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绝世庸医传

绝世庸医传

霜.QD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05.07.02上架
  • 2.71

    连载(字)

2.39万位书友共同开启《绝世庸医传》的现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宁静着荆棘着

绝世庸医传 霜.QD 3398 2005.07.02 17:03

    七月的B市热情如火,特别是空调故障的情况下,待在室内比洗桑拿好不了多少,空气中、皮肤上、桌椅表面,到处有一种黏嗒嗒的感觉,让人恨不得揭下一层皮来凉快凉快。天空是一种昏昏暗暗的颜色,远方不时响起几声炸雷,可惜只下了少的可怜的几滴雨,落在窗玻璃上,一会儿就散在空气中,贴在皮肤上。

  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宁荆回头看了一眼,“轰”的一下,嘈杂的嗓音差点迎面冲他个跟头,刚才两耳不闻世事,现在才发现自己的生活环境嗓音污染多么严重。

  病历、医书胡乱堆放在由四个普通木桌拼成的长桌中央,三个男的霸占一角打牌拱猪,国骂、浑笑话、拍桌子、踢板凳,叮叮哐哐弄的震天介响。剩下几个女的,人手一把瓜子,说说笑笑,吵吵闹闹,不时给男人们的战斗火上加油。如果告诉别人这就是B市最大医院的医生们办公的情况,说出去也没人信。

  叫宁荆的是个不到三十的年青男医生,名叫陈诚,不过大家开玩笑时都爱叫他的外号陈陈,在外二人缘不错,宁荆对他也没啥恶感。

  “宁医生,快下雨了,关上窗吧,这鬼天气,还让不让人活啦。”陈诚的话说出了大伙的心声,纷纷囔囔着要关窗。

  “噢。”宁荆没吱声,站起身拉上窗子,谁让自己离窗近呢,他想。

  大雨终于落了下来,噼哩啪啦落在院子里凹凸不平的花圃中,集成一个个小水坑,看着雨点打进水坑冒出的水泡,宁荆试着判断外面雨的大小,也许不会下太久,宁荆自我安慰,下班时就该停了。

  突然拍在肩膀上的手让宁荆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正是顶头上司,主任医师马长淮。“小宁啊,年青人要多学习才能有进步,你看陈诚医生,做完了病案还在看书,你要多向他学学,别总想些有的没的。”马主任半冷不热的说了一句,挺了挺日渐发福的肚子晃到一边去了。

  宁荆愣了愣,看看现在正努力写病案,认真看医书,表现出我很忙的同事们,再看看早就写好病案并整理归档后无所事事的自己,明白了。

  “我······”对着马主任冷漠的后背,宁荆张了张嘴,最终没说什么。

  ······

  冒着倾盆大雨赶回家,母亲正在门口巴望,看他淋得落汤鸡似的回来,忙给他拧毛巾,拿干衣,边叨唠:“都快四十的人了,还不会照顾自己,怪不得不招姑娘喜欢。前两天,你赵阿姨给介绍的我看就挺好,长的水灵,家里条件也好,生生让你气跑了,以后啊,我看谁还管你这档事。”

  宁荆回想了一下,依稀记得那姑娘长了两只眼睛,两只耳朵,一个鼻子,一张嘴,名字叫什么忘了,再见面不敢保证能认出来。“妈,是人家看不上你儿子。”

  母亲忙碌的手停住了,宁荆这才发现,她两鬓的头发又白了不少,背也更加驼了。“······你赵阿姨都跟我说了,你对人家姑娘不冷不热的,一点都不关心,谁还想拿热脸贴你冷屁股,不吹才怪。”

  “妈,我没有,我只是······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宁荆越说声音越低,干脆低下了头。

  “哎,妈这辈子没有别的奢求,只希望你像个正常人一样,平平安安过一辈子,你什么时候才能让家人省省心啊!”

  迷迷澄澄吃完晚饭,不知怎么就爬上了床,母亲末了的话像狗皮膏药一样在心头绕了好几圈,怎么甩也甩不开,轻轻一撕就裂开一个大口子。宁荆苦笑了一下,原来自己已经不正常了。

  其实也难怪母亲着急,虽说现在的青年人都流行单身,可像自己这样,三十八岁了连女朋友都没交到的也不多,也不是说没试过追女孩,奈何房子、车子、票子自己一样没有,直让那些拜金族女郎望而却步。可这话又没法对父母说,否则父母砸锅卖铁也得把这三样凑备齐了。自己家本就不富裕,父母下岗早,就靠每月几百块退体金过活,自己虽说好歹是个大学毕业生,还不是照样找不到工作,最后还是把父母大半辈子的积蓄砸进去,才进了市医院做了个不得志的小医生。

  最让姑娘们看不上眼的恐怕还是自己温温吞吞的性格,没啥宏图大志,不会拐弯抹角,往好处说是老实,说白了就是傻。

  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是偶然,也是必然,不管马主任是误会或是有其他想法,其结果都不会有什么不同,自己和顶头上司的矛盾一直存在,因为自己曾在学术方面多次和马主任有不同意见,因而被他批评为邪门歪道。相较之下陈诚就幸运太多了,不但事业上一帆风顺,而且还经常出席各种学术会议,本人又英俊潇洒、年少多金,好象跟马主任还有点亲属关系,走到哪都是能惹人眼前一亮的灵魂人物。

  如果宁荆是女性,自己也有点看不上自己,谁会喜欢一个现在没权没钱,将来也看不到前途的傻瓜?

  平常没感觉,现在仔细一想,自己果然很有问题,临睡前,宁荆还在想,也许自己像别人一样两面三刀、口蜜腹剑、溜须拍马就正常了。

  宁荆家在B市的老城区,破破烂烂的一溜平房,到医院要绕过大半个B市。从家里出来,上了大路就是十一路站台,所以宁荆一向只坐十一路,坐了十一年。胳膊下夹本书,在门口买了套煎饼果子,宁荆边吃边等公交车,车牌下站着不少男男女女,上学的、上班的,不时张望车来了没有,一副很忙碌的样子。宁荆也很忙,忙着胡思乱想。

  车牌下躺了个乌柒抹黑的老头,身上披了块破布,露在外面的大腿比柴禾棍粗不了多少,老头头前边放了个破碗,里面装着可怜的几毛钱,一看就知道是个要饭的。宁荆经常在这看到他,似乎是无儿无女,估计戴红袖章的街道大妈也是看他实在可怜,才没出来执法如山。

  宁荆自己也不富裕,没钱施舍,有几回到是想把吃剩的煎饼果子送给老头,估计他也不会嫌脏,可众目睽睽之下,宁荆的腿就是抬不起来,一想到自己会成为大家注目的焦点,他就频频打退堂鼓,宁荆不喜欢受到别人关注的感觉,那怕是没有任何恶意的关注也不喜欢。

  不过想到昨天刚下的决心,宁荆又觉得,也许这是个开始改变自己的好机会,也许在做了这件自己想做却一直没有去完成的事后,自己和以前会有一点点的不同也不一定。

  鼓气前世今生乃至来世的所有勇气,宁荆走到老头面前,放下咬了一口的煎饼果子,然后不敢看任何人的退回原处。直到公交车开到医院,下了车,他还觉的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红成一片,这时才想到,自己所做的事似乎与昨天立下的志向背道而驰,看来自己又做了件不正常的事了。

  马主任进来的时候,宁荆正在整理病案,这是一个左小臂粉碎性骨折的病人,早上八点十分收入院,本来这类病人只要接驳好断骨,打上石膏,最多再给点青霉素之类的抗生素消炎,基本上没什么大问题,但这个病人的情况比较特殊,X检查后,显示断裂的碎骨严重移位,而且有开放性伤口,必需进行手术复位,宁荆已经通知手术室随时准备手术。

  跟随马主任一起进来的还有个干部模样的人,大约五十岁上下,人长的清瘦,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对于这种人,宁荆一向有多远躲多远,这次也不例外,收拾了东西就想离开。一般外伤类伤患都是急诊,早一分钟手术,病人就少受一份活罪,所以外科医生最是幸苦,只要有急诊,不管你吃饭也好,睡觉也好,都得爬起来上手术,宁荆刚接到了病人已经进入手术室的通知。

  “小宁,你等会儿。大家都把手上的活放放,我介绍个人给你们认识。”马主任圆滚滚的身子横着拦在门口,宁荆暗叹一声,停下脚步。

  “这位是卫生局的单清波局长,咱们的老领导,大家认识认识。这次单局长的公子因车祸,不幸受伤住在咱们科,院领导对此十分重视,张院长说了,让咱们尽全力救治单公子。老领导,也希望您对我们的工作多提宝贵意见,······”

  之后的客套话,宁荆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这些废话听的再多,自己也不往脑子里存,所以也永远别想听到从他嘴里吐出来。宁荆只是奇怪,卫生局长应该姓牛,什么时候改姓单了?再看两眼那个单局长,似乎也挺眼熟,底下的医生或多或少都对上层主管有点印象,也许是马主任介绍时忘了在局长前面加上那个副字。倒是姓单的,宁荆还真认识一个,他手上就拿着那个人的病历,而那个人,正躺在手术台上,等着他去手术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