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秦继业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交锋,张羽后手

大秦继业者 云满天舒 2753 2019.06.04 23:41

  “二五主,你说楚军真会在这林中设伏?我刚刚大致搜了下,没人啊!”过了树林的戈,回首看着眼前的树林,身边的短兵疑惑道。

  “项氏后裔若是连几个人都藏不了,还是楚国的军方实权掌控者?这数十年来,虽然与秦逢战必败,但这些基本的军事技能还是会的。”戈笑笑道。

  “继续前进,往卧虎山出发!”戈挥挥手命军队继续前进。

  “这些秦人还真够谨慎的!”林中,埋伏与地穴中的樊哙小声对身边的刘季道。刚刚一名秦卒就站在他们面前,几只马朔差点就捅到他了。

  “确是是够谨慎!这种地方尚且如此小心翼翼,真在卧虎山上埋伏,恐怕无功而返。”曹参第一次见兵谋法,步步猜中敌人之动,不由心生向往。

  “小心,正主来了!”刘季止住众人继续讨论,看着远处缓缓使来的囚车。

  “全体准备!”项梁用独特的传令方法下令到。林中数百潜伏已久的楚兵纷纷短兵出鞘。静待秦军前来。

  “咯吱咯吱……”沉重的囚车,年老的马匹,缓缓行走在林中,护卫其四周的,是数百手持巨盾,身着坚甲与手持劲弩的秦卒。

  “叔父,动手吧!”见秦军已进入包围圈内,项籍道。

  “等等,不对劲!”项梁秦军阵型,说不上的怪异。

  “什么不对劲,秦人不都进我等陷阱了?”

  “陷阱?不好,上当了!”项梁一听项籍之言,电光火石之间,终于发现不对之处。

  “什么当?”项籍沉声问道。

  “将军,秦军……”这时,龙且指着前面突然停下的秦军,只见其并未行进,而是以囚车为垒,巨盾为壁,短短一息之间就完成了防守阵。

  “果然如此!”项梁一拍大腿,悔恨道。

  “传令,突围!”项梁道。

  “叔父,这是最后的机会!若是失去此次机会,日后便在无次良机!”项籍抱拳道。

  “别做傻事,秦人还有数千骑兵围在林外,现在不突围,等下就没机会了!”项梁拉着项籍手道。

  “叔父,事已至此,若不吃掉林中这支步卒,到时必然受秦人前后夹击,不如趁秦人骑卒未能进来,一举吃掉眼前的步卒,以其军械构成防守阵往卧虎山撤退,没了这只步卒,秦骑妄想在山地与擅长山地作战的楚军作战。”项籍在战场上,总是能找到敌人致命的破绽。这也许就是先天的天赋所赋予的天生将才之能吧!

  “少主说得对!项将军,我等现在还有一个优势,就是秦人并不知道吾等人数,此事发难,必然能出其不意。”龙且也到。

  “好!”项梁沉思一会,决定誓死一战。

  “必须速战速决!”项梁道。

  “攻击!”项梁一箭射向防备森严的秦阵,率先发起攻击。

  “冲啊!”项籍见项梁下令攻击,从地穴中一跃而起,扯掉身上伪装,一马当先冲向秦军军阵。其身边亦有人不断跃起。

  “禾百主,不对劲!怎么有这么多楚人?”禾身边,副队见与任务中不相符的楚人,惊慌道。

  “慌什么?来再多也是送死!弓弩手,三段射!”禾见此,并不在意,命令阵中的数十弓弩手射击。三段射,这是秦军最擅长的战法,但犹于人数少,有位于林间,虽有杀伤,但收效甚微。

  “御!”见弓弩手的打击没有多少效果,禾命令弓弩手后退,合上盾阵。

  “矛!”遂着禾的命令,盾阵缝隙间,瞬时多出许多丈二长矛。

  “龙且!”见秦军阵中竖起长矛,项籍接过一个楚军手中木盾掷向军阵。同时示意龙且效仿,在二人巨力加持下的木盾,瞬间就击开一条豁口。

  “顶!”见阵如此蛮力被破开,秦军起了一阵骚动,但禾一声命令,将这骚动压了下去。后排的秦军亦上前重新竖起盾阵。

  “再来!”见秦阵复原,二人又故计重施。这一次,秦阵破开了四处。

  “两位兄弟好本事!”见秦阵多破开两处,项羽、龙且一眼就扫到了刚刚收起甩盾动作的樊哙、卢馆二人。原来二人见项籍二人的做法遂效仿其破阵。

  “还是二位将军给的启示!比不上二位将军神勇。”樊哙一边疾驰一边道。

  “哈哈……兄弟不必谦虚,现在这乌龟壳已开,来比比谁杀得多!”项籍大笑一声道。

  “将军有所请,故所愿尔!”樊哙二人对一眼,亦冲进秦阵,顿时掀起一阵血雨。

  “击鼓!围”禾见项籍等人冲进军阵,遂击响战鼓。命令秦军分割合围。

  “哈哈……果入张百主所料,这楚军果然埋伏在这里。”数里外缓缓合围的张羽、王赐见林中传出喊杀声,大笑道。

  “不对!快,命令全军加快合围!”张羽一听战鼓响起,顿感不对!急忙命令全军压上,完全顾不上合围。秦军在其命令下,亦催马狂奔。

  “怎么了?”王赐一边狂奔,一边还没反应过来。

  “如果只有项籍几人,是不需要战鼓发动攻击的。那三百步卒足以击溃甚至吃掉他们,现在禾响战鼓,说明情况有变!”张羽急道。

  “怎么样!你们这些小把戏在我大楚军威面前,不堪一击!”项籍戏谑的看着眼前的禾与其身后仅剩的数十人道。

  “一群丧家之犬,就算你们救到了又如何?还不是逃不脱我家百主的陷阱。”禾吐口唾沫道。

  “羽儿,速战速决!”项梁见项籍还在戏谑敌人,急忙道。

  “啊!”突然一声惨叫传来!项籍等人连忙转身,却见那些去释放囚车的楚人都以身死,心系家父的曹参也被囚车内的人划破胸膛,要不是其身手好,反应快,恐怕也是那些身死的楚军中的一员。在短短的一瞬间。楚军就倒下了数十人。

  “假的?”项籍见此,回头见满是嘲讽的禾怒道。

  “跟我家主人斗,你们还嫩了点。”禾道,感受到地面的震动,禾继续嘲讽道:“还是回家多喝点奶吧!哦!我忘了,你们项氏一族的亲系多数的伏诛了,你没母亲了吧!没娘的孩子真可怜!”禾退到数十人组成的最后阵中,继续嘲讽道。

  “我杀了你!”怒不可遏的项籍踢起一杆长矛,用尽力气掷向禾。长矛巨大的力量直接洞穿数人,洞穿之人钉在地上。

  “羽儿!快走!他只是在拖延时间!”项梁见此,一刀砍到一名从囚车出来的秦卒,一边道:“秦骑快到了,在不走就走不了了!”

  “少主!撤退吧!”龙且也焦急到。

  “走?还想走!今日你等插翅难逃!还是乖乖留下来,让本大爷送你们去见们的项大将军吧!哦!我家主人让我转告你,当年就是我家老主人带队击破楚军右翼,项燕的大好人头所得的赏金,我川蜀张氏拔得头筹呐!”禾见项籍等欲走,遂出言刺激项籍道。

  “你说什么?”项籍听言,杀意暴涨。

  “怎么没听清?那大爷再说一遍:当年……”

  “呀!”禾还准备说什么,项籍抄起配剑就掷向禾。

  “百主当心!”几名亲卫见此,纷纷以身挡剑。

  “走!”项梁见项籍欲上前,一把拉住他。

  “叔父,仇敌当前,当往何处?”项籍看着项梁怒道。

  “啪!”一声脆响,项梁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项籍道:“仇敌?他一个无名之徒,也配成我项氏仇敌?我等仇敌是哪个百主、是蒙氏、是赢氏一族、是秦皇政。”项梁怒道。

  “撤!”

  “撤退!”项籍见此,恨声道。

  “咳咳!项籍!汝大父之仇不报了?懦夫!胆小鬼!……咳咳”虽有数人抵挡,但禾还是被后继的力量击伤。但还是不依不饶道。

  “小人……”项籍嗔怒而道。

  “走,秦骑快到了!你想我等葬身于此吗?”项梁道。

  “留得青山在在,不怕没柴烧!少主先忍一时,事后再报今日之辱。”

  “就是,贤弟,大丈夫能屈能伸,不必争一时之气,若今日折在此,谁去杀了那个百主、蒙氏、秦始皇为你大父报仇?”刘季等人见此处没有自己家人,也生了退意,遂劝项籍道。

  “撤!”项籍紧握拳头,恨声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