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病娇邪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实践出真知

病娇邪医 式微夕 1799 2019.07.12 03:08

  晚上,胥夜替女孩收拾行李,简空一直在边上看着。

  “胥阳自己在公司,我们跑去玩会不会不好?”简空问。

  “哪里不好?他需要机会历练。”胥夜不觉得奴隶弟弟有任何不妥。

  “嗯,他以前也认识我吗?他怎么没认出来?”简空想起什么又问。

  “你和胥阳是小学同学,还是同桌,是好朋友。你若按今天的打扮站他面前他应该能认出来。”胥夜停下,看着女孩回答。

  “哈哈,那我想想,找个机会吓吓他。”简空笑了,想像胥阳呆傻的样子。

  “那这次出去不带一两件女装吗?”胥夜看到女孩拿来的男士外套,裤子等,忍不住问。

  “你看电视上,大家闺秀出去闯江湖都是女扮男装的。”简空有根有据的。

  “呵,你喜欢就好。”胥夜也不勉强什么,出去玩,还是随心比较好。

  “胥夜,男生追女孩子都是这样的吗?千依百顺的。”简空有些疑惑。

  “你的追求者不是比米缸的米还要多吗?你没总结过?”胥夜嘴角扬起。

  “好像也没有,之前有个什么伯爵,他可神气了,仿佛被他喜欢上我就应该感恩戴德,这怎么可能,后来我把他打到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苏白为了帮我善后都快愁死了,呵呵。”女孩想起自己闯的祸,还有几分骄傲。

  “慕安集团很有钱,具体有多少我不也清楚,商业的事情我从不掺和,大多都是苏白出面去打理,许多人看到苏白对我处处包容又恭敬都会猜测我的身份,甚至接近我。也有的看到我长得好看就直接扑上来。所以,什么又是喜欢呢?”简空看着胥夜,他呢,他接近自己是为了什么呢?

  “别这样看我,我喜欢你的时候,你还很穷,也还没有如今这样漂亮。”胥夜抿了下嘴。

  “哎,所以你眼光好,被你相中了潜力股。”简空打趣着。

  “简空,很多年前我就想告诉你,我喜欢你,无论你是聪明还是蠢笨,优秀或是平庸,也无论你人格健不健全,性格明媚或者阴暗,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你还小我就等你长大,你不喜欢我就等你喜欢。”胥夜缓缓的说着说着竟有些哽咽,如果六年前他勇敢一点,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你十四岁前在原生家庭过得并不快乐,所以我也一直不愿意让你和过去相认,觉得你如今重新开始很好。简空,我们也重新来过好吗。”胥夜将自己的钱包递给简空,在夹层里有一张女孩的照片,十三四岁,漂亮又有几分稚嫩。

  简空有些懵,那是她,确实是她,她自己十四岁刚到岛上长什么样她是知道的,和照片中一模一样。一时之间她也不知应该说什么,她已经忘了,忘了自己怎么离开的,忘了父母,也忘了胥夜。

  “简空不用去想,我甚至很庆幸你忘了,但是,你别再离开我好吗,别再让我找不到你……”

  胥夜忍不住将女孩拥入怀里,这么多年,他几乎都已经不再抱任何希望了,每每想起监控里女孩跳入江中的画面他都难过的像是窒息,他曾对自己说过无论如何不让她走不让她死,而监控中的一幕幕、女孩后来的葬礼却实实在在的嘲笑着他的无能和天真,他没有一天不痛苦,没有一天不悔恨。

  “胥夜,你别难过了,我已经相信你的话了,别伤心了。”简空能感受到胥夜身上释放的浩大的悲伤,因此被拥在怀里也不忍去推开……

  夜里,简空翻来翻去怎么都睡不着,她不知该怎么办,以前碰到难缠的她会一走了之,可对胥夜,她犹豫了。而因为发现自己犹豫了的简空也更纠结了,她不喜拖泥带水,在她的认知里被喜欢,除了拒绝就是接受,她犹豫去拒绝难道说她想要接受么。

  一个人挣扎到天亮,有些抓狂的简空终于一骨碌的爬起身,外套都不穿,直接裹着大棉被就冲到对面去拍门。

  胥夜几乎也没睡,他在入夜前收到江子煜的回复,已经确认了头发的主人就是当初的顾暖缨。他坐在书桌前,看着女孩曾经的个人主页,那个网站后来都已经不经营了,他却让人去买了下来,只为保留女孩曾经来过的痕迹。听到拍门的声音,胥夜愣了一下,而打开门看到裹在被子里的简空,又禁不住愣了一下。

  “胥夜,我睡不着。”简空坐在他的沙发上语气哀怨。

  “没关系,我陪你。”胥夜宠溺地看着她。

  “行,那你自己说说,你给我当男朋友的好处有哪些?”简空打量着他,还是哀怨。

  “我……”胥夜真的反应不过来了,这个问题代表的是他理解的那样吗。

  “你有钱,我也有,你很帅,可帅的人也不是只你一个,我还能图你什么?”简空嘟囔着。

  “傻瓜,你想知道,给我个试用期不就好了。”胥夜笑了。

  “试用期?”女孩的问号脸,还有这种操作?

  “不然我也不懂要怎么回答,亲身体验是最好的方法,实践出真知。”胥夜真的是有点无下限了。

  “……我…信你才有鬼!”当我傻吗?这能随便实践的吗?简空直接裹好被子打开门走了。

  胥夜看着女孩的背影无奈的笑了,至少她在考虑了,不是吗,他安慰着自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