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做什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5 东江妙计(二更)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做什么 金牌AA 3818 2020.11.21 06:29

  陈果一边去见王武玮,一边想着,也不知道德王府里现在怎么样了。

  尹奇逢的女儿找到没有。

  本来想跟人家联姻呢,现在好了,老丈人找到了,把女朋友搞失踪了。

  早知如此,当初就该直接让张仰浩先抓尹羊冥。

  现在看来,这件事情的顺序搞颠倒了。

  陈果现在一边复盘自己的行动,一边总结经验教训。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做事情,一定要讲究“顺序”。

  比如土改这件事,就必须先稳定政权,之后再搞土改。

  这才是土改的正确姿势。

  你如果先搞土改,再夺政权,这就是颠倒了顺序。

  有两件事可以为证。

  清军后来搞了一个圈地令,鳌拜也搞圈地,说好听点那就是土地经营权强制流转,说难听就是疯狂掠夺百姓的土地。

  但是又如何呢?

  清廷的政权已经稳固。

  百姓只能认栽。

  英国也是如此呐,搞了个羊吃人的圈地运动,使用暴力剥夺农民的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

  但是又能如何呢?

  人家英国资产阶级政权也很稳固哦!

  现在大顺军还没有稳定政权,就先搞了个“均田”,简直就是花样作死啊。

  陈果是万般无奈才同意的。

  现在一个县再卖两员县令,让这两位新县令,去给大顺军的县令上点眼药,掺点沙子,使其均田搞不下去。

  哈哈!

  陈果一想到此事,就浑身上下都散发出舒爽、愉快的感觉。

  欧耶!

  此计可售!

  不过说起来,今天真是一团乱糟。

  上午玩了个法场,已经玩翻了车,把自己的未婚妻还没过门呢,已经搞失踪了,这也是令陈果灰常沮丧。

  这个联姻大计看来不好使。

  中午跟白广恩、董学礼拜了把子,结果酒宴上差点掀翻桌子,当场火并,也是差点闹出人命。

  好不容易送走了白李二人,又是这么多县令来叨叨叨,又来了个王武玮。

  这个王武玮来得也真不是时候。

  陈果一掀大帐,看到两个家伙正聚精会神的在下棋。

  抬头看到陈果进来,这两个家伙只是瞟了一眼,然后继续下棋,一边下棋,还一边还问陈果:“你们家大帅怎么这么忙?”

  陈果凑到二人身边,看他们下的象棋,刚摆完了棋子。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老成家伙,戴着老花镜说道:“当头炮!”

  “你们这是下了多少局了?”陈果问道。

  “记不清了,总之是从天一亮就好像一直就跳拐子马!”那个老成的家伙说道。

  另一个面相俊美的年轻小子则笑道:“我们家公子就爱下象棋,恰好我二人棋逢对手,每局都能杀得酣畅淋漓!”

  那老成的家伙立即嗔道:“胡说什么我们家公子,让你演曾化龙的使者,你都忘了?!”

  那老家伙只是佯怒,立即掏出一锭银子给陈果:“小兄弟,这锭银子是给你养伤的,你这脑袋怎么伤成这个鬼模样?

  这锭银子不白给你,你来跟老夫说说,你们家大帅有什么喜好!

  我们要如何做,才能骗取他的信任!

  说得好呢,我再赏你一百两银子!

  不,赏金子!”

  “啊……骗取大帅的信任?”陈果立即就笑了!

  那老家伙立即对那俊美书生说道:“冰云,把你的那枚银簪子拿出来。”

  “不要嘛,人家留着打赏美姬的!”

  “听话,老爷再送你一个金镶玉的,快点取出来!”

  那个叫冰云的家伙,面相俊美,浓眉大眼,让陈果想到一个人,你丫不是姓颜吧!

  颜?

  言!

  冰云?!

  陈果在旁边听得也痴呆了!

  这主仆俩关系可不一般呐!

  这冰云还在外人面前向他的主子撒娇,还面容娇好,而且大明朝可是好男风的!

  差点把陈果搞得当场逃离。

  那老家伙从冰云手里接过那枚银簪子:“小兄弟,别愣着呐!快来与我等说说,你家大帅到底有何癖好?”

  “我家大帅好钱!”

  “嗯!”那个老家伙却并不那根银簪子递过来,“还有呢?”

  陈果立即伸手去夺那枚簪子,结果这老家伙愣是不给。

  旁边那冰云却大喘气:“太好了,一般好钱的都不怎么好男风,否则公子你一定要把人家再卖掉!”

  陈果立即差点呕吐。

  “你方才说得这个好钱,这太普遍了!你家大帅现在有什么烦心事?”那老家伙拿着银簪子就是不给陈果。

  “烦心事,有啊!就是如何平定山东!”陈果说道。

  “只有山东,不含登莱吗?”那老家伙问道。

  “当然包含登莱!”陈果说道。

  “那就好,我们主仆俩就是来帮助你家大帅平定登莱的!不过,我们的法子有些古怪!”

  “古怪,什么古怪?”陈果问道。

  “你这小兄弟在大顺军中受了这么重的伤,看样子也有戮力杀敌的勇气,才能做到接待贵宾这么好的职司!老夫也就不瞒你了!

  这登莱地区,自古是属于山东的。

  但是后来明皇建了东江镇,登莱就自立了。

  但说穿了,这个地方如果不依靠山东,根本就没有前途。

  所以我主仆二人,一眼就看穿了这件事。

  巴巴的赶来投效新朝!

  现在正是把登莱重新划归山东的好时机!

  来,我这里将军了啊!”

  “哦……”陈果点点头,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我支士!”那个冰云说道。

  那老家伙又走了一步象,然后看到茶杯里没水了,就让陈果去给他添茶。

  陈果给他添了茶。

  这个老家伙从老花镜里瞪着陈果:“其实我们主仆俩,根本就不是什么登州水师总兵王武玮,我们是假冒的!”

  陈果刚刚给自己也倒了杯茶,此时一口水全喷了出来。

  “什么?”

  “哎呀,小兄弟,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那冰云嗲声嗲气的一边怒斥陈果,一边指着棋盘说,“我这里双炮了啊!”

  “我也支士!”那老家伙说道。

  二人你来我往,杀得不亦乐乎,居然把陈果给忘了。

  “你方才说,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你继续说呐!”陈果问那冰云。

  “这有什么难解,登州水师总兵王武玮跟登莱巡抚曾化龙,俩人不和,斗得很凶。

  曾化龙今年年初上了折子,弹劾王武玮出使朝鲜,劳师靡饷,寸功未立。

  王武玮的靠山陈新甲倒台了,被曾化龙连番弹劾,搞得是灰头土脸,整日价提心吊胆的,不知哪天就被从总兵的位子拉下来。

  被罢免还好说,崇祯小儿可不是善茬儿,把王武玮砍了脑袋也是有可能的。

  结果怎么着,天降喜事,崇祯小儿死了,呵呵呵,王总兵现在一定在登州营里乐开了花。”

  这个冰云说话谈吐果然伶俐,一看就是个受过教育的人。

  就是嗲声嗲气的,一副女人样子,让人看着就来火。

  “出使朝鲜,劳师靡饷,寸功未立,这是何事?”陈果问道。

  “小兄弟你没听说过这件事也情有可原!”那个老家伙终于把簪子给了陈果,“你们大顺军一直在西北边塞,不知道我们海疆的事!

  前年松锦大战,黄台吉从朝鲜征粮征兵,侮辱朝鲜君臣,使得朝鲜军民心中大愤,于是许多朝鲜人浮海到山东来,告知鞑子兵在朝鲜征兵征粮之事,甚至连粮船几时出海,从哪条海道走,都报送到兵部。

  当时陈新甲在兵部做堂官,就派了他的心腹,他的小老乡王武玮,到登州水营来做总兵,抢到了这个美差。你还别说,朝鲜人说得一星不差,那些粮船真得准时从江化岛启运。

  王武玮不费吹灰之力,就夺下了半数清军粮船,立下一桩奇功。

  不过,说穿了,别人不知道,我们是知道的。

  这件事本来就没有难度,那些朝鲜人看到大明水师杀到,纷纷跳海,主动投降。这些朝鲜人现在亡了国,他们并不想为鞑子兵卖命的。

  然而,就是这样的任务,居然有一半的粮船未能成功扣押。

  有一半的粮船穿过王武玮的封锁线,把粮食运到了松锦前线去了,帮了黄台吉的大忙。

  当时洪督师在锦州城粮食匮乏,但是鞑子军也粮食匮乏呐,鞍子兵这一批粮食的运抵,压垮了洪督师最后一根羽毛!

  鞑子兵顺利赢了这松棉大战。

  可见这个王武玮乃是个草包。

  登莱巡抚曾化龙到任后,也知道了这件事,奈何王武玮后台硬,他也没有办法。

  王武玮在此期间,还负责出海联络朝鲜,结果听人说,他的人连朝鲜的沙滩长什么样都没看到,在海上漂了几天就回来了。

  曾化龙很气愤,但是陈新甲力保王武玮,他也没办法。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后来陈新甲因泄露议和之事,被崇祯小儿杀了!

  曾化龙抓紧时间上折子弹劾王武玮,这事本来挺顺利的,结果闯王进京,崇祯上吊,王武玮现在一点事也没有,平安落地了。

  这时候,曾化龙又着急了。

  之前他是上折子弹劾王武玮,现在明廷亡了,他若想经营好登莱,就必须仰仗王武玮的配合。

  于是曾大人备了一份厚礼,低声下气的去给王武玮赔礼道歉!

  说是国难当头,双方都应尽忠国事,罢兵讲和的意思。”

  “后来呢?”陈果听得津津有趣。

  “后来,我们不就来了吗?!”那老家伙又推了一步卒,对陈果说道。

  “那你二人假冒他二人的使者,难道有何良策平定登莱?”陈果问道。

  “自然!”那老伙笑道,“

  这二人矛盾已深,说是罢兵言和,其实两人各管一摊,互相看不顺眼!

  这王武玮管水师,曾化龙管马队和步卒。

  双方已经不怎么来往!

  我们来你们大顺军这里,为的是什么?

  我二人无官无职,原是小民百姓,如今正是公瑾年少,生逢其时!

  我要在大帅面前请缨,让大帅封我一个登莱节度使,让我带着官印去节制他二人!

  他二人如今骑虎难下,我这个大顺的新官儿一到任,他二人就都有了台阶下,这样兵力不损,战力不折,得到一个完完整整的登莱。

  况我是莱州本地富绅,他二人看我是本乡人的面上,不敢难为于我,也只好听我调遣!

  这一番计较怎样?”

  陈果不住的点头,竖起大拇指:“老爷高明,就是我们大顺军只有山东节度使,没有听说过登莱节度使一职呢!”

  “这个不要紧!

  我们本是平民百姓,此番做戏,只为驱除鞑子!

  去岁鞑子从海上兵犯莱州,我们宁海遭了兵灾,那场景惨不忍睹。

  待得平定了登莱,老夫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不受大顺的封!

  只为百姓尔!”那老家伙点点头,美滋滋的攥着两个卒子,又琢磨着下一步该往哪里去。

  “这样的话,大顺军还得专为你虚拟一职,还要再刻一方宝印?”陈果问道。

  “我家已经备好了!冰云,取印来!”那老家伙说道。

  只见对面那俊美小生立即从竹箱里取出一枚打造精良的官印来。

  陈果接过来看了,只见上面写着“大顺永昌皇帝钦赐登莱节度使王袤盛之印”。

  陈果心说,这词未免有些多了,不过做得还是挺像那么一回事的!

  “我家大帅公务繁忙,只怕没时间见你二人了。不过,这位老爷的话,小人一定尽心转达!两位贵客在此静候佳音吧!”

  陈果作了一揖。

  那二人自顾自的下棋,老家伙只从老花镜里,抬头说了一句:“小兄弟,东江之事,拜托了!”

  (今天没有三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