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关于我死后的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关于我死后的事 卿若澜杉 1249 2019.05.16 10:51

  月朗风清,平静的湖面突然一串气泡冒出,打破平静,絮以微破水而出,微阖眼,纤长的睫毛挂着一些水珠,在月光下反射着晶莹。墨发贴在少年白皙的肩膀上,余下的则在他身边晕染开。

  群星闪烁,絮以微浮在水中仰望着,看得入了迷。

  笼统地披上衣服,絮以微正待上岸,却又微微皱起眉,无声无息地游到莲叶之中,隐藏起来。

  一道白影闪过,絮以微屏住呼吸,又见一个黑衣人紧随其后。两人翩翩落在岸上,迅速向对方发起攻击,看起来势均力敌的样子,絮以微却知道白衣人更胜一筹,没有依据,仅凭直觉。

  不过,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趁两人缠打在一起,絮以微潜下水,向木屋游去。因为有莲叶的遮挡,两人也没发现这里还有一个人。

  到了岸上,絮以微飞身进屋,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为之,两人竟朝着木屋这边来了。兵刃相接,刀光剑影,絮以微默默地把小黑送进储物戒中,现在想跑是不可能的了,只能祈祷这两位大侠赶紧打完走人。

  在角落等了一会儿,外面没有动静了。絮以微不敢轻举妄动,于是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又等了一会儿,才悄悄把门打开,探出半个头,猛地倒吸一口凉气。

  一个血人站在门前,直直地看着他。

  要命的沉默,絮以微就趴在门上,动也不敢动。那血人动了,絮以微眼前一花,还没反应过来,一把剑已经抵在他的脖子上。

  “烧水。”血人看了絮以微一眼,收回剑,径直走进屋中,很良心地没有躺到床上,而是坐在桌子旁,脱起衣服。絮以微想起那把寒光乍现的剑,认栽地提起水壶去打水,然后重新燃起火堆,烧开。岸边没有尸体,只有一片被染红的土壤。微风吹过,絮以微感觉到凉意,才想起自己还穿着湿衣服。

  回到屋中,血人闭着眼睛看着桌子,透过血渍,絮以微看出他的神色有些疲惫。听到脚步声,血人睁开眼睛,伸出手想自己清洗,奈何手臂颤抖,类似帕金森,絮以微摇了摇头,按下他的手,叹道:“我帮你吧。”血人愣了一下,点点头:“有劳。”

  讲真,絮以微都被自己感动到了,上哪找他这么好的人。沾湿毛巾,絮以微轻轻地帮他擦起脸。

  水逐渐被染红,那人脸上的血被擦净,露出一张冷峻帅气的面容。换了一盆水清洗伤口,又为他简单包扎了一下,抬头一看,那人已经呼吸均匀地睡着了。絮以微暗自好笑,这人坐着也能睡着,还是起身,把他扶到床上,除去衣衫,还贴心地为他盖上被子。

  从储物戒中拿出一张席子,絮以微把它扑在床的旁边,又换下湿透的衣服,也懒得拿出去晾了,索性都扔在储物戒中。困意袭来,絮以微沉沉睡去。

  久违的,絮以微做了个梦,梦中有一把剑,忽的,穿透了自己的胸膛。絮以微猛地惊醒,睁眼便看到剑尖停在自己的上空,来不及多想,迅速地朝旁边滚去,躲开这致命的一击。

  剑身插入地面一半有余,絮以微冷汗直冒,这把剑,竟是自己在动!

  慌忙站起身,絮以微见它还不死心,剑身轻颤,噌的一声,自己拔出地面,晃晃悠悠继续朝他砍来。絮以微倒吸一口凉气,东躲西躲,剑东砍西砍,弄得木屋里一片狼藉。即便如此,这把剑的主人仍然睡得安安稳稳,还在打呼噜!絮以微喊他,他也毫无反应。

  无奈之下,絮以微深吸一口气,直接跳上床,钻进被子里,它总不能砍自己的主人吧……

  絮以微躲在那人旁边,紧紧和他挨在一起。没办法,怂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