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藏不住的喜欢写进书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话 值日(二)

  “够不到怎么不叫我啊。”

  正当林果儿颤颤巍巍的站上椅子时,白泽走了过来,站在她身后抓过了她手里的抹布。

  林果儿闻言扶着门框缓缓转过头。

  不得不说,一米五二的林果儿平时看起来娇小可爱,实际站在凳子上才将将和一米八八的白泽平视。

  白泽站在她身后,一只手举着刚从林果儿手里拿过来的抹布,和门玻璃形成了闭合,像是把林果儿圈在了怀里。

  一张俊脸在林果儿眼前放大了数倍,两人间连呼吸的吞吐都清晰可闻,她瞬间红了脸。

  “……”

  虽然林果儿私下里天天嚷嚷着要把白泽收入囊中,但其实她自己心里明白,只是口嗨而已,实际上怂的一批,压根不敢做什么过分的事。

  眼下这个距离,好像有点太近了,林果儿压根没有应对措施。

  于是林果儿下意识的做了一个让她后悔的举动。

  她迅速转了过身去,由于用力过大,额头‘砰’的一下撞在了玻璃上。

  “嘶”

  头部突然的撞击,让林果儿忍不住抽了一口气,双手捂着额头,生理性的溢出一丝泪水在眼眶里没有掉落。

  “哈哈哈哈你在干嘛啊。”

  目睹了林果儿一系列操作的白泽开始是一愣,后面笑的直打颤。

  眼前的小姑娘露出泛着粉红色的修长的后颈,看上去像只含羞的天鹅。

  白泽扶着她的肩膀一把转了过来,面对着林果儿,移开她捂着额头的手,憋着笑意说道。

  “你是不是傻啊,破了吗,给我看看。”

  小姑娘额头微微泛红,好看的眉头拧在了一起,眼睛里酝酿着水汽,咬着下唇一副委屈极了的样子,让白泽忍俊不禁,笑着屈起食指轻轻的敲了敲林果儿的额头。

  其实,林果儿已经一点都不疼了。现在这幅表情,完全是因为实在太丢脸了,居然在男神面前犯蠢,一点面子都没有。

  以前不是没幻想过这种面对面的场景,想象中的自己是十分镇定且优雅的,就像偶像剧里那样,柔情蜜意的等待白泽的亲吻。

  就算不是白泽主动,换自己主动也行啊,至少也要得到一个吻才不负这种场景吧,也不负她这么多年来看小说积累的‘经验’。

  谁知道……唉,实在太丢脸了。

  白泽看着面前表情丰富的林果儿,心里指不定在演什么大电影呢,白泽突然玩心大起,打算逗一逗她。

  “想什么呢,小傻子。”

  他用手扶着林果儿的脸,轻轻向前送了送,两个人的面孔离得要比刚才还要近,几乎鼻尖对上了鼻尖。

  白泽坏笑着,目睹了林果儿逐渐呆滞的眼神,和越来越红的脸颊,是他想要的效果,白泽得到了撩拨纯情小丫头的乐趣。

  本来想吓一吓她,就放手了的。

  却没想到还没来得及收手,眼前的小姑娘突然闭了闭眼,像是做了什么至关重要的决定一样,猛然附了上来。

  随之而来的是唇上微凉的软软的触感,白泽愣住了,这什么情况?

  撩人不成反被撩?

  这青涩的吻只维持了两秒,还没给白泽做反应的时间,只是轻轻的触碰,就让他紧了紧喉头。

  林果儿脸上爆红,随即转身跳下了凳子,向走廊奔跑而去,留白泽一个人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天呐天呐天呐!

  林果儿躲进楼梯转角处,不可置信的抚着自己的嘴唇,她真的做到了,不顾后果的去做了,心脏砰砰的在跳。

  这是她的初吻。

  太仓促了,除了悸动,林果儿内心还有一点慌乱,她亲完就跑,也不知道白泽会有什么反应,他会不会讨厌自己,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

  唉,好像有点鲁莽了,怎么办,白泽会不会觉得她是个女流氓。

  林果儿慢慢平静了下来,陷入自我否定阶段,如果白泽讨厌她了的话,她就真的没脸再出现在白泽面前了。

  林果儿看着楼梯口窗外的远处天空发呆。

  “怎么在这?果儿。”

  “哟,逃值日呢?小组长。”

  两道声音同时从楼下传来,是宋伊然和卓一航,他们从水房回来了。

  林果儿连忙收回脸上怅然的表情,整理好思路,问道。

  “拖你的地去吧,臭卓一航,姐,你们怎么从楼下上来?”

  宋伊然晃了晃手里的拖把,耸着肩表示。

  “今天供水出问题了,所有楼层的水房都不能用,大家都在一楼排队洗拖把,我们等了好一会呢。”

  “屋里其他都收拾好了吗,是不是只差拖地了?回班级吧,我们尽量快一点,然后去看沈郁。”

  林果儿不自然的点了点头,虽然有点抗拒回班见白泽,但是她知道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该来的总会来的,先装镇定看看情况。

  林果儿这样想着。

  宋伊然一行人回到教室,发现白泽正倚靠在黑板前面的讲台,无所事事的摆弄着手机。

  教室里显然已经变得整洁了,桌椅也规整的摆放着。

  “这么慢,就剩擦地了,搞快点。”

  看了眼进屋的人,白泽昂了昂头随意的交待了一句,继续玩着手机。

  林果儿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门玻璃,不知道刚才打断了之后有没有擦干净。

  “门玻璃我擦完了。”

  从白泽那边轻飘飘的传来这么一句话。

  林果儿瞬间回头望去,却发现白泽根本没有抬头看她,依然在玩手机,好像那句话是对着空气说的,不是对她一样。

  宋伊然虽然在擦地,但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气氛的微妙,她不知道在她不在的期间里这两人发生了什么事。

  但直觉来讲,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因为宋伊然能感觉到林果儿是羞愤的沉默,白泽的冷静也有点演的成分。

  卓一航刚开始擦地,门口就有人来叫他,快速的糊弄了几下拿上书包就离开了教室。

  屋子里只剩下宋伊然,白泽和林果儿三人,一时间教室里有些静谧。

  白泽打开手机公放,放了一首歌,《年少有为》

  “电视一直闪

  联络方式都还没删

  你待我的好

  我却错手毁掉

  ……

  给你形容

  美好今后你常常眼睛会红

  原来心疼我我那时候不懂

  假如我年少有为不自卑

  懂得什么是珍贵

  那些美梦

  没给你我一生有愧

  ……”

  李荣浩独特嗓音和的叙述方式将这首歌讲成了一个悲伤的故事,音乐缓缓流淌在教室上空,白泽说这是他最喜欢的一首歌。

  也许是切身感受,也许是亲身经历,每个人喜欢一首歌都有他的理由,宋伊然没有询问原因。

  一曲终了,教室也打扫完毕,三人离开了教学楼,向沈郁家出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