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藏不住的喜欢写进书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话 曲姝寒

  贺楚扬一身黑衣,没有过多图案修饰的黑色宽松衬衫搭配黑色束脚工装裤。

  身上的配饰于走廊灯光的照射下散发出耀眼的光,让这一席黑衣显得并不呆板。

  脚上的Air Jordan反转黑更是给他增添了一丝运动的帅气。

  此刻贺楚扬正懒散的倚靠在那里目光灼灼。

  “你也有节目?”

  宋伊然疑惑的挑眉,之前的彩排并没有看见贺楚扬的存在。

  “有啊,我班街舞我站中心位。”

  “可之前彩排没看见你啊?”

  “那天逃课了没赶上……你找我来着?”

  话锋一转,贺楚扬从墙边挺起走至两人面前,勾唇坏笑道。

  宋伊然无语,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瞥了他一眼没有搭话。

  贺楚扬也毫不在乎的耸了耸肩,三人慢悠悠走向后台。

  “……让我们掌声欢迎!”

  刚刚站定,观众席就传来一阵掌声,不知道又是哪个校领导在讲话。

  与此同时,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留着利落短发的消瘦女生穿着校服缓步走上演讲台,扶了扶麦克支架轻启薄唇,清冷的声音立刻充盈了整个礼堂。

  “大家好,我是曲姝寒。”

  “这回不是校领导,是个小姑娘,学生代表吗?怎么没见过。”

  随着林果儿的疑问,本在整理裙摆的宋伊然抬起头看向台上那个女生。

  曲姝寒的皮肤很白皙,在强光的投射下闪着若有似无的微光,两只浅色的眼眸很是吸引人,单薄的身子遮不住周身散发的强大气场。

  像是察觉到了宋伊然的视线,她转过头,目光直射侧边幕布后的宋伊然,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番,眼底闪过一丝不明意味的笑意,便收回了视线,继续演讲。

  这样的打量,让宋伊然有些不舒服。

  “这个曲姝寒是新校董的女儿,听说图书馆就是她家捐建的,比较有来头。”

  贺楚扬饶有兴趣的注视着台上刚转回视线的女生,抱起手臂低声跟两人诉说着。

  “校董的女儿?怪不得直接被迎着上台演讲。”

  “看见她穿着校服了吗,听说她这次也是准备转学到咱们学校,只不过还没透露会转到哪班。”

  “转校?咱们学校出了名的不好进,感情是用捐建图书馆砸进来的啊,简直壕无人性。”

  林果儿睁大了眼睛,一脸的惊诧,当时宋伊然能转校过来,是因为和宋伊然一起调过来的档案显示,她的学习成绩极其优异。

  再加上林果儿的爸爸和校长是老朋友,交情很深,转学这边基本上没费什么力气。

  可如果是学习一般的普通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能砸进来也算是她的本事。”

  贺楚扬不以为意的勾了勾唇。

  演讲部分结束,宋伊然几人退出了幕布后面,回到后台落座背词,期间上了几个歌舞节目,没什么新意。

  观众席的同学们显然心不在焉,席间暗部总是会出现星星点点的荧光,那是无聊的同学拿出了手机排解寂寞。

  后台休息室的前门探出一个同学的身子,“高二六班话剧准备。”

  气氛开始紧张了起来,林果儿慌忙的整理着佩剑,叽叽喳喳一直不停的说话。

  “姐,我有点紧张,但又好兴奋,这次演好了,说不定我们班就在年级组里一举成名了……”

  “啊啊啊,我穿这身好看吗?是不是有点不可爱了,早知道应该租一件流苏长一点的礼服,女性化一点,不知道白泽会不会注意到王子是我扮演的……”

  “姐,你稿子背熟了吗,上场千万不要紧张,你就美美的坐在秋千上讲故事就好……”

  宋伊然听了半晌终于忍不住开口打断了林果儿。

  “得,果儿你都说了一路了,一会儿上台忘词了,怎么办?”

  “你可是主角呀,王子说话不能结巴,至于服装,你选的王子礼服很好看呀,英气十足,我不是白泽都觉得很不错,不要太在意啦。”

  “好啦好啦快温习一下你的台词吧,乖。”

  林果儿鼓了鼓嘴,表示会去背词,被宋伊然笑着摸了摸头。

  一曲终了,主持人已经开始报幕了,宋伊然深呼吸了几次,检查了同学们的道具,确认无误,大家相互加油打气,便站上了帷幕之后的舞台。

  帷幕缓缓地拉开,黑暗中一束光打在舞台左侧放置的秋千上,一个宛若天使的白裙少女赤足走向秋千,坐了下来。

  宋伊然一袭素雅的白色长裙,平时总是高高束起的长发,此刻柔顺的伏在肩头缱绻的卷曲着。

  头上戴一个零星点缀着叶子的花环,素净的小脸上未施粉黛,却也足够牵动在场每一个人的神经,仙气十足。

  宋伊然双腿悬空,轻轻地摆动着。脚踝处系着一条点缀着几颗玉石的银色脚链,银白色的链子映衬着红豆般的玉石,增添了几分灵气,称的少女肤若凝脂,煞是好看。

  她缓缓摊开了手中的古书,抬眼,眸中尽是温润的笑意,启唇,声音温柔沉静,如同溪水般缓缓流淌入听者的心田。

  “很久很久以前……”灯光随着她的念白,在她和舞台中央交替着。

  舞台上站着一些侍女和卫兵,中央站着服饰华丽的国王和王后,对着怀中的婴儿低语着。

  灯光转换着,女婴的庆生会上,闯入一个不速之客,尖尖的女巫帽下是一张愤怒的脸,诅咒着公主十六岁那年会因触碰纺锤而死。

  众人悲叹,剩下的最后一个魔女缓解了咒语,改为沉睡百年,直至等来王子的亲吻,方可苏醒。

  灯光再次投向宋伊然。

  她在秋千上轻轻地荡着,青葱般的手指卷绕着发梢,悠闲地讲着接下来的故事。

  与此同时,舞台灯光轻启,公主已经长大了,在几个侍女的环绕下,周天上场了。

  周天高高大大的身材,让公主裙紧紧地锢在身上,显得裙子又小又短,露出周天的一节小腿,配上那一头茜茜的金色卷发,令人啼笑皆非,周天神色不自然地往下揪扯着紧身的公主裙。

  观众席静默了一瞬,随即一阵爆笑,就连因为七班的合唱睡着了的些许同学也清醒了,乐不可支的盯着舞台看。

  观众席的第一排是校领导,后面几排则是六班的同学,沈郁看着秋千上的宋伊然若有所思的微阖双眼,嘴角勾出一个连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弧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