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绝世庸医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密谋

绝世庸医传 霜.QD 3382 2005.09.27 18:45

    站在莲蓬头下,陈诚边洗澡边哼着不知名的歌。早晨勃勃生气的朝阳分外灿烂,正如他此时此刻的心情。自己和马稚琪的感情渐入佳境,双方基本确定了恋爱关系,像所有初尝爱恋滋味的小伙一样,陈诚沉醉了。

  但陈诚明白,两个人间不是只有爱情就能一起生活,要想养活自小锦衣玉食的马大小姐,自己必须要有坚实的经济基础才行。因此他毅然搬出了马家,在离马家别墅不远的地方买了座小楼。这座小楼虽然不大,但胜在空气新鲜、环境优美,而且公路就在家门口,通车十分方便。

  老实说,做医生其实是份“钱”途光明的工作,先不提病人“孝敬”的红包、检查单的分成,单单市医院那份和效益挂钩的奖金就能让一名医生迅速脱贫致富,一路奔向小康。再不成就走穴,偶尔上小点的医院做几个手术,也是笔不错的外快。正因为大家自觉生活都挺不错,宁荆的抠门才显得与众人格格不入,必竟一起工作多年,工资多少,奖金多少,大家心里明白。

  洗完澡,穿着浴袍在厨房煎蛋时,陈诚心思又转向了马稚琪,想起她的一频一笑,想起她最喜欢吃自己煎的蛋,陈诚嘴角不由挂上了宠溺的笑容,然后,他就听到卧室传来一连串“咚”“哗啦”“哐啷啷”······

  动作灵活的操起刀架上的菜刀,陈诚闪身跃出厨房,贴着墙,移步来到卧房门口,咬了咬牙,刚要踹开自己精心装饰过的木门。门把旋动,一个人摇摇晃晃走了出来。那人刚走出房间,脑子还没完全清醒,只觉眼前亮光一闪,一把明晃晃的菜刀已经贴上喉咙,吓得惊叫出声。陈诚突然觉得这声音非常耳熟,定睛一看,忍不住露出惊讶、好笑、疑虑的复杂表情:“······为什么会是你?”

  在经过一晚醉生梦死、群魔乱舞的靡烂后,B城像个纯洁的少女一样伸展腰肢醒过来。上班族朝九晚五的生活,注定他们不会起的太早,这个清晨,是属于喜欢晨练的老头、老奶奶的清晨。

  可是今天,一群不速之客,却打破了老人们创造出的舒缓、松弛气氛,誓要把快节奏的工作态度进行倒底。一辆辆车体标明“某某报社”或“某某电视台”的采访车飞速在不同的街道里穿行,而它们的目的地只有一个——B市市医院。

  马长淮忍不住翘起嘴角,然后在院长室大门完全打开后,及时收了回来。当他站在众人面前时,已换上一副完美无缺的严谨表情。

  在床上接到电话时,马长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会这么好。因为单伟事件而把他排除在外的核心部分,今天竟然会主动对自己伸出和解的手,再次向自己敞开大门。

  他现在的心情,就像明明已经收到落选通知,在颁奖晚会上却突然得到“诺贝尔奖”一样兴奋。而自己能够有这样的机会,不知死活的张日熙功不可没,如果不是他闯出这样的涛天大祸,也许自己永远都不会再有翻身之日。

  黄书记、刘副院长见他进来,礼貌的点点头。罪魁祸首张日熙,低头缩在角落的沙发里,完全没了往日的不可一世。大权在握的一把手张茂张院长,则背着手,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车辆和人群,任由他们在医院各处架设起摄影机和话筒,不时摇摇他短小身材上顶着的硕大脑袋,看上去十分滑稽。

  不过马长淮决对不会认为这样的张茂滑稽,并相信在座的任何人都不会这么认为,因为没人比他们这些心腹更明白张茂为人的心狠手辣。

  “老马,你来了。坐吧,坐吧,老位置还替你留着那。”张茂亲切的招乎马长淮,仿佛两人间没有任何芥蒂,完全忘了在单副局的压力下,自己弃车保帅的作法。

  马长淮不动声色的坐下,问道:“倒底怎么回事?电话里也没说清,怎么闹出这么大的事?”

  “嗨!还不是这臭小子惹的祸。老黄,还是你说吧。”张茂狠狠瞪了儿子一眼,张日熙自觉成了众人的焦点,忍不住又把身子往沙发里挤了挤。

  “咳,事情是这样的······”黄书记扭了扭身子,喝了口茶,把那对母女的来历和当天晚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然后说道:“小护士发现日熙不在,也不敢声张,想偷偷把这事掩过去。谁知道就是这么凑巧,半夜十二点半,那个农妇突然出现脑危象,病人家属找不到医生,就在医院闹腾起来,又是喊叫,又是打电话,这不,今天把电视台也叫来了。”

  “那人本来就病得要死了,出了事怎么能怪在我头上。都是姓宁的那家伙,收的什么破病号!”缩在沙发里的张日熙咕囔了一声。

  “闭嘴。”张茂咬牙切齿的说,真是恨铁不成钢啊!“小兔崽子,要不是你出去胡混,能出这事吗?”

  “人死了?”马长淮问,脑危象死亡率非常高,放着不管,基本上没救。

  “人倒是没死,不过比死也好不了多少。”刘副院苦笑。“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成为植物人。”

  “没死就好办了。” 马长淮试探着提意,不过,他相信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把家属找来,给一笔封口费,她想要的不就是这个吗?”

  “对啊!”没想到,一听这话,张日熙猛然从沙发上蹦起多高,一扫刚才的半死不活,嚣张尽现。“我怎么没想到?爸!钱我们家多的是,你就随便拿出来点,让她闭嘴。一个小姑娘家家,我还不信,她真能把天给翻了。”

  狗改不了****。在场的人无不在心中暗骂。张茂这老狐狸怎么就生出这么个猪儿子?

  张大院长脸色铁青,浑身发抖,一言不发走到给他丢人现眼的儿子面前,抬手就在那张保养的白白净净的俊脸上狠狠扇了两嘴巴,咆哮道:“小兔崽子,你懂个屁,你旦凡有一点能耐,今天这事也搞不成这样。你要是有个兄弟,不用别人,我在这先把你宰了。”

  张日熙天不怕,地不怕,还真怕他爸,一看老爷子火了,委屈得捂着肿胀的脸,不敢吭声了。

  “老张,你这是干什么?年青人谁没有个荒唐的时候,你我年青时还不是一个样。孩子有不清楚的地方,你给他说清楚不就行了,何必动手呢?”刘副院连忙出来打圆场。

  马长淮也在旁边一个劲说这事怪我,这事怪我,总算让张茂消了火。

  “唉,老马,你是不知道啊,真要这么容易打发就好了。”刘副院点着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喷出俩烟圈。“难就难在,那个女的竟然是广播学院的,现在在BK晚报做实习记者。包括下面这些某某报社、电台、电视台,里面都是她的同学校友什么的,一个没伺候好,日熙、咳,咱市院的名声可就全毁了。”

  虽然刘副院及时改口,但在座的那个不是人老成精,大家还是明白他说漏嘴了什么。院长室顿时陷入了一片难言的沉默中,只有呛人的烟味像一朵灰色的阴云,淡淡化开,笼罩在众人头上。

  张茂见此,不愧枭雄本色,沉吟半晌,哈哈一笑道:“没错,日熙虽然不争气,但必竟是我张茂的儿子,唯一的儿子。别人可以去坐牢,出丑闻,但我张茂的儿子不成,他必须得身家清白,名不染瑕,因为,以后还有无穷的前途在等着他,所以他不能栽在这。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我张茂决不能在这条小河沟里翻了船。”见众人被他霸气的话引起了兴趣,张茂眼中飞速闪过一道恶毒的光,冷漠的说道:“其实,一切我都按排好了,现在······我只是需要一个适合的——替罪羊······”

  替罪羊?马长淮和从没听说过此事的张日熙眼前一亮,这可是铲除异己的好机会啊!对望一眼,知道彼此所想一样,不由同时阴笑道:“不用找了······”

  “可是······知道真像的人实在太多,一旦上了法庭,只要稍做调查,不就真相大白了?”黄主任胆子比老鼠还小,不时用一块手绢擦拭额头冒出的冷汗。

  张茂豪爽的拍拍黄主任的肩膀,话却是说给马长淮听。“放心,没人会出庭做证,除非他不想要饭碗了。而且,也许根本就开不了庭,你说呢?老马!”

  老狐狸,马长淮暗骂。这就是张茂找自己来的目的了,这件事办好了,自己自然能重获核心的信任,万一东窗事发,也和他张茂没什么关系,算的比什么都精。不过,马长淮确实需要这样一个机会,一个把偏离的错误导向正规的机会,一个显示自己能力的机会,一个对某人表达“感激之情”的机会!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