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清宫之储君历练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5章 访友

清宫之储君历练记 幕云歌 2224 2018.01.13 10:00

  前行的脚步越来越慢,风雪越来越大,天色越来越晚,这会儿也感觉肚子越来越饿...

  但是王允望始终没有敢停下来,即使还看不到希望,也只能用仅有的毅力支撑着他继续慢慢朝前行走。因为他知道,若是到了傍晚自己还没有找到自己想要到达的地方,恐怕自己真的就要被冻死在这荒郊野外了。

  水壶里已经没有水了,王允望渴的时候就用手抓一把雪填在嘴里解渴。实在没有力气了,他就坐在路边的雪地上休息,微闭着双眼,他似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慢,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吗?

  不知是自己的一种幻觉,还是真的听到了一些动静,王允望猛的起身,让自己安静下来,仔细听远处的动静。

  “旺旺...旺...”没错,是狗的叫声,他真的听到了狗的叫声。

  心中一急,加快几步朝狗叫的方向奔去。

  那狗叫声越来越清晰了,基本可以确定方位了,再加快几步,来到一个路口,风雪中,王允望隐隐约约看到了一座木屋和一个偌大的院子,那狗叫声就是从那个院子里传来的。

  那木屋就是自己的目标,哪怕只有一点点力气,王允望都不肯松懈下来,他几乎可以看到那间木屋的房门了。

  越走越近,就在他感觉自己快支持不住的那一刻,他的手终于摸到了院子外围的木桩,再一看,这两根木桩原来是院门的门框,周围一圈都是用木棍围成的院墙。

  那条黑色的狼狗见有陌生人接近,叫的更厉害了。

  这时从木屋里出来了一个人,那人约莫五十来岁,但行走起来像是六十多岁的样子,天色太暗了,王允望看不清来人的模样,等他走的离自己再近一些,王允望睁大了双眼,嘴里想大声喊出来,可怎么都喊不出来。想哭出来,却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刘大人...”王允望使劲从嘴里挤出三个字,眼角挂满了泪珠。

  来人走的更近一些,突然站住了脚步,脸部表情僵硬,像是被这风雪冻僵了一般,双手颤抖,半张着嘴,好不容易说出一句话来:“王允望...特使大人?你...你...”

  王允望确定自己此刻见到的人就是刘鹤,就是自己最近一直在寻找下落的刘鹤,顿时放声痛哭:“刘大人啊...王某,王某终于找到你了!”

  这时的王允望是何等激动,上前战战兢兢的扶住王允望哭喊道:“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王允望摇了摇头说:“刘大人呐,你这不是在做梦,是我,是我王允望来看你了。”

  刘鹤确定是王允望前来,看着他风尘仆仆的样子,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被风雪淋了一天整个人几乎已经崩溃的情形,赶紧扶着他朝屋内走去。

  刚一进屋,刘鹤就将王允望搀扶着坐在火盆旁边,为他解了身上重重的行囊,让他稍稍休息了一会儿,就让身边的女儿翠儿去给王允望端来一碗热腾腾的鲜羊奶。

  刘鹤亲自伺候着慢慢给王允望喝下那一碗鲜羊奶,不一会儿,王允望才渐渐缓了过来。

  缓过神来再看看眼前这位巡抚大人,如今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神采奕奕的抚台大人了,更像是一个沧桑的老者,头发白了,胡子也白了,脸上的皱纹也深了,似乎背也驼了。

  这个人还是自己要找的刘鹤吗?王允望心中一阵酸楚。

  使劲让自己坐起来,拉住刘鹤的双手哭道:“刘大人,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让你来到这个地方受苦了。”

  刘鹤用手抹一把眼泪低沉着声说:“大难不死就已经是老天爷看得起我了。没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你没有错,我刘某一生为官,到头来走到今天这一步,是我自作孽不可活,怪不得别人。”

  王允望终于明白了,今日的刘鹤已经不是昔日的刘鹤了,如今的他已经与世无争了,能安安稳稳的待在这个地方,想必他也已经知足了。只是整个人却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这是王允望没有想到的。

  王允望慢慢起身,这才看清楚,这是用木头一根挨着一根打桩建造的一座四五间大的屋子,屋内已经用捆绑整齐的稻草顺着木墙围了一遍,屋顶也做了防水处理,所以整个屋子里感觉很暖和,也不跑风。让人一进到屋子里就觉得暖暖的。

  每一间却都用木板隔开,隔成四间单独的屋子,每一间之间却都有一个小木门相接,看起来似乎很安逸。

  在屋内看了一遍,王允望又一次坐在刘鹤身边问他:“刘大人,近来身体可还好?”

  刘鹤笑了笑说:“老了,身子骨不行了。不过还能动,也能做一些轻活。云州府衙把我放在这里让我自生自灭,我一家老小五口人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快一年了,也习惯了。”

  王允望自叹一声道:“让刘大人受苦了。”

  这个时候刘鹤才突然想起来,便问王允望:“不过王大人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

  王允望并不想隐瞒刘鹤,将所有的事原原本本给刘鹤说了一遍。

  听了之后,刘鹤冷笑一声说:“当日你在京城门口给我送行,那时我就已经猜到,你我二人都是那些阿哥们的棋子罢了,他们牺牲了你和我,成就了他们的现在。只是老夫没有想到四阿哥竟然会继承皇位。依王大人所说来看,隆科多起了关键性的作用。”

  王允望一时不明白刘鹤的意思,便问他:“刘大人此话怎讲?”

  刘鹤淡淡说道:“你可知隆科多是四阿哥,也就是当今皇上的舅舅,想必王大人还不太清楚,皇上的母亲,也就是当今的皇太后正是隆科多的亲姐姐。”

  王允望听刘鹤说到这一层他突然就明白了,这里面不仅仅是亲属关系这么简单了,因为王允望深知有些事如今还没有发生,所以他不能在刘鹤面前说起。现在他只是顺着刘鹤的意思分析道:“王某明白了,紫禁城中并非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啊!”

  听了王允望这句话,刘鹤笑道:“大人这句话说的甚好,不过这与老夫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似乎与大人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王允望冷笑一声道:“大人说得对,你我二人如今皆为阶下囚,紫禁城里的事与我们十万八千里,何苦自寻烦恼!”

  虽然王允望嘴上这样说,但他心中却不是这样想,此刻他想起周成义给自己说过的那句话,让自己好好活下去的那个人,迟早会露面的,以后会发生什么,王允望自己如今也不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