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怪异典当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尘埃落定(上)

怪异典当铺 自带碗筷 2322 2020.07.10 23:52

  魔瞳人面色狰狞,拼命要挣脱藤蔓的束缚,声嘶力竭喊道:“放开我!”

  画师一言不发,手掌又划破了一条伤痕,输送更多的血液到触手中,触手转化藤蔓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当即,一条藤蔓将魔瞳人从地面扯了起来,高悬在半空中。

  紧接着,一条条藤蔓爬上了它的身躯,仿佛蚕吃树叶一般,将它的双翼一点点啃食。

  伴随着它痛苦的哀嚎声,一道一道藤蔓,不停的抽打在它身上,每一次都扯下了一片血肉。

  它越是拼命挣扎,藤蔓收缩得越紧,藤蔓的倒刺扎进了血肉之中,将它整个身体扯破了无数的血洞,看上去恐怖异常,仿佛承受了最残忍的酷刑。

  魔瞳人引以为傲的恢复能力,却让它更加备受煎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新生出的血肉,很快就被藤蔓再次撕扯、蚕食,宛如伤口上撒盐一般,痛苦却漫长的折磨,无休无止。

  魔瞳人拼命地嘶吼着,表情都疼痛的扭曲变形。

  “放开我!我死了你们也绝对活不了!”

  林异两人就仿佛没有听见,站在原地不说话,仿佛成为了局外人。

  …………

  伴随着魔瞳人崩溃的哀嚎声,足足被折磨了十多分钟。

  林异忍不住看了一眼魔瞳人,哪怕单单一眼,都觉得脊背发寒,它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肉,连血都快流尽了,某些器官都暴露在空气中,仿佛被掏空的破烂洋娃娃。

  他暗叹了口气,又看了看年轻的画师,自己真的不敢想象,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把一个笔下充满阳光的人,变成如今这副残暴的模样。

  这一刻,魔瞳人双瞳中的红色光芒,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变成了一抹死鱼般的白色,随着无休止的鞭打,连嘶吼声都沙哑了。

  魔瞳人看着画师,突然狂笑了起来,表情虔诚望着天空。

  “该隐大人,您看到了么……我亲手创造出了一个更可怕的恶魔。”

  “黑暗与杀戮的欲望,将从他的灵魂深处被勾出,恶灵的种子已经种下,一个崩坏的灵魂即将诞生。”

  画师目光凝聚着血丝,指挥着藤蔓鞭打更加用力,宣泄着自己心中的怨恨。

  情况突变!

  魔瞳人脑袋脱离了身体,猝不及防飞了出去,直直的冲向了林异,嘶喊着:“下来陪我!”

  一道红光从双瞳射了过来,林异连忙躲闪,却发现这道攻击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短发女。

  短发女一不小心,被双瞳迷惑了心智,目光变得呆滞。

  可是长年累月的经验,让她第一时间将匕首幻化成了双面蛛,挡在了身前,保护住了身体的关键位置。

  那两颗眼珠,仿佛用尽了力量,干枯瘪掉,从眼眶上落了下来。

  可,这颗头颅猛然变大了几分,尖利森然的牙齿,张开了血盆大口,放弃了短发女,反而朝着林异袭了过来。

  看着越来越近的巨大头颅,林异丝毫不慌,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想找个最弱的当垫背?

  他掏出了无头女卡片,一道身影直接出现在他身侧。

  “器化。”

  林异不退不让,准备迎接着魔瞳人临死的最后一击。

  一把漆黑色的镰刀,浮现在他身前。

  上面镌刻着复杂的花纹。镰刀柄的最上端连着一把长长的弯刀。

  那弯刀通体呈银白色,锋利的刀刃闪着一抹寒光,弯刀上方刻着不知名的图腾一般的花纹,更是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单是刀柄的长度就超过了一丈,而那宽达一尺的刀刃长度也超过了两米。

  漆黑色的镰刀充满了可怕的气息,好似死神的杀戮兵器。

  林异握住这柄森然的镰刀,目光闪过一丝锐利,瞄准了眼前的头颅。

  当即,镰刀猛然斩下!

  这一刻,他仿佛变成了收割着迷失灵魂的死神,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犹豫。

  这颗魔瞳人的头颅,一刀两断,滚到了地上,没有了丝毫生机。

  短发女恢复了神情,正好看到这一幕,眼里透着一丝对林异的提防。

  林异看着两人的神情,心里也是一紧,下意识将镰刀又握紧了几分,缓缓向另一边移动了几步。

  隐约间,成为了三足鼎立的局势。

  …………

  “你别跟上。”

  画师看了林异一眼,随即不带一丝感情色彩对着短发女冷冷道。

  短发女架起了匕首,表示了自己不会听从他的指示。

  画师眼神闪过一丝不满,一条接着一条的藤蔓袭向了她,短发女挥舞起匕首,一刀、两刀,足足砍了七刀才勉强砍断了一根藤蔓。

  短发女脸色大变,这个画师若是认真起来,她根本不是对手。

  她连忙抽身退到了一边,藤蔓却也没有乘胜追击,而是放弃了进攻她。

  看样子,他并不打算赶尽杀绝。

  “你什么意思?”

  “头颅可以交给你,我只需要你一个承诺。”

  “你会信我?”

  “这个条件,你不会反对的,你需要宣称是你击杀了协会的魔瞳执事。”

  画师目光打量起短发女,接着道:“身为特殊部门的人员,你应该不会放过这次晋升的机会。”

  短发女并不反驳,目光投向了画师,淡淡道:“那么,血珠归你?”

  画师摇了摇头,指了指林异:“这个血珠,应该属于他。”

  短发女倒是没有意见,虽然血珠才是最珍贵的,可对她自己来说,这个头颅的意义非凡,甚至可能,令她直接步入组织的内部的管理层次。

  林异愣了下神,自己也没想到最好的东西,居然会留给了他。

  “你需要什么?”

  “你跟我来。”

  林异一头雾水,却形势迫人,咬了咬牙跟了上去。

  短发女似乎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对这两人已经毫无兴致,擦拭起匕首。

  画师面无表情,只是淡淡道:“上来。”

  与此同时,地上升起一条收起了倒刺的藤蔓,出现在林异面前。

  林异犹豫了下,还是决定踩了上去。

  这个人想杀自己,早就动手,自己也想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很快,两人回到了画师的小屋。

  画师在门口停顿了下,将耳朵后刻着怪谈协会符号的血肉,狠狠地扯了下来,脸色丝毫不变。

  然后,率先走了进去。

  “跟上。”

  林异看的一阵心惊肉跳,却也不敢说话,对自己都这么狠的男人,自己还是不要激怒他,小心为上,将手里镰刀又握紧了几分。

  木屋内,画师简单洗过手。

  随即,他重新坐在那幅画卷之前,目光尽是温柔,手上的画笔,从轻轻颤动,渐渐恢复了平静。

  一笔落下,双目传情。

  画卷中的少女,似乎赋予了新的灵魂,几乎如同活了过来,眼里的期盼与青春活力,跃然纸上。

  画师呆呆看着画卷上的少女,出了神……

  林异背对着画师,看不到他的表情,也并没有出声询问。

  安静的屋子内,只能听见有水滴,落在地板上的清晰轻轻地声音。

  这位年轻的画师,他似乎在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