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最强御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变异

最强御兽 巡游书生 2101 2019.04.15 12:23

  “一开始,我只是以为是我太累的缘故,所以并没有当回事,就继续睡了,虽然之后再也没有出现那样的情况,但第二天早上我觉得很累,就好像在健身房高强度练习了两三个小时那样。”

  “于是,第二天晚上,我就早早的躺下休息了,但同样的,凌晨一点多,我又感觉有东西压在我的身上,让我喘不过气来,耳边,鼻息间,都是冷风呼哧。我发誓,那时候的我是清醒的,我绝对是清醒的,但是我就是睁不开眼睛,我尝试了各自办法,但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都不能动弹!!!我尝试呼叫,呐喊,或者随便什么,但都无济于事!”

  “但我依旧不确定是不是鬼压床,其实我并不知道也不了解什么是鬼压床,而且我这个人并不迷信,我认为可能是我身体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或者是说,因为我习惯晚上开着空调睡觉导致的某些原因!所以第二天我去了医院检查身体!”

  “滴滴!”

  一张津市第一医院的综合检查报告单被张贴在了聊天页面上。

  苏灿点开放大查看。

  检查报告单上,密密麻麻的罗列着各钟苏灿知道的,还有不知道的检查项。

  但每一个检查项的末尾处,苏灿都能清晰的看到两个如同猫爬的字体‘合格’。

  “我去,这检查还真是仔细啊,不过沙皮这身体真是健康的没毛病!”

  苏灿嘀咕一声,将报告单的图片缩放了回去。

  “沙皮兄弟,我看了你的检查报告,目前我有一点可以确定,就是你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你遇到的就是鬼压床!”

  苏灿编辑内容,发送了过去。

  由于这检查报告单仅仅是显露着各种检查项目,个人资料一栏并未显露出来,所以苏灿目前还不知道关于沙皮的个人信息。

  但对此苏灿并未在意,毕竟是网络环境,还是不泄露个人隐私的好。

  “是的,我也确定,因为第三天的晚上,我再一次经历了同样的事情,凌晨一点多再次醒来后,我害怕了,我觉得我身上提不起一丝的力气,而且脑袋还晕乎乎的,就是看东西都觉得有金框虚影,所以我找了我的朋友陪我,并且还找寻了一些所谓的专业人士,但都没有效果!”

  “嗯,你的帖子里提到了这个事情,我看到了,你和朋友一起睡也会遇到鬼压床嘛?对了,你不是还去了寺庙嘛?为什么求来的那些平安符,辟邪符会找不到了呢?”

  苏灿回复道,之前看到帖子的时候,他便是心中有着一丝疑惑。

  若是鬼压床的话,那也只可能是在睡觉的过程中,确切的说是在人进入到熟睡过程中才会出现。

  但如果符纸会无辜消失,那么就有两种情况。

  第一就是人为的,有人估计害沙皮。

  第二,就是不仅仅是鬼压床那么简单,或许这个鬼除了压床,还会做一些别的事情。

  那么?……

  “等等,你几号去的寺庙?”

  苏灿突然眉头一皱,快速的编辑了消息发送过去。

  “五号……对,是五号,虽然我最近精神状态很差,但我清楚的记得,那是五号,因为那天是个周日,我几个朋友陪我一起去的。我和朋友也一起睡了一个晚上,他特意留意我,但我依然经历了鬼压床,而我朋友却是直到我惊醒都没有发现我的异常。”

  等了良久,苏灿才受到了消息。

  “和朋友一起睡也会遇到鬼压床,这确实有些出乎意料啊,五号……五号!今天是十二号,已经过去七天了!”

  苏灿低沉一声。

  “那么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符纸消失的!”

  苏灿来不及多想,再次问道,好像在验证着自己的想法推断。

  “六号中午,因为五号求到了平安符和辟邪符,所以那天晚上我睡得很安稳,一直睡到了快中午的时候才醒来,直到六号凌晨一点多我再次经历了鬼压床之后我才发现,符纸竟然不见了,我明明记得我是放在床头上的,我本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但是没想到符纸竟然莫名消失了,当时我害怕极了!一直睁着眼到第二天早上。”

  “你不用问我是不是有人偷走了我的符纸,我确信没有人这么做,因为我居住的地方是我的新住所,没有人知道,就在我确定了鬼压床之后,为了排除是房屋的原因,所以我悄悄的换了住所!没有人知道我的新住所,至少丢符纸之前,没人知道。”

  苏灿盯着手机聊天页面的信息,删掉了自己刚想要发出的已经看到了答案的问题。

  心中也已经断定了一丝事情的严重性。

  “之后的几天,你每天都会遇到鬼压床嘛?你身体有没有什么变化?或者说,你有没有什么感觉?”

  苏灿紧皱着眉头编辑了信息。

  “这几天晚上我都不敢睡,都是白天睡,虽然白天睡没有遇到过,但是我依然会觉得很累,很疲惫,就好像精力都被人抽走了一般,而且我白天睡觉还会做一些乱七八糟的梦,至于梦到了什么我醒来之后都记不太清楚。”

  “身体变化?我最近消瘦了很多,可能跟我的睡眠有关系,毕竟我都没有好好睡过一次安稳觉了,吃东西也没什么胃口。”

  “对了,我今天发现,我身上多了些伤痕,就是类似于那些被别人使劲掐过得青紫掐痕,虽然我为了晚上不睡觉也没少‘虐待’自己,但我确定,那青紫掐痕绝对不是我自己搞出来的!”

  至此,苏灿断定,沙皮遇到的这只压床鬼变异了。

  没错!

  是变异了。

  或者是说,现在的压床鬼,不单单是一只压床鬼了。

  按照先前自己遇到的黑猫或者大老鼠,皆是因为魂力的影响而导致的。

  而在压床鬼长达数日的吸取‘人气’,导致那只鬼已经可以简单的或者说是短暂性的出现在空间中了。

  从而搞掉了沙皮去寺庙求来的符纸。

  而且苏灿猜测,这只可以变异的鬼,恐怕已经成长到了一定的地步。

  虽然这几天沙皮晚上不睡觉,改到了白天让他不会在遇到鬼压床了,但似乎并未有改变事情的本质。

  因为这只鬼依旧在偷偷的吸取着沙皮的‘人气’。

  这样的鬼,小金能够对付嘛?

  苏灿心中一问,视线看向了正在客厅中踱步的小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