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秦继业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态势

大秦继业者 云满天舒 2172 2019.05.28 23:40

  泗水亭南面,从下游靠岸的张羽率队从南面回到泗水亭外。

  “亭中可有异常?”张羽问前去侦查归来的斥候道。

  “禀将军,这些人果然有问题,亭卒一般此时都在巡视各乡。而这些人却集聚在一起,好像在等什么?”斥候道。

  “等?如果是等我等行踪,应该已知晓我等已直下会稽了,那他们在等什么?”张羽摸着下巴道。

  “继续监视,戈你派人前去联系季,让他加快速度,太阳落下前必须领军到泗水亭。”张羽想不通,便未深想,遂吩咐道。

  “诺!”戈应声道。

  “第一什,跟我来。”戈扬马一边,带着一什骑卒向沛县而去。

  “卢馆,你这是?”沛县城外,刚刚出城的卢馆碰上了前来接应的樊哙。樊哙见卢馆狼狈样,不由问道。

  “事情大了!先回泗水亭在说。”卢馆并未停下,而是直接策马向泗水亭奔去。

  “究竟发生何事?如此匆忙?”樊哙道。

  “难道真如项先生所言?”

  “就如项先生所言,现在沛县已经戒严,我等家属已被秦卒所绳,连沛县令、尉等非秦人都被监看起来了,现在城中主事人就是早上那个百主身边的二五主之一。其已尽封府库、粮仓。即将发兵泗水亭了!”卢馆头一边也不回的说到。一边快马加鞭向泗水亭赶。

  “吁!”突然,卢馆停了下来。

  “吁!吁!你怎么突然停下了?”樊哙没想到卢馆会停下,差点便一头撞上卢馆,遂不满道。

  “快,有秦卒,藏起来!”卢馆一边说,一边带着樊哙走马藏到路旁的树林中。

  “驾!驾!”二人刚藏好不久,一队骑卒就飞快从二人面前飞驰而过。

  “果然,是哪个百主手下,从泗水亭而来,看来他们已经回到泗水亭了,也许现在亭长他们都在其监视下!”卢馆看着戈道。

  “那现在我等怎么办?”樊哙道。

  “先绕道泗水亭西面,在回泗水亭。”卢馆想想到

  “泗水亭西面乃是泗水亭下辖小林村,我们从哪里回去,给在外面监视的秦卒造成我等是去巡视乡村的假象。”

  “可这样一来,我等要远绕起码一个时辰的路。这……”樊哙迟疑到。

  “多一个小时让敌人失去戒备之心,总好过我等这样回去,明着告诉那秦将我二人刚从沛县归来好!至少还可以为亭长他们争取一点时间。虽然不知道这些人何时进攻。但又点防备总比没有好。”卢馆道。

  “好,这次听你的,要是大难不死,我老樊请你吃最正宗的狗肉。”樊哙拍拍卢馆道。

  “好!我可记住了!走!”卢馆喝了一声,翻身上马,与樊哙向北而去,他们将向北,在转西,从西面小林村回到泗水亭。

  沛县,戈见到了已经将一干等控制,彻底掌控了沛县的防务的季。

  “百主有令,命尔等速速进军泗水亭!”见到季的戈,出示了张羽的百主令道。

  “遵命!”查验令牌无误,季遂带着数百县兵与戈出沛县向泗水亭而去。

  “将军!看!”泗水亭外的山岗上,禾指着泗水亭西面而来的卢馆、樊哙道。

  “西面?有人出去过吗?”张羽道。

  “不清楚!要不派个人去问问?”禾道。

  “派个机灵点的,就说是传达军务,说沛县令、尉勾结六国余孽,证据确凿,要亭长张贴告示,另外,准备盛放头颅之器,明日县令、尉之头将在泗水亭示众,亭长需得集聚各乡前来观看。”张羽想想到。

  “这可行吗?”禾道。

  “不可行,只是让他确认下项籍是否还在而已!去安排吧!”张羽道。

  “是!”

  与此同时,泗水亭中,众人听了卢馆的话,皆惊。

  “你是说沛县现在全在秦人掌控中?”项梁再次问到。

  “不错,而且刚刚回来路上,我等还碰见了现在应该下会稽的那个百主手下之一。他是从泗水亭方向向沛县而去的。”

  “也就是说,现在那个百主就这亭外看着我等了!”项梁道。

  “既然他找死,侄儿这就去撕了他!”项籍听到张羽可能在亭外,遂拍案而起道。

  “坐下,现在是斗勇之时吗?现在亭卒中有亲属于沛县者,皆被其所获。我等现在需要想办法营救他们,而不是于秦人死磕。就算你杀了这支秦军又怎么样?能挽回各位的亲属?”项梁大骂项籍道。

  “这……”项籍一时为之语塞。

  “泗水亭长何在?”就在此时,亭外传来一声喝声。

  “这时会是谁?”就刘季听事找自己的,遂嘀咕道。

  “叫进来一问不就知道了?”项籍道。

  “上吏不知有何吩咐?”看着对方的不更爵,刘季等人拜道。

  “传张百主令,沛县令、尉勾结六国余孽,为祸一方。,今日伏诛。着泗水亭亭长安示以告四乡,盛器以首示乡众。”骑卒环视一周,对刘季道。

  “下吏遵令!”刘季稽首道。

  “一切事物,明日午时之前需准备好!”骑卒叮嘱一声,遂离开泗水亭道。

  “这百主还真有意思!”项梁见骑卒走远,笑笑道。

  “若是没有卢馆出城来告知真实情况,恐怕樊哙从城外打听的只言片语恐怕会将吾等陷于险地。”s项籍道。

  “既然他在亭外看着这一切,那他派这小卒来何意?”刘季道。

  “当然是来看看我们这些叛贼还在不在了。”项梁笑笑道。

  “那如今我等该如何应对?我等家属大都在沛县!”曹参道。

  “不急,现在我等虽处于劣势,但也有优势。”项梁道。

  “叔父可是有办法?”项籍喜道。

  “我等如今家属为敌所擒,不知敌人兵力,何时发起攻击。但我等亦有几个优势,用好了,必然划险为夷。”

  “先生要如何做?只要能救出我等家属,我等万死不辞!”曹参、卢馆等人道

  “都干嘛?坐下,成何体统?”刘季见众人失态,遂喝道,作为老大,一声令下,众人皆不在做声。

  “好厉害的御下之术,羽儿能有其手段,就好了。”见刘季一声就喝主众人,项梁点头暗道。

  “先生,你尽管吩咐!我等必奉命而行。”见众人安静下来,刘季遂郑重对项梁道。

  “此事因我叔侄二人而起,梁使尽毕生所学,亦要保众位家人无恙。”项梁见刘季如此配合,遂先揽责任,在给出承诺。

  “如此!多谢先生!”刘季拜道。

  “多谢先生!”众人亦拜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