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伴酒行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香车

伴酒行天下 苹果里的一头猪 3300 2021.11.25 20:53

  第二天清晨,雨泽在屋外晨练片刻,听见房屋里老人发出动静,知道老人已醒来,便去洗漱整理,老人出来看见雨泽精神焕发,又见他眉清目秀又不失男子的阳刚之色,忍不住赞叹:“好俊的一个孩子啊。”

  “爷爷,你醒来了。”雨泽向前问好,老人微微一笑,整理好自己后,和雨泽简单吃过早饭便带着雨泽从屋外走去,老人在路上尽量地多讲自己的所见所闻,雨泽在一旁认真的听着,时不时地问出一些问题,到了镇口,老人看着远方的大路,对着雨泽说到:“孩子,到了,记住我给你说的路没,没记住也没关系,这路上商旅众多,你问问他们也无妨,总会有些好心人帮助你的。”

  雨泽点点头道:“嗯嗯,爷爷,我……您保重,我会再回来看你的。”

  老人呵呵一笑:“孩子,你心眼少,又不善言辞,要处处提防仔细,小心被人给骗了。”说罢,老人扭头走去,不再看向雨泽,雨泽本想再说些什么,看着老人离去,朝他方向微微欠身,便朝大路走去。

  ……………

  “老家伙,觉得这小家伙怎么样?”

  “心性单纯,太容易被人骗了,我一没问他身世,二没告他姓名,他就这样跟着我走,要是坏人来喽谁来告诉他。”

  “我还会跟着他一段时间,陪他一段路程。”

  “既然舍不得干嘛放他下山?”

  “………,他需要下山,我也需要下山的理由。”

  “诶,去吧,青云镇有我在,安心就好…”

  ……………

  宛如流星般地跳跃,雨泽在山林间穿梭着,他身法轻盈,在略显崎岖的山岩中如履平地,片刻之间已穿出林间,来到一处空旷的平地,雨泽停了下来,想着老人告诉他的话应该是离漕云镇还有一段距离,摸向腰间的水囊,雨泽给自己足足灌了一大口。

  “嗯?”雨泽突然看向自己的西方望去,他感到许多生人气息,将水囊收回腰间雨泽便定睛朝西方向望去,只见一行车马正向自己驶来,待到车马离近时,雨泽看清那车装饰富贵堂皇,车身像是上好的紫木所造,拉车的马儿身形壮硕,竟然没有马夫御马,这只有训练过的宫廷龙驹才能有如此灵性,马车四周由身穿甲胄的护卫随行,雨泽虽不曾见过大富大贵之景,却也知道这一行人非是寻常人家。

  那一行人看见雨泽就停下了脚步,雨泽这时突然闻到一股香气扑面而来,这味道不浓,只有淡淡的气息,却能围绕在马车四周久经不散。

  为首的一位护卫靠近马车窗旁,雨泽似乎听见车内有声响与那人交谈,片刻那人向雨泽走来,问雨泽道:“小兄弟,你怎会在此处?可是有人派你来?”

  雨泽见他虎背熊腰,声音铿锵有力,显然训练有素,这和雨泽平时就极少见过的村民完全不一样,不禁有些拘谨起来:“我…,我要去漕云镇。”

  那护卫看这少年扭扭捏捏,似乎不是什么人的使徒,不觉放下心来:“你要去漕云镇?我们一行人也正要路过漕云,如果小兄弟愿意可同我们一起前行。”

  “可以吗?”雨泽有些傻傻地问道,不禁把这位高大壮汉给逗笑了,这护卫拍了拍雨泽肩膀,说:“哈哈,小兄弟不必这么拘谨,我们也只是顺路,结伴而行总比你一人好上许多,张溜,你过来,负责照顾一下这位小兄弟。”

  护卫朝马车旁一位高壮男子喊到,那叫张溜的人大步地走了过来,护卫简单交代了他几句,张溜就带着雨泽向队伍的后方走去。

  “小兄弟,你是哪里的人啊?”张溜向雨泽问道,雨泽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我是播仙山上的人。”

  “播仙山?……就是那个地方吗?”张溜指了指播仙山的方向,雨泽点了点头,转头问道:“大哥你们是哪里的人?”

  张溜面带笑色地回答说:“我们?我们就是个看家护院的人,看的就是那车里面的人。”

  雨泽突然发现张溜脸上浮现出令他很不舒服的笑容,有些本能抗拒的离他远些,张溜没注意到雨泽的变化,继续嘿嘿笑道:“知道车里面的是谁吗?想不想看看?”

  “那里面是谁?”雨泽下意识地回答,张溜看看为首的护卫,低声给雨泽说道:“里面是娇滴滴的大美人,会让你欲仙欲死。”

  雨泽脸上一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张溜看他好玩,忍不住打趣道:“怎么,想去看看吗?不过你要小心着高护卫,他这人可是干过刀口舔血的勾当,我们可都不敢惹他。”

  雨泽看向为首的高护卫,他心中不知为何突然感觉隐隐不安,高护卫让自己与他同行貌似并不是出于单纯的好心,可惜雨泽不通人情想不通其中的道理,于是继续跟着张溜在队伍的后方行走,张溜看他不识趣味,也就不再理他自顾自的跟着大部队。

  雨泽和众人走了一段路程,估摸着也快到漕云镇了,雨泽看向高护卫,发现高护卫神情有些紧张,全身处于戒备状态,似乎等待着什么敌人,众人也时刻保持警惕。

  “高大哥,这一路上也没看到什么怪异事物,是不是咱的情报有错,那贼人到现在还没来。”

  “情报不会有错,传言他从不会失手,就算到了城里我们也要时刻保持警惕。”高护卫不禁看了看雨泽,向旁边的人说:“看好这孩子。”

  那人会意,回到原队伍。高护卫这队人马也就只有区区三十人,虽一看不是寻常人家,守卫各个身强力壮似有底子,但真遇到强者高手那也只有避而远之。

  雨泽在队伍后紧跟,虽不知怎的,却也知道此行不会简单,这高护卫将自己留下应该别有目的,突然间雨泽内息紧敛,隐藏自己的气息,身后一阵疾风闪过,一支黑羽从雨泽耳旁擦过,雨泽下意识地随手一截将黑羽握在手中,黑色羽毛上传来的内劲震得雨泽五指微疼,雨泽本想去找射羽之人,却又听到数声疾鸣,又有四只羽毛插在那香车上。

  高护卫听到羽毛撞木之声,赶忙扭头去看,其实众人都没有看见雨泽接到羽毛,只是这撞击声惊到了众人,高护卫连忙拔刀护在车旁,其余人也纷纷拔出腰间武器围绕在一起,雨泽身形尚小,被围在圈内静观其变。

  “既然跟了一路了,何必再躲躲藏藏,是个男人的就给我出来!”高护卫爆喝一声,将刀横举在胸前。

  “说的好像你早就发现了一样,几条看院的狗,我就算现身了你们有能如何?”话音未落,一阵笛声悠扬而起,清脆与柔和相应,委婉与清亮并存,宛如天籁,怡人心脾。

  只见一人从曲中走出,身着白衣,长发披肩,面如冠玉,那握笛的手指细长白晢,仿佛女人的手指一般。

  “千璐小姐,曲子可还中听?这是在下新作之曲,特意为今日的相遇准备。”

  白衣男子站在那里,等待着车中人回答,但车上人却并不回应,白衣男子温雅的笑了笑,说:“千璐小姐似乎不愿与在下相聊,可…”

  “月公子真会说笑。”车上突然传出清莺,雨泽听见不知为何面部发烧,竟然红了起来,幸亏大家没有向他望去,否则雨泽的脸会红的更厉害。这时马车上的车帘缓缓掀开,一个曼妙身姿走出,雨泽向她看去顿时呆住了,那女人风姿阔绰,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天下闻名的采花大盗黑羽月雅,今日一见没想到却是个温文尔雅的公子哥,看来之前被你掳去的女子倒是去享受人间极乐去了。”朝千璐笑语盈盈,听的人直钩心神。

  “我虽是称为采花却从未采过真花,今日得见小姐或许才能坐实我采花之名。”月雅缓步向前,高护卫等几人拦住他的去路,月雅收起笛子看向眼前的高护卫,高护卫大喝一声,提刀向前砍去,月雅从容一闪,侧身躲过,高护卫顺势横劈,月雅从他侧身窜出,在高护卫身上拂手几招,一记内劲从掌中拍向高护卫,瞬间将高护卫硕大身形拍出几丈外。

  “想不到月公子不仅相貌出众,这武功也是独步天下。”朝千璐面不改色,依旧满面笑容,见到高护卫倒下丝毫不去在意。

  “看来小姐境遇并不是很好啊,好歹也是伴过帝皇之人,也曾睡过龙塌,怎么此次冷遇外放连个像样的护卫都没有,要是路途遇到山贼强人将小姐掳了去岂不糟蹋了小姐,不如来到在下身边,我保你一生无忧。”

  朝千璐呵呵笑道:“什么叫糟蹋,只因我生了一副好皮囊,自打第一次青楼接客便是那富甲一方的豪绅,声名在外后又是在王公贵族中寻欢,就连那西州帝皇的软榻我也曾翻云覆雨,说不定老了后失了容颜,只能被一些市井无赖欺负,呵呵,公子这般宠我,奴家可消受不起。”

  “这不着急,先让我将你带回家,你再好好享受这余生。”

  月雅突然箭步冲出,飞身来到马车上,准备抓向朝千璐,突然一道黑影闪过,月雅急忙变势接住,正是自己的黑色羽毛。

  “是你,小子,有点意思。”月雅看向雨泽有些惊讶,雨泽附身在地突然蹦起,回身旋转狠狠踢出,月雅站在车上无法躲闪,只能硬生生地接住,雨泽内劲激荡,直压的月雅双臂生疼,雨泽借势换脚踢去,月雅不敢再接只好退下马车,划步到远处。

  “这是还你的,你刚刚把我弄疼了。”雨泽看向月雅,双眸充满精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