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秦继业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项梁预谋,刘、项另划

大秦继业者 云满天舒 1972 2019.06.13 01:08

  “范兄!秦人有何打算?”?刚回到府邸的范增,就被等候多时的项梁等人拉到后庭问道。

  “暂时没什么动静,今日就是司马绩为张羽认识会稽新将校召开的宴会而已!”范增坐于首座,看着众人道。

  “不过,现在有一个除掉张羽的机会!”范增道。

  “哦!什么机会?”项梁等人闻言,忙问道。

  “说来也奇怪,那张羽今晚拉着我非要拜师,还说不日前来叨扰,这也许是何机会!”范增道。

  “拜师?他当真如此说?”项梁急忙问道。

  “确实如此说,不过有几分真就不知道了!”范增摇头道。

  “叔父,你想如何?”项籍见项梁沉思,不由问道。

  “也许,这是一个机会!”项梁双眼放光道。

  “什么机会?”项籍、范增问道。

  “汝等想想,若范兄真收其为徒,当他知晓范兄乃我大楚之人,那他就只能遂范兄一起成为我大楚一员。到时我大楚将添一员上将,秦亦折其羽翼。”项梁道。

  “对啊!当时我一直防范其对我起疑心,遂没有想这一点。哎!当时真该应下来。”范增悔道。

  “不,范兄当时没应下来很对,若是轻易应下,反到会让其生疑,此事不易操之过急。”项梁道。

  “其不日不是要来请教吗?到时范兄当倾全力,让其折服,到时其若在请求,就应下来。”项梁道。

  “叔父,那人不救了?”项籍问道。

  “怎么?这负责人都成了自己人了,救与不救不还是其一句话的事?”项梁看着项籍道。

  “此事,汝要先告诉你那义兄,若此次谋划得当,这江东之地,明为秦地,实为楚国,让他们稍安勿躁。”项梁叮嘱项籍道。

  “这……”项籍有些迟疑,想起当初那个在泗水亭与他交手的少爷,他觉的这一切没有那么简单。

  “怎么,叔父的话不好使了?”见项籍迟疑,项梁不悦道。

  “侄儿明白,可我若是此策不成,还望两位叔伯早做打算!”项籍抱拳道。

  “也对,吾等是得做两手打算。”项梁、范增闻言,点头道。

  “贤弟,情况如何?”项籍出了屋,碰见了前去打听情报回来的刘季。

  “有些新情况,不过也就这几日了,刘兄放心,若秦人真要在这会稽处决众叔伯,吾就带汝等劫法场。当日吾能在下相救出叔父,现在亦能在这会稽救出汝等家人。”项籍见刘季问道,拍着胸脯道。

  “贤弟高义!”刘季问言,感动的说到。

  “都是自家人,何来高义?责任而已,你等查询的如何了?”项籍不已为意,问起刘季等人的情况。

  “一无所获,郡狱现在被重兵罢把手,只进不出,吾等无法确定人关在何处,只好前去菜市口查探地形,做好劫法场的准备。”刘季忧愁道。

  “无妨!现在情况有所转机,在等等看”项籍拍拍刘季肩膀道。

  “究竟现在有何情况?又是什么转机?”刘季疑惑道。

  “那个张百主欲拜范伯父为师,吾叔父他们正在谋划。”

  “额,这怎么可能?”刘季惊道。

  “我也这么认为,可叔父他们认为这是招募其最好的机会,折断大秦羽翼的良机。”

  “若真能招募道,也是好事!”刘季道。

  “刘兄也如此认为吗?我可不认为他那样的人会加入到我们这朝不保夕的日子来,大秦羽翼,这是大好前程的印章。就算他日后发现范伯父是反秦人士。恐怕也会为了大好前程大义灭亲。”项籍道。

  “那就这样让他二人这样谋划?你不劝下?”刘季道。

  “叔父二人已经陷入张羽拜师带来的好处。吾也只能让他们做两手准备,现在看来,在不确定张羽是否拜师前,恐怕营救计划只能搁浅了。”项籍无奈道。

  “那此事只能我等自己谋划了!”刘季道。“为兄不懂什么大道理。只知道,靠人不如靠己。将营救赌在这个我等一无所知的张羽身上,吾是看不见一点希望。”

  “刘兄所言甚是,既然叔父等人我等无法劝阻,只能靠自己了。你将今日所探访的情况与吾细说,吾等还是为劫法场准备吧!”项籍赞同刘季所言,遂让其带上樊哙等谋划起劫法场来。

  “百主,这就是那范县尉在职期间的政绩与其生平事迹。所有档案皆在此。”在项籍等人谋划劫法场,项梁谋划通过拜师争取张羽加入楚国势力时。张羽已经查起范增的事迹来。

  “此人果然有问题,汝等看,其人以前在楚当过县尹,范氏为楚小士族,秦灭楚之战时,其族地为李将军所下,置为秦地,当时秦募吏置官。多次受荐而推诿,却在二次秦灭楚之战后隐居起来,下相被秦所破,项氏流离后,其却突然通过考核做了会稽县尉,放着举荐、有人担保的官不做,要做一无靠山的县尉,其究竟欲意何为?”张羽敲着书桌分析道。

  “确实如此,这也太蹊跷了!”禾与季亦疑惑道。

  “百主,你看,根据居巢那边的消息而言,其今年已六十有五,而在会稽这边的档案上,确书四十有八,他在隐瞒什么?”季指着范增居巢与会稽两县不同的档案道。

  “到像是一个隐藏身份的间者。”禾道。

  “也许!他就是个间者。命令下去,在不惊动其的情况下加大监视力度,吾要知道其究竟欲意何为?”张羽拍板道。

  “是!”禾与季应身道。

  “看来,是时候去一趟这范府了!”张羽看着范府放向道。

  “百主,可要准备吗?”禾问道。

  “让戈带一百人队相随即可。”张羽道。

  “明白,我这就去安排!”禾点头应声道。

  “明日午时去吧!明天是个好日子,适合访友!”张羽看着退下的禾与季二人道。

  “诺!”禾与季相识一眼,点头应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