扔下,它悄无声息化作了灰烬。

  “关于我来的目的……”

  “我道歉!我会停止一切不实言论!”她迅速地说,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

  “谢谢你,丽塔。”

  菲利克斯站起来,笑微微、彬彬有礼地鞠了一躬,随后他推开门,身影融入夜幕。

  此刻天已经完全黑了,北风卷着雪花将他的袍子吹得“猎猎”作响,菲利克斯迎着风雪走了两步,下一秒他消失在原地。

  隔了一会儿,丽塔·斯基特悄悄打开门,左右瞄了一眼,屋子外什么也没有,她迅速关上门。

  一阵恶毒的咒骂声从她的口中喷洒出来,她几乎是用她这辈子知道的最难听的话在诅咒着某个人。

  “菲利克斯·海普!”她恶狠狠地喊着这个名字。

  “我要报复!报复……他的隐秘……对,没错,这个该死的……他还不知道我是阿尼马格斯,或许,不,太冒险了。”

  骂了许久,丽塔·斯基特口干舌燥,终于停了下来。

  她来到酒柜前,想拿出一瓶酒解渴,但手指刚一碰触到把手,那枚华美的白银制品就在她手中变成了细沙。

  丽塔·斯基特愣在了那里。

  她试探性地伸出一根粗壮的手指,点了点一只紫色长颈壶——那是她最喜欢的酒壶。但下一秒,这只酒壶迅速分解成了细沙,包括里面储存的酒液。

  她的眼神变得惊恐起来,身体跌跌撞撞碰到身后的椅子,随即她发现,椅子也散落在地,化成了一滩细沙。

  丽塔·斯基特环顾四周,她的房子——每一个地方都在不断沙化着,包括她的精致画框,鳄鱼皮手袋。

  甚至就连地板也不能幸免。

  “啊啊啊!”

  她惊恐地跑出屋子,在她的注视下,整个独栋房子摇摇欲坠,从底部涌出一个沙海漩涡,缓慢、而又坚定地将房子吞没。

  “这是一个教训。”丽塔·斯基特的脑海中,十分突兀地响起一个声音。

  她的嘴唇哆嗦着,似乎想说点什么,但这一次,她赶紧闭上了嘴。

  禁林边缘。

  菲利克斯的身影突然出现,他迎着风雪,一步步往城堡赶路。十二月的天气冷得要命,尤其是大风夹杂着暴雪,每走一步都是严厉的考验。

  遥遥望见城堡的轮廓时,一道念头被触动,他摇摇头,还真是不长记性。

  菲利克斯推开黑褐色的大门,将一身雪花抖落下来,进入温暖的城堡。

  他轻挥魔杖,身后的门“嘭”的一声合上,将风雪和黑暗挡在了外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