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邪侠恶仁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八章:乡巴佬

邪侠恶仁榜 董浊 4965 2020.11.22 10:04

  姜正龙双眉一轩,对方果然没安好心。

  方小琬见了,不由得心急如焚,她与三老交厚,无法眼睁睁看着三人中毒身亡。正想跳出去,给叶馗一把拉住了。叶馗道:“你想干什么?”方小琬道:“去送解药。”她身上携有本派解毒良药“凤尾田七丸”,纵然不对症,多多少少也能减轻些痛苦。

  方小琬道:“放心,泰山派跟我无仇无怨,梵叶又是一代宗师,不会为难我一个小姑娘的。”叶馗道:“帮衬朋友没关系,但先弄清楚是不是真的中毒,依我看,他们三个只是肠胃不适而已。”

  果不其然,在三老的呻吟声中,还夹杂着又闷又尖的臭屁声。

  三老忍着肚痛,骂道:“好你个天猪弯毛,什么不好送,送泻药。啊,不行了,刚才放了个屁,好像给带了点出来。”

  在众人的轰笑声中,三老撅着屁股狼狈而去。

  “你怎么知道三个只是闹肚子?”

  “因……因为我曾经在天竺人开的饭馆里吃过饭。”

  “然后呢?”

  “然后就那样了。”

  “哪样了?”

  “就成三老刚才的模样了。”

  “噗嗤,唔,我长这么大,还从没吃过天竺菜,下回带我一起去尝尝呗。”

  “你这是典型的闲了没事做,自找不痛快。”

  “没关系,姑娘我肠胃好。”

  再看场中央,梵叶正对三老的症状做出解释:“三位是因为方法不对,所以才会发生腹泻。此种浆液本来药性就猛,再经过近百年的酝酿,功效加倍,已经不能直接饮用了。正确方法是揭开盖子,对着瓶口闻上一口即可,若是功力不够,多闻几下都要犯晕。”说完,又叹息道:“可惜了这么一瓶珍品,顷刻之间全部化作了污水。”

  说话间,门外又闯进来一批人,领头的正是波拉曼教教主阿萨。此次出征中原,波拉曼教几乎出动了所有的骨干成员,仅留少部分留守天竺。

  阿萨贵为教主,自然是由七塔明王之首梵叶护送。可自进入昆仑山地界之后,一路上不是上坡就是下坡,阿萨坐在轿子内,虽然不用出力,但连续几天的颠簸下来,不论精神还是屁股,早就受够了,是以梵叶上山来拜见姜松鹤,他并没有同行。

  阿萨是个坐不住的人,在山脚歇了一会儿,实在没劲,临时变卦,又上山来了。他一见到梵叶,就嚷嚷道:“大法师,怎么还没完?咱们到底要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待多久?”梵叶忙哄劝道:“快了,快了。”

  阿萨随便朝人丛扫了一眼,问道:“哪一个是中原盟主?”袁中侯道:“就在你眼前。”

  阿萨眉毛一挑,从他的表情来看,显然有点不太相信,当即提出质疑道:“你就是中原盟主?呵呵,不外如是嘛。”袁中侯怒道:“谁跟你说我是……”话至一半,让姜正龙给打断道:“师弟,何必跟一个后生小辈动气。”袁中侯俯首称了声“是”,跟着在姜正龙身侧站定了。

  姜正龙道:“大师不远万里而来,本盟主没什么好招待的,改天光临泰山时,一定盛宴款待。”

  梵叶闻言,不由得吃了一惊,暗想:“听闻姜松鹤跟我年纪相仿,可眼前这人看起来不过四十来岁,难不成修真炼性当真可以返老还童?”正感罕异,倏地一念闪过,再把眼看时,立即恍然大悟,微笑着道:“尊驾莫不是姜老盟主的长子?失敬,失敬。”他曾从姜弈处见过姜正龙的画像,纵然画的有些潦草,总算留下了点印象。

  姜正龙冷笑道:“没错,本座便是大师扬言要罢黜的代理盟主。”

  梵叶没料到会在此碰上姜正龙,不由得多打量了一回,见他气度不凡,是个人物,当下摇了摇手,笑道:“罢黜谈不上,想来是那玉面书生夸大其词了。”

  姜正龙道:“但大师的确是想要在下一届武林大会上取代我这个代盟主。”梵叶道:“中原地大物博,人才济济,谁能坐上下一任盟主的宝座,现在说来,尚且为时过早,可能是贵派蝉联,也有可能是其他教派中的高手脱颖而出,用你们汉人的话说就是能者居之。”

  姜正龙道:“这一点,大师尽管放心,历届武林盟主概是能者居之。”梵叶点头道:“如此甚好。”转口又问:“不知姜老盟主?”姜正龙淡淡回道:“家父沉浸修行之中,不见外客,望大师见谅。”

  梵叶叹了一声,道:“真是不巧啊,看来是贫僧福薄缘悭,无幸得见老盟主一面。”他此行上山,原本是想与姜松鹤切磋一下,后来见姜正龙也在场,便想先试探一下对方的武功,不成想阿萨突然现身,把原先的计划全部给打乱了。他这个教主武功低微,倘若出个什么意外,把一教之主给搭了进去,那就不划算了。

  梵叶道:“既是这般,贫僧就不再叨扰各位的清净,咱们后会有期。”姜正龙道:“恕不远送。”

  这回轮到阿萨不高兴了,撒开膀子叫道:“这就完了?连个晚饭都不留?算什么待客之道?”袁中侯道:“晚饭当然有,不过只有素食,兄台若不嫌弃,我们是非常欢迎的。”

  阿萨听说全是素的,登时没了胃口,扁了扁嘴道:“算了算了,小爷我还是山鸡野兔凑合着吃吧。”

  一行人没走出几步,姜正龙忽道:“慢着。”

  梵叶很是坦然地停下了脚步,忖度着这场冲突终究是在所难免,用梵语低声交代弥婆和弥昙,一旦动起手来,保护教主先走。他嘱咐完了,才回身道:“姜先生还有什么请教?”姜正龙道:“本座刚才说没什么可招待各位,再一想,其实是有一件的。”说完,拽起一件人形物事,猛地掷出。

  梵叶何等人物,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见那物事袭面而来,没有丝毫慌乱,始终保持着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这一下突如其来,倒把阿萨吓了一跳,叫道:“送礼哪有这么野蛮的。”

  那件物事不偏不倚落到了梵叶的身前,他早在半空中就已认清是一具尸体,叵耐面部朝下,尚且看不清是谁,只知道是个汉人。

  姜正龙道:“本座听说此人曾经得罪过大师,故而特地捕杀了献给大师,就当做本座的见面礼吧。”

  梵叶微微皱了下眉头,他所认识的汉人少之又少,得罪过他的更是一个都想不出来,当下禅杖在青石板上轻轻一顿,那石板上好似装了机关一般,登时将那尸体翻了个身。

  阿萨一眼就认出来是姜弈,叫道:“咦,这不是姜……”话至一半,就让梵叶打断了:“多谢姜先生为贫僧出气,此人的确是敝教的一个心腹大患。”当下命两个弟子来把尸体抬走。

  眼看梵叶一干人走出拱门,姜正龙才长舒了一口气,他适才投掷姜弈的尸体时用力过猛,引得体内气血翻涌,差些没站稳。正当他准备进屋做一番调息,不意梵叶去而复返。

  姜正龙强自提起精神道:“不知大师又有何见教?”梵叶道:“敝教在中原还有一个对头,不知姜先生可否告知一二。”

  姜正龙有些吃惊道:“世上竟有如此胆大泼天之徒,想必有点来头。”梵叶道:“就是黄泉摆渡人。”

  方小琬一怔,连忙瞅了眼身旁的叶馗,小声道:“你倒是挺勤快哈,走到哪,得罪到哪。你是怎么招惹上天竺大和尚的?”叶馗没作隐瞒,直言道:“我杀了梵叶的师弟。”

  只听姜正龙道:“不瞒大师说,本座也正要找他呢。”梵叶道:“哦?那家伙连泰山派都得罪了?”姜正龙道:“可不是嘛。大师放心,一有消息,本座自当遣门下弟子来通知贵教。”梵叶称了声谢后,下山去了。

  梵叶前脚刚走,南山三老拉完肚子回来了。

  杨邦早捧了一个五彩葫芦在手,说道:“这葫芦里装着的便是太师父历千辛经万苦才炼制出来的长生不老药,空肚子时服用效果最佳,三位恰好洗净肠胃,此时服用真是再合适不过。”说完在三人掌心各倒上一颗。

  常人是吃一堑长一智,三老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刚刚才拉过肚子,这会儿非但没有吸取教训,吃了一颗,犹不满足,还要向杨邦多讨几粒。

  杨邦道:“一粒就够了。”说完把葫芦收了回去。

  老不死道:“别那么小气嘛,万一吃的这一粒是残次品呢。”另外二老附和道:“就是,到时不起作用,还得再跑一趟,不如现在多给一粒。”

  杨邦撇着个嘴道:“你们要这么说,我可就要生气了。我太师父何等人也,岂会拿残次品来鱼目混珠。今天我把话放在这里,三位如果老死了,大可来拿我杨邦问罪。”

  其余泰山派弟子强忍着笑意跟着起哄道:“人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们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大不了死后来找他算账呗。”

  三老想想是这个道理,一步一跳开开心心下山去了。

  敌人去后,姜正龙没有立时动身,先就地取材做了副棺木,把他父亲埋了,跟着又休息了一个多时辰,待日薄西山后才起身下山。

  待所有人都走后,叶馗和方小琬方从藏身处走了出来。两人望着四合的暮色,商量着是在山上过一夜,还是趁着暮色,再赶一程。

  没讨论两句,南山三老又折了回来,方小琬大喜,迎上去道:“南山三老,你们怎么又回来啦?”

  好友相见,自是心情愉悦,四人说了回闲话,方小琬道:“你们还没回答我呢,无端端的怎么又折回来啦?”三老道:“适才光顾着讨那长生不老药了,忘了问他有没有治愈其他病症的药丸。”

  方小琬奇道:“你们生病了吗?碍不碍事?”三老你望望我,我瞅瞅你,扭扭捏捏了好半天才道:“碍事倒说不上,就是有点……有点……不好意思。”

  方小琬一看三老的神态,即知三人是羞于启齿,便没再问。

  不意三人不问自招,全部兜了出来:“蛐丫头是自己人,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就是想来问问那姜松鹤有没有治屁股上痘痘的药丸。喏,不知道是不是水土不服还是咋的,前几天,屁股上长了好几个红痘痘,怪痒的。”一边说还不忘一边挠着屁股。

  方小琬笑着摇了摇头,正不知该从何说起,忽见墙角转弯口躲着一个人,正咧着个嘴巴痴痴傻笑。

  方小琬诧异道:“他是?”老不死拍手叫道:“哈呀,差点忘了,蛐丫头还不认识四弟呢。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他就是我们新收的四弟——乡巴佬。”不待老不死介绍完,另外二老就扯着方小琬的衣袖道:“蛐丫头,我们跟你说,四弟可好玩喽。”

  老不死接着给乡巴佬介绍道:“乡巴佬,这是蛐蛐派的蛐丫头。蛐丫头可厉害了,还会说蛐蛐话。”乡巴佬拍着胸脯道:“我也会说蛐蛐话,蛐蛐是这么叫的吗?”说完就鼓起腮帮子叫了起来。

  三老听了他的学舌之音,捧腹大笑道:“蛐蛐哪有哼哼唧唧的,你这分明是猪叫嘛。”

  乡巴佬搔了骚后脑勺道:“不是吗?”站在那儿冥思苦想了会儿,忽然拍手道:“我知道了,蛐蛐是这么叫的。”竟学起了狗叫,遭三老否定后,又学起了绵羊咩咩叫,接着鸡鸭牛马等,一连学了十几种动物,把三老逗得前仰后合。

  三老捂着肚子道:“蛐丫头,我们没说错吧,是不是很好玩?”

  方小琬尴尬地笑了笑,眼见此人跟三老年纪相仿,样貌打扮亦好似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然而越看越稀奇,笑道:“你们三个说实话,他是不是你们爹的私生子?”

  这不过是方小琬的一句玩笑话,不想三老却当真了,猛地拍了下脑门,道:“有这个可能喔,四弟,你爹长啥样?”乡巴佬歪着脑袋道:“俺爹跟俺一个样。”三老听说,登时喜上眉梢,叫道:“俺们爹跟俺们也是一个样。”

  四个人拨着手指头算了一通,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四人共享一个爹。四人一高兴,即把方小琬给忘了,也把屁股上的痘痘忘了,一转眼,下山庆祝去了。

  叶馗见方小琬一直盯着乡巴佬的背影,问道:“怎么了?”方小琬晃了晃脑袋,回过神来道:“没什么,就觉得这个乡巴佬有些眼熟。”叶馗道:“可能是因为他跟南山三老差不多的模样吧。”方小琬道:“可能吧。”

  夜色降临,山风逐渐强烈起来。叶馗来到崖前眺望了几眼远方,山林之中隐隐有火光闪烁,不禁有些忧心道:“山上未来几天应该都不会太平,我们还是另外找个地方过夜……”一语未了,突然眼前一黑,当场就人事不知了。

  等到再次醒来时,耳边只有方小琬的声音不住地唤道:“你醒醒!”

  叶馗睁开眼来,发现自己正躺在方小琬的怀中。方小琬见他醒来,欣喜不已,连声问道:“你没事吧?”叶馗感觉脑袋晕晕的,胸口亦是烦闷不已,说道:“可能是之前情绪波动过大,所以脑子一直有点晕,再加上适才冷不防让山风一吹,不觉就晕过去了。”

  月色之下,但见方小琬眼眶红红的,几茎青丝随风飘荡,就在拂过他脸庞的那一瞬间,他内心深处霍然涌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暖流,陌生却又香甜。他从未体会过这种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奇妙。

  方小琬见他发呆,只道是头晕依旧,问道:“现在还晕吗?”叶馗回过神来,道:“休息一会儿就好了。”方小琬道:“别硬撑,实在不行就在庄子上过一夜吧。”叶馗一时也摸不准自己的身体状况,便点头同意了。

  翌日一早,天才蒙蒙亮,一个突兀的脚步声打破了凌晨的宁静。一场虚惊过后,得知老人是姜正龙雇佣来看守山庄的。

  方小琬问道:“老伯,你是本地人吗?”那老人道:“老头儿在这山脚下活了一辈子了,想出去走走都难。”方小琬听说,眉头立时就扬了起来,忙打听道:“那老伯你肯定认识庸医先生吧?”那老人道:“庸医是谁啊?”

  刚升起的希望又一次落了空,方小琬叹了口气,很是沮丧道:“没什么。”正欲离去,不防那老人道:“庸医不认识,我只知道庸大夫。”

  对于这个回答,方小琬当真是哭笑不得,跟着问道:“那位庸大夫现在何处?”那老人道:“不远,就住在前面一个山谷,翻过五六个山头就能瞧见了。”说着伸手向南面一指。

  两人得了指示,径直向南而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