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藏不住的喜欢写进书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话 校医徐静初

  贺楚扬当即软了下来,笑嘻嘻的摆了摆手作投降的样子。

  徐静初是贺楚扬曾经追求过的家教老师。

  那时候初升高,以贺楚扬的成绩考上重点高中是比较吃力的,偏偏他又比较懒散,对学习丝毫不上心,家里态度比较强硬,给贺楚扬每科都找了家教。

  也许是人格魅力大吧,徐静初作为他的生物老师,教他费了不少力,还要被情窦初开的贺楚扬穷追猛打。

  她只得在贺楚扬的生命中扮演着知心大姐姐的角色,孜孜不倦的引导他,以免伤害到贺楚扬年幼的自尊心,每天绞尽脑汁的婉拒。

  潜移默化中,两人亦师亦友,成为了贺楚扬所依赖的长辈,以致于后来贺楚扬每次谈恋爱都要征求一下徐静初的意见。

  “你和校医老师认识?”

  看着眼前的一幕,两人很亲昵的样子,宋伊然和沈郁都有点蒙,于是宋伊然试探的提出疑问。

  “你说吧。”

  徐静初松开了手中贺楚扬的衣领,面上恢复了身为校医的严谨表情。

  贺楚扬则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头型,毫不在意被抓褶皱的痕迹,笑着的说。

  “认识啊,静初姐是我的……家教。”

  继而转头对着徐静初扯开一个跟他校霸身份极其不符的,讨好的笑脸,接着说道。

  “早知道是你,我就放心了,静初姐医术举世无双,活死人肉白骨,一定会让宋伊然尽快康复。”

  徐静初表情未变,心中却是一动。

  贺楚扬这小子向别人介绍她的时候,从来都是说‘静初姐是我的初恋’,徐静初也就是一笑而过。

  而这次他却一反常态,正经的介绍起了自己,难道跟面前这个女孩有关系?

  徐静初眼睛含着笑意,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女生,心中暗自叹了口气,无往不利的贺楚扬这次怕是没机会咯。

  且不说贺楚扬不在的时候,被说是情侣两人羞涩的样子,溢于言表。

  就是现在贺楚扬站在他们之间,也丝毫没有影响那两人之间暗戳戳的情感流动。

  “捧杀我大可不必啊,我一个新上任的实习校医,说的我简直是神医在世,宋同学的恢复情况要看她个人体质,医药也只是辅助作用。”

  徐静初扬了扬手里的档案簿,接着从白大褂的口袋中掏出两个瓶装的东西和两片膏药递给宋伊然。

  “喏,云南白药,拿回家先喷保险剂,等两三分钟成膜了再喷另一瓶,在学习不方便喷药就贴上这个膏药,避免剧烈运动。”

  “冰敷快半个小时了吧,可以拿下来了,过来填表做个记录,贴上膏药,就可以回去上课了。”

  徐静初说的话干脆利落,让宋伊然有种信服的依赖感,有个这样的家教老师贺楚扬进步一定很快。

  这样想着,宋伊然乖乖的缓慢下了床,跟着徐静初走到办公桌那里,伏案开始填表登记。

  在徐静初帮她贴完膏药后,三人便离开了医务室,返回班级。

  “现在疼吗?”

  在接近教学楼的路上,看着扶着腰缓步向前还坚持不需要扶的宋伊然,沈郁开口问道。

  “没事。”

  宋伊然摆了摆手表示没关系。正常的平路确实没关系,可到了楼梯上的时候显然宋伊然的速度变得更慢了,一步一顿一台阶。

  沈郁看在眼里,伸出大手将宋伊然一把捞起横抱着。

  宋伊然恍惚中推拒了一下,发觉已经在沈郁怀里稳步上楼了,确实省了不少力,她有些紧张的抓紧了沈郁胸前的布料。

  虽然有点害羞,但不是第一次被横抱了,宋伊然脸上的燥热消减了一点。

  看着两人的动作,贺楚扬在一旁拎着手中的零食没有说话,默默跟上了步伐。

  刚抵达三楼的时候,下课铃打响了,各班开始陆续涌出人流,而就在这人流的注视中三人进入了班级。

  沈郁轻轻把宋伊然放在座位上,林果儿连忙围了过来,盯着宋伊然的腰,连珠炮似的开问,

  “姐,怎么样了?本来想着下课就去看你,怎么不在医务室多休息一会?”

  贺楚扬在一旁把零食全部放在宋伊然的课桌上,转身坐在了前面一排的空座上,悠悠的开口道。

  “没什么大事,你回去多照顾点你姐,帮她喷喷药就行了。”

  “那肯定的呀,你买了这么多零食,我姐吃不完我可以帮着吃吗?”

  林果儿突如其来的转换话题,让贺楚扬一时间哑然,汗颜道。

  “……问你姐。”

  林果儿转过头星星眼的看着宋伊然,言下之意溢于言表。

  对于妹妹的吃货属性宋伊然再了解不过了,她笑着点点头,表示应允。

  “嘿嘿,最爱姐姐了。”林果儿小小的欢呼着。

  这天下午只有两节自习,除去去医务室请假的那节课,宋伊然只在班级坐了四十分钟,放学铃声就敲响了。

  回家的时候,本来沈郁是要护送的,但林果儿觉得叫出租车更省力,得到了宋伊然的赞同。

  于是沈郁把两人送上了出租车后,便分道扬镳了。

  “姐,现在感觉怎么样,有好一点吗?”

  车上林果儿一边摇下车窗一边看向宋伊然。

  “我好多了,没有之前那么疼,回家再喷一喷校医给的喷剂就好了。”

  “校医给的喷剂?你看生产日期了吗?”

  “没,怎么了,校医给的还能过期吗?”

  说到这里林果儿就义愤填膺了起来。

  “医务室的那个大婶特别坑人,我高一的时候犯胃病,她给我的居然是止泻药,我还傻傻的吃了好几次。”

  “还有还有,上次班里的周天受伤,我去找校医要绷带之类的药品,你猜怎么着,她给的绷带都掉渣了,一看日期,已经过期半年了!”

  听着林果儿的控诉,宋伊然迷茫了,不得不说,给学生发放过期药品或者药不对症,真的很过分,不知道是怎么当成的校医。

  “那也太过分了,不过,给我放药的是个实习老师,看起来挺年轻的,应该不是你说的那个大婶。”

  “不是就好,有实习老师的话,就说明大婶肯定下岗了,真好,她早就该下岗了。”

  林果儿如是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