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秦继业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擒获曹参、项梁杀心

大秦继业者 云满天舒 2146 2019.06.05 22:54

  “还真出事了!”张羽等人来到林中,见遍地的死尸,大多都是沛县守军,不由骇到。

  “禾!禾何在?”张羽见此,并未搭话,而是寻找起禾来。

  “百主!咳咳!”两个秦卒扶着禾来到张羽面前。

  “怎么回事?伤的这么重?”张羽见禾受伤,急忙下马扶住其问道。

  “楚人不知为何突然多了数百人,咳咳!我等在林中结阵以抗,谁知那项籍勇猛难挡,竟持重盾数十步飞掷,一盾既破我方盾阵,其后又有数人效仿,其几人掷盾既破我军军阵,军士皆大骇,军阵动摇,欲亡者众,若非将军留有的后手打了楚军一个措手不及,将军又即时赶到,恐怕我就看不见百主了!”禾心有余悸的说到。

  “你下去休息吧!好生调养!”张羽了解完情况,遂安排禾去治疗伤势。

  “对了,这是我未拖延时间,出言讽击那项籍,其怒而掷于我的配剑,末将刚刚看了,正式当初百主用来验证其是否是项氏后裔的工布。如今也算完璧归赵。”禾拿出项籍掷向他的配剑,庆幸的说到。此剑可是始皇赐予张氏的,若是真一直被项氏所持,即使事出有因,但也会被始皇所问责。如今被项籍掷会,虽然差点要了自己小命,但结果还是好的。

  “下次不可如此!”张羽接过工布,轻抚其剑上剑纹,轻叹一口气道。

  “这都是末将该做的!”禾感动道。

  “此剑若失,吾在差也就罢官免职,而汝可知,若非项籍等人急破撤离,你今日就真见不到吾了,汝当时可有想过?”张羽无奈道。

  “我当时只想着留下项氏一族,不让百主谋划所空,其他的,末将没有多想,我这条命是张氏的,也是百主从百越捡回来的。当初若非百主,我恐怕已经被那些南蛮子祭了族,或者当做过冬粮吧!”禾无所谓的笑道。

  “你……算了,但你记住,你的命是我张氏的,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再如此涉险,今日之战,见情况不对,你应该想办法撤退,而不是死命的纠缠对手。我说过多少次,不必要的牺牲,是不可取的。你们怎么就是改不过来?人还在,一切皆有可能!”张羽摁住太阳穴无奈道。

  “这……”禾摸摸头颅,不知如何回答。

  “下去吧!好生养伤!”张羽摆摆手道。

  “王百主,留下两什协助沛县守军打算战场,其余人,与吾追击项氏余孽。”张羽道。

  “向何处追?”王赐见张羽教训完禾,又下令追击,遂打马向前问道。

  “此处三面皆一马平川,唯有卧虎山,其山路崎岖,车骑难行,其必然退往此处,说不得现在已经与吾部下戈交手了!”张羽指着卧虎山方向道。

  “既然如此,我等得快速前往!”王赐建议道。

  “当如此!传令全军,目标卧虎山,出发!”张羽下令道。

  “记住,若到卧虎山还未见其所踪,就停止追击。这卧虎山太容易受伏击,吾等一旦受伏,车骑无法展开,恐有覆灭之危,且从禾所言而看,项氏一族必然出动了其隐藏的军队,目前其有多少,皆不得而知。”张羽在马上与身旁的王赐道。

  “反正吾听你的,你说追,吾就追,你说打,吾就打!”王赐无所谓道。

  “哎!”张羽手按双额,十分无语,遂不在多言。

  全军沉默前行,只有隆隆马蹄声,与泥泞的路上溅起的泥水。

  “看!”王赐指着卧虎山下,那里,一队人正在打扫战场,旁边不远处是一队数十人的骑卒在警戒。

  “见个二位百主!”戈见张羽、王赐策马到来,遂上前道。

  “战况如何?”张羽见戈部正在打扫战场,遂问道。

  “末将闻林中战鼓起,遂知项氏余孽已上钩,其若逃往,必如百主所言,往卧虎而逃,果不其然,没多久吾便见数百人亡于此,遂遣两百卒绕道南面,做出三百人之势,打吾旗而行,吾亲率一百骑伏于山隘口。那项氏一族果然中计,全注意南来的诱饵。被我从山隘突袭,杀伤不小,可不知从何来了数十楚骑,破围救走了大多楚人。以致功亏一篑。”戈遗憾道。

  “不错,还知道用计,不枉吾每日对你耳提面命。”张羽满意道。

  “战果如何?”

  “正在打扫,我等是否还要追击?”戈问道。

  “不必了!再往前就是卧虎山,此处利于步战。在平原,吾等能以一当十。在山地,吾等十人恐不敌一楚卒,且楚军中有几命骁勇之士。一旦在此交战,恐伤亡巨大。”张羽摇摇头道。

  “那该如何?”王赐道。

  “命令后面沛县军,尽快打算战场,吾等从卧虎山绕道北面,明日到达泗水下游,算时间,季也快到此了。”张羽拿出在沛县拿来的江东六郡图,在上比划道。

  “好,我这就去传令!”王赐道。

  “百主,我等抓获了泗水亭中的一人。”见王赐走远,戈向前道。

  “哦!是谁?”张羽惊喜道。

  “曹参!”

  “秦人真是可恶!”卧虎山上,见张羽等绕道北去,项籍一拳打在树上道。

  “兵不厌诈!”项梁叹口气道。

  “清点下还有多少人吧!”

  “诺!”龙且应声道。

  “老曹人勒!”这时,卢馆问道。

  “曹参!曹参!”樊哙急忙高呼道。

  “不用找了,这里没有,龙且、你率剩下骑卒的人前去山下寻找,吾等于山上警戒,若秦人折返,吾予烽烟为号!若寻不到,速速返回,前往约定的集结点。若其未在,必然已为秦人所擒。”项梁道。

  “诺!”

  “吾等一起前去!”卢馆、樊哙等人道。

  “这……”龙且为难的看着项梁道。

  “众位的心情吾可以理解,但现在吾等面对的是秦人的关中精骑,一旦被咬住,难逃脱。诸位有骑艺傍身者可同往,无者,与吾等在此静候,如何?”项梁看着刘季道。

  “依将军所言!”刘季点点头道。

  “都坐下!”刘季看着樊哙等人道。

  “老曹命大,不会有事的。”

  “诺!”樊哙等听刘季所言,皆坐下不在言语。

  “此人好厉害的御下之道,若非知其世代黔首,恐就以为是哪个王孙之后。看来羽儿欲收服樊哙几人,得暗中除去这刘季方可。”见刘季在樊哙几人中令行禁止。项梁不由暗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