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我的一位警察朋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维科大后记(下)

我的一位警察朋友 掺水的土 1 23 21532021.05.17 18:28

  “她要来了。”

  高文秋和杜雅丽蹲在体育场的一个角落后面,叶雨斐这个人晚上有夜跑的习惯,

  而且每次她都会等其他学生走的差不多了之后,才慢慢活动着身体离开操场。

  维科大的操场内没有灯光,这让今晚的计划能够实施的更加顺利。

  “文秋,你害怕吗?”

  杜雅丽攥紧着手,这是她第一次杀人,

  一个月前的夜晚,高文秋曾经因为害怕离开了那间出租屋,杜雅丽本来以为自己的爱情就这么结束了。

  可是在凌晨,他却又跑回来,并且告诉自己,他想好了,要跟自己一起。

  杜雅丽说不清那是种什么感觉,她的确是恨江磐,恨叶雨斐,恨他们间接性的造成了自己弟弟的死。

  如果自己能够给弟弟报仇,即使是杀人,她也是不怕的,可是现在不一样,自己亲手拉上自己心爱的男人垫背。

  自己要亲手毁掉他的一生,这让杜雅丽有些犹豫。

  “害怕也没用,既然有些事情已经开了头,就没法不能再回头了。”

  杜雅丽盯着操场上那个纤细的身影,高文秋手里拿着一根从学校外买的木棍。

  她能看到出高文秋心中的恐惧,但他的某种坚决似乎压制住了这种本能。

  杜雅丽从地上捡起了小半块砖头,高文秋并没有发现。

  宿舍的夜禁时间到了,每次宿舍楼关门会在五分钟前提前响一次铃。

  叶雨斐平时就会这时候开始收拾着东西回去。

  一分钟后,操场上的人已经离开的七七八八,在高文秋两人藏着的这个角落甚至已经看不到一个人影,

  只有叶雨斐在夜禁之后又跑了大半圈,然后从包里拿了一瓶水,咕噜噜的喝了起来。

  现在正是时机,高文秋死死握着木棍,手心里已经有了汗水。

  他悄悄的从角落里走出来,然后正当他要一棍子敲晕这个女人的时候。

  杜雅丽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提前了自己一步,用一块转头狠狠的砸在了叶雨斐的后脑。

  随着一声闷哼,叶雨斐重重的倒在地上,高文秋疑惑的看着她。

  杜雅丽喘着大气,拿着砖头的那个手还在瑟瑟发抖。

  远处忽然有个人慢慢走了过来,高文秋心脏就像是停了一下似的,

  他赶紧将地上已经昏迷的叶雨斐拖进了旁边的草丛。

  地面上还没有流下血迹。

  杜雅丽和他一起躲了起来,看着那个学生慢慢从他们身边走过去。

  等那个人离得远了,高文秋才问她:

  “我不是让你躲在这里吗?你怎么出去了?”

  “我是看你有些害怕,害怕你被她发现..”

  高文秋脸色苍白,身旁那个后脑上仍有血迹的女人身子还在轻微的痉挛着。

  夜深之后,高文秋掐着时间,他知道宿管陈老魔那家伙每天晚上都要跟自己妻管严的媳妇打半个多小时的电话,

  他平时有这个习惯,

  于是高文秋就等着这个时间,从怀里把宿舍备用的药匙拿了出来,

  这是前几天他偷偷从陈老魔的值班室里偷出来的。

  一切都是为了今晚。

  于是高文秋背着昏迷的叶雨斐,杜雅丽给他当着眼线,

  两人趁着陈老魔去厕所打电话的功夫,迅速打开大门,锁上,

  一气呵成,走上楼梯。

  过程意外的顺利,现在时间已经很晚,几乎没有人会放弃温暖的被窝,在走廊里闲逛。

  叶雨斐的身体并不算重,但是因为心虚,所以高文秋感觉自己的脚步分外沉重,

  他控制着自己的呼吸,两人将叶雨斐搬运到五楼的厕所里,然后按照原本的计划,

  杀死叶雨斐,江磐和她的死,就是为了击溃林瑶那个家伙的内心,让他整日活在恐惧中,

  用杜雅丽的话说,简单的杀死她实在太便宜她了。

  高文秋从口袋里掏出匕首,可是好一会也没有鼓起勇气在叶雨斐的手腕上划上一刀。

  “要不我来吧。”

  高文秋却猛地朝着杜雅丽瞪了瞪眼:

  “不用!”

  女人被高文秋的样子弄得有些害怕,这是他们认识后他第一次对着自己摆出这种表情。

  高文秋蹲下身子,每次楼道里有些轻微的异响,都有种想让他赶紧逃离的冲动。

  但他不能退后,他用匕首慢慢划开叶雨斐的手腕。

  那跟用刀子切猪肉的感觉很不一样,人的皮肤更滑,让人手上的力气用的困难且无力。

  叶雨斐的手腕很快浮现出一抹鲜红,但是却没有两人一开始想象中有那么多血流出来。

  杜雅丽提醒道:“你割的太浅了,我来吧。”

  或许是已经没有了多余的力气,纵使高文秋很想向自己心爱的女人证明,

  它可以帮助她完成心愿,可是时间不允许他再这么耗下去。

  杜雅丽见他不松手,就主动抢过他手里的匕首,然后狠狠的对着叶雨斐的手腕划下一刀。

  这一次,鲜血流出的速度明显不一样,大量的血液像一道道细流慢慢进入厕所的蹲坑中。

  两人大致打扫了一下现场的指纹。

  然后按照计划,把杜雅丽快速的从二楼的那个破旧窗户送走。

  高文秋则是回到寝室,继续装作睡觉。

  今天他提前跟肖鹏和刘鑫打好了招呼,说是要去隔壁班的宿舍里打牌,所以没人会怀疑。

  只是在黑暗的月色中,一个男人一直躲在某种,戏剧性的看着两人从始至终的所有动作,

  他不紧不慢的给自己带着一副白手套,一直等到两人简单的杀人计划结束后,才一步步走上五楼,

  从容不迫的来到刚刚高文秋他们去到的厕所里,

  男人看着已平躺的姿势倒在厕所地上的叶雨斐,她手腕的鲜血已经从蹲坑中流了出来,

  刺鼻的血腥味胡乱的飘到厕所的各处,男人摆出难看的脸色。

  他无奈的按下蹲坑的冲水键,然后用旁边的水管把地上的血迹都冲洗了一下,

  随后在高文秋他们没有注意到的地方,指纹,脚印细心的清理了一遍,

  之后才拖着叶雨斐的身体,把她从躺转变成依靠在墙上的姿势,

  这样女人看起来就像是坐在厕所里,更有惊悚的味道。

  做完这一切,男人心满意足的笑笑,来到一楼,细心的把宿舍大门锁上的手印也擦拭了一遍,

  又重新检测了一下坏掉的摄像头,确保没有什么问题,就给一个人打了电话。

  “都弄好了。”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

  男人点着头。

  “知道,那我看看明天他来不来,嗯,好,再联系。”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