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秦继业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百密一疏

大秦继业者 云满天舒 1865 2019.05.27 23:30

  “将军,那工布可是你演武第一,陛下亲赐的,若是知道你将此剑赠送给别人,那可是大罪!”亲卫季担忧道。

  “赠送?不过是试探罢了!”张羽看看季,笑道。

  “试探?将军为何这样做?”季不由道。

  “一个小小的亭舍中,允文允武者六七人,能力敌我者不下三人。你认为这是正常的亭舍?从那个羽一拳打裂舍墙时,我就知道这个人不简单,所以才出手一试,不出我所料,他们果然有问题。”张羽道,虽然自己知道对方身份但该掩饰的还是要掩饰。不然被别人弄个未卜先知,在秦皇越来越追求长生的时代,可不是好事。

  “那将军看出什么了?”季不由道。

  “江东这一片,能敌我者,敢冒大不韦接下旧国军权象征的物品,你说还有谁?”张羽反问道。

  “项氏余孽!他们是项氏余孽!”季惊道。

  “吁!”

  “你等慌什么?”就在季说出项籍等人身份时,后面的人发生了骚乱。

  “将军,我等只是不敢相信而已,这项氏不是说逃往会稽了吗?”二五主禾道。

  “最危险的地方,往往也是最安全的地方,这泗水亭属沛县管辖,谁能想道这些逆贼竟敢藏匿于数万大军汇军之地?这就是我常对你们说得:灯下黑。可惜!他们遇见了我这个最喜欢玩灯下黑的了!”张羽笑道。

  “哈哈……这可是大功啊!将军说吧!怎么打?”另一个二五主戈道。

  “老规矩,凌晨突袭!”张羽道。

  “在我等需要向会继续行军,这些人既然敢藏匿于此,必然小心翼翼,我等身后必然有尾巴,而这尾巴,就是我等的传令兵。看见前面的树林了吗?等下季你持我军令,从此林绕回沛县,让控制县尉、令,封闭府库、粮仓。发县兵捉拿与泗水亭长刘季有关及所有亭卒家属。命第六什接管沛县军队,于今晚丑时到泗水亭北面等候。等我等回来后,于卯时发动攻击,准备一击而下。”

  “将军,万一他们不是项氏余孽……”季还是担忧道。

  “项籍者,年少有力,能能杠鼎,目生重瞳,从一进亭舍我就知道他身份了,只是一时手痒,才没当场发难,而且,你们这几十人也拿他们没办法。所以才演这一出。”张羽缓缓道。

  “还是将观察细微!”季道。

  “准备好!要进林了!”

  泗水亭。刘、项分坐于亭场上,项梁坐于中,一幅中军将校坐法,等着前去打听消息的曹参回来。

  “亭长,是曹参。”泗水亭中,樊哙未去买狗肉,而是在此于刘季等候情况发展。

  “亭长、二位项将军……”曹参翻身下马,急忙来到亭场中,对三人说到。

  “不急,慢慢说!”项梁见曹参虽急迫,但并未失方寸,一颗心稍有放下,慢慢说到。

  “对!兄弟先喝杯水,在慢慢道来!”虽然项籍是个急脾气,但跟军事扯上关系,却常能镇定下来。找到解决方法。

  “那伙人以乘船向会稽而去,并未向江陵。”曹参道。

  “而且他们走的很急,好想在赶时间,在上船时都未下马,直接骑马上的船,在码头停留不足小半刻,便发船往会稽。我所见大概就是这样!”曹参说完,就退到刘季身后。接下来就不是他的事了。

  “看来是发生了什么,让他们连预定好的作战计划都变了?”项籍疑惑道。

  “变了?人家是根本不信我等,行军路线,计划会真实告知我等?”项梁笑笑道。

  “这到也是!看来,这个百主却是只是路过,见猎心喜而已……”项籍道。

  “也许吧!不过我总觉的那你不对!”项梁道。

  “叔父就是太小心了,也许只是别人一片心意。”项籍摸着工布道。

  “不过,他家父的仇,还是得还。”

  “还是不妥,对了,去沛县的是何人?为何还未归来?”项梁想到什么,突然到。

  “是卢馆,话说这沛县距此就数十里,骑马应该也回来了!”刘季道。

  “也许路上耽搁了。”项籍道

  “不行,我也有点不安,樊哙,你亲自去看看!”刘季对身后的樊哙道。

  “好!”樊哙看看众人,转身离去。

  “一切小心!”刘季对着道路。

  沛县,半个时辰前。

  “真如项将军所言,那秦将果真已知其身份。”卢馆在酒楼,看着楼下县兵在几个北地秦吏的指挥下,将泗水亭中众人家属抓捕起来。连县令、尉都被控制了。城门四闭,不能将消息传传递出去的卢馆不由心急万分。

  “你们究竟做了什么?官府突然就抓了你们亲属?”酒楼老板来到卢馆房间,问道卢馆。

  “这……”

  “怎么?不能说?呐!告示都出来了!通缉令也出了!”女子不屑道。

  “嫂子说得哪里话,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刘大哥前不久救了项氏一族后裔,现在事发了!”卢馆不好意思道。

  “这还不是大事?”女子怒笑道。

  “他刘季行啊!诛九族的事都做得出来,还不是大事?”

  “嫂子!现在要紧的是将此事告诉亭长,让亭长拿个主意,晚了就来不及了!”卢馆着急道。

  “哎!你跟我来!”女子见卢馆着急,也拿刘季没办法。只好送卢馆出城去报信。

  “这里的城守是我外甥,他会放你出去,告诉刘季,活着来见老娘。”女子将卢馆带到城墙处,对卢馆叮嘱到。

  “嫂子放心,话我一定带到。”卢馆见时间不多,遂应一声,打马快速出了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