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周殇之皓月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商议

周殇之皓月长风 秦廊 2415 2021.04.08 14:34

  夜宁小小的一个清货动作,在夜府掀起了一片不小的波澜。首先波及的,当然是二房与三房的四位少爷,夜穆言第一时间把他们哥几个聚一起,把事情说了。其实说来说去,事情也没什么复杂的,不外乎就是一个意思,他们感受到了威胁。

  夜家长子夜伯峻在世之时,夜氏布行的生意就一直操持在长房手中,二房三房手中所占的份额很小。所谓能者多劳,夜伯峻勤勉能干,又是长子,让长房成为夜家的主心骨,大家也没什么可说的。及至夜伯峻病逝,只遗下孤儿寡母,夜家的生意迅速落在二房三房手中,也是可以预料的事情。先不说夜宁是个被母亲逼成呆子的废物,纵然他有惊天商才,但作为子侄,要越过叔父去掌控家族的生意那可是千难万难,当中不但要有老太公的支持,更重要的是,你得为家族在生意上的拓展,做出巨大的贡献。

  其实道理很简单,惊才艳艳方能服众。

  但夜宁从小到大的表现,明显是让那两房的人很安心的,就这么一个呆头鹅,除了为他们增添茶余饭后的笑料,他还能如何。

  夜穆言已经通过下人,迅速从张氏身边的丫鬟那儿收取了情报,得到的回答是,张氏根本没有让儿子去店中售布的意思。

  “大哥,这事儿,咱得商量个对策啊!”夜浩云望着兄长,面色难看。

  夜浩凡嘿嘿冷笑:“对策?你想要什么对策?既然这不是伯母的意思,那就是三弟他自己醒过来了,说不定真是一场大病把他给病聪明了呢。”

  夜穆言愤然道:“他自己病好了,也不要到我的铺子闹事啊,他可以找我们商量,说我病好了,你们匀我一份差事吧,我想当个监督或者掌柜之类的,这事都可以商量。现在倒好,他一声不吭的整出这么一大堆幺蛾子,他让我夜穆言的脸儿往哪儿搁,在老太公那儿,我还有立锥之地吗?他这分明是抢,不但抢我夜穆言的权,也是抢夜氏布行的掌控权。”

  “呵呵,三哥,你这么说,会不会太危言耸听了,人家只是给你的铺子搞了一场漂亮的销售,仅此而已。”夜穆寒笑道。

  “你小子懂个屁。据老周说,今儿那傻子在他面前说话做事,隐隐有老太公的风范。老周在咱家这么多年了,为人做事都很踏实,所以他不会诓我,那傻子若真变成如此厉害的角色,咱们可就头疼了不是。”夜穆言瞪着大眼,恨恨说着。

  夜浩云沉吟道:“我也觉得,自打高烧一场之后,那傻子……”

  “嘿!嘿!说什么呢,那是你三弟,不是傻子。记住了,从现在起,咱再如何瞧不上人家,也不可再以傻子呼之,否则,若让老太公知道了,少不了一顿罚跪祠堂,面壁思过。”夜浩凡面无表情地环视三位兄弟,顿了一下,继续说:“再说了,人家今儿这一通操作,是傻子能干得出来的吗?这事呢,已经发生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说不定老太公就要把他调入布行做事了。但退一万步讲,就算他有通天的本事,还能怎么地?布行的人,上至掌柜下至帮闲,哪个不是咱们的人,要让他寸步难行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想夺我们的权,门儿都没有。”

  “大哥说得对,他若老老实实地呆着,咱们就给他死鬼老爹一个面子,不为难他。他若敢起异心,长翅膀,准叫他吃不了兜着走。”夜浩云冷冷地说道。

  夜穆寒啧啧叹道:“我很想知道,他当时是怎么想到这种主意的,以投壶得布为引,然后趁势把新布一道售了出去。而且还是原价售出去的,那帮人也不怕布料掉色的流言?”

  夜浩凡说道:“这有什么稀奇的,当大家伙一拥而上,觉得某样东西很便宜的时候,就会形成某种狂热的效应,继而人人争先恐后,倾囊抢购了。夜宁可是号准了购物者的这根脉。”

  “大哥,你怎么总是夸他?”夜穆言有些不满。

  夜浩凡瞪了他一眼:“人家有本事,你得认。大伯在世的时候,二房三房是个什么样子,咱们也许不甚了解,但你我的父亲他们是深有体会的。咱们只能跟在大房的后面吃些残羹冷炙,还得看人家的脸色。所以夜宁若是突然变灵醒了,咱们不但得正视人家的实力,还得想法子不让人家把咱们赶出夜家的权力圈子。世道就是如此,你没能耐,就得被淘汰。夜氏布行如今的处境颇为艰难,若大家伙光顾着内斗,到头来,损失的都是自家的利益!”顿了一下,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似乎是下了某种决心:“所以我决定,从明儿起,咱家的所有铺子,全部来一次以投壶得布为引,聚拢人气,再兼之销售新布,买一送一。眼下正是打铁趁热之时,可不能让别人效仿了去,占了先机啊!”

  夜浩凡是夜家的长子,虽是二房,但从小到大是被父亲当作是未来的家主培养的。又因为长房衰微,这就愈加凸显出他在夜家孙辈中独一无二的地位了。他也不负众望,于经商一道确实颇有才干,如今他手中掌握的生意,已经占了夜氏布行很大一个份额,而夜家其他儿郎也都以他马首是瞻。

  他这一番话说完,其他的兄弟都有些愣住了,尤其是夜穆言,他是这次聚会的发起人,本意是要大家伙拿个主意,怎生把夜宁的威胁彻底消灭在萌芽状态,同时把自己丢的面子找回来。谁知夜浩凡却做出了这等决定。

  夜穆言干笑两声:“大哥,你确定要这么做吗?不是,二伯和我爹咱都还没跟他们商量呢,这事是不是得合计合计呀?”

  夜穆寒却大声道:“三哥,我觉得大哥的主意很不错,夜宁开了这样一个好时机,咱得把握住才行。”

  夜穆言瞪了他一眼,自家兄弟,咋胳膊肘往外拐呢。

  夜浩云也有些不解地望着自家大哥,夜浩凡却不为所动,在商道上,他虽格局一般,但目光却颇为敏锐,他对夜宁也没什么好感,但却不会因为个人喜好而以私废公。

  让夜浩凡感到意外的是,父亲夜仲澄并不同意他的计划。对于大哥的独苗,夜仲澄其实也心怀怜悯,并且在生活上给予对方充分的照顾。夜浩凡询问父亲为何不行?父亲笑了笑:“投壶游戏乃是文人雅士饮宴之时所行之事,咱们夜氏布行搞这一出,岂不为城中文士取笑,甚至会被人骂有辱斯文。书生狷狂,笔头犀利,再经他们一番恶意宣扬,我夜氏布行岂不是更加雪上加霜。”

  夜浩凡有些不解,身为商人,原本就为文士所鄙,再干出些什么来,顶多再为那帮腐儒添些嘲讽的笑料而已,不能再糟糕了。再说了,布行的生意如今水深火热,急需撕开一条破局的口子,眼下夜宁这个投壶得布的点子不失为一种短期内让布行止住颓势的方法。不过父亲既然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PS:努力码字中,求收藏,求推荐,秦廊拜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