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比比东腹中签到,出世即封号斗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烈火铃兰香!

  随着毒性的发作,一阵阵的躁热从千仞雪小腹向上传,仿佛要将她的身子灼烧一般。

  “啊吖——”

  而她的头也撕裂般的疼痛起来,发出一阵阵沙嘶声音,如果不是千聚雷在身边根本没人知道她此时有多难受。

  “放心,哥不会让你有事的!”

  这刻,千聚雷眼中闪过一丝决绝。

  为了让千仞雪尽快从剧毒中解脱出来,他打算用自己身体吸收这毒素。

  他对自己这办法,其实并无把握。

  他不知道这毒素对他自身会有什么影响,但他知道若是千仞雪出事,他肯定遗憾一生!

  要是连自己这个亲妹妹都拯救不了,他还如何修炼成神?

  这刻,他不再犹豫的,抓住千仞雪的手腕,以自身魂力为媒引,疯狂的吸收起那股毒素来。

  作为封号斗罗的他,本身吸收自然之力就是极强,这时候,毒素便如万千溪流汇入江河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千聚雷只觉得眼前有些发黑,自己生出了一丝倦意。

  “差不多都吸过来了,这毒还真有劲啊!”

  看着小千仞雪已经熟睡下去,精神明显好转了些,千聚雷身上却是青光涌现,如何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仿佛是那毒性与自身魂力在进行对抗之类的,总之他感觉口干舌燥,至于炙热,基本已经感觉不到了。

  当下他深呼了口气,不管怎样,这次的风波,总算是揭过了。

  果然!

  一个多小时过去后,那毒素对千聚雷自身的魂力并不是没有影响,就连那股青色毒气旋也渐渐弱了下来。

  那股毒力没有在体内作乱,千聚雷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当然最重要的是千仞雪,直到这妮子已经开始打起呼声了,他这才意识危险已经解除了。

  刚才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千聚雷苦笑。

  不过随即,他的眼神变得阴冷无比!

  竟然有人敢对他妹妹下手,简直找死!

  下一秒,不论敌人是否在这房间之内,他都直接展开魂力进行搜寻了一遍。

  深夜里,哪怕是守护在此地的魂师也有打盹的时候,完全没有察觉到他的魂力探索。

  “下了毒就躲起来了吗?”

  自然是搜寻无果,许是对方碍于他俩身边众多高手的缘故,不在方圆之内。

  “既然给我玩躲猫猫,那你最好不要让我给抓到!”

  千聚雷暗暗咬牙,眸底折射出一丝无比认真的杀气!

  他从未有过如此想要杀了一个人的冲动!

  经过多方排查之后,千聚雷最终将目光锁定到了一旁餐桌上。

  能够让千仞雪直接口服的,便是那杯昨晚存放的母乳。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那里面放了东西。

  随着千聚雷的试尝过后,果然其中的药力发作了!

  就是此物!

  “难道是比比东吗?因为白天的事,直接派人对小雪下杀手?”千聚雷心头有了一丝疑惑。

  他自然不会傻到认为是那几个女仆下毒,毕竟,她们的家人可是在教皇手里,除非想全家在地府团聚才敢害他们!

  而且,凭刚刚那种突如其来的毒药功效看,也并不普通!

  普通人怎么可能用得了!

  怀着这样的疑问,第二天到来。

  一切如常。

  仿佛下毒之人没有刻意显露出来,也没有因为没有得逞而生气。

  此人真是沉得住气啊!

  但千聚雷心有不甘!

  他无论如何,都要找到此人,并让他千倍感受妹妹所承受的那种痛苦!

  第三天!

  此人依旧没有现身,也没有第二次行动!

  千聚雷始终是在等待,但他的耐心可没那么好!

  终于,在这天晚上,他打算亲自去找那个人!

  夜深人静。

  菊案阁。

  哪怕是在春季,这里却盛放着葱郁的菊花,让人置身其中,有种季节颠倒的错觉。

  但如果仔细看,这里的菊花却是按照一定的规律摆放的,仿佛可以汲取天地灵气。

  这里,正是武魂殿长老,月关的住所。

  寻常时候可看不到他的人,只有夜晚,这个武魂殿的活跃长老才会忙碌归来。

  沐浴花丛之间盘坐修炼,一朵硕大的奇茸通天菊,直接绽放在他的头顶,月色朦胧,看起来尤为灿烂。

  “月关!”

  一道凄冷苍老的声音陡然响起。

  “谁!”

  这略显熟悉的声音响起,月关脸色骤然一变,施加在菊花台中魂力都加重了几分。

  几乎裹成木乃伊般的千聚雷悄然出现了。

  他凌空踏步而来,因为本身魂力趋势可以飞行,一步步靠近而来。

  看到此人,月关脸色都开始发青了,一点也不敢轻举妄动,“金老,您怎么?”

  “老夫受人之托,要查一件要事,打算先从你查起。”千聚雷开口,同时,强横的气息弥漫于空中。

  “金老,我非常乐意您能来坐坐,但是你说要查晚辈,那实在是……”月关心头自然有些发怵,阴柔的声音中,有些许不自在。

  千聚雷却是目光凝视在对方身上,“月关,你要想清楚了。借教后之手,和教皇作对,会是怎样的下场。”

  千聚雷很自然的已经将那下毒之人牵扯到了比比东身上,毕竟对于毒杀她认为是耻辱的后代,她嫌疑最大。

  一个女人,疯起来还有什么做不出来?尤其在她腹中签到的那四年,他可是整宿整宿的听到她在磨刀……

  “什么?金老您可要明察啊,我对教皇冕上可是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啊!”月关吓得脸色铁青。

  “没有,那你看看这个!”

  千聚雷旋即将一个小绿瓶丢了出去。

  “这是……什么?”

  月关声音都变得低了一些,连忙用魂力接了过来,打开一看,一股馊奶味便冲了出来,让他这么一个有洁癖的人都忍不住一呕。

  “这里面的毒,你认识吧?”

  千聚雷直接质问道。

  在他这种强者威压下,根本不需要拐弯抹角,直接审问即可,其答案自然呼之欲出!

  “这……有毒?”

  月关忍住心头的隔应,再一次凑上去闻了起来,不过这一次在瓶口停留的时间要久一些。

  突然,他眉头一皱,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小绿瓶,惊呼一声:“烈火铃兰香!”

  “那是什么?”千聚雷冷静问道。

  “金老,晚辈在植类当面有个朋友,他擅长制毒,这种毒香,我在他家有过接触,其威力仅次于仙品毒草烈火杏娇蔬,应该不常见才对……”月关也是很认真的回答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