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藏不住的喜欢写进书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话 要你给姐姐道歉

  “门是谁锁的?”

  虽然是句问话,沈郁的目光却直直的看向曲姝寒,更像是在质问。

  随着他的眼神,众人纷纷将眸光投向曲姝寒,一副看热闹吃瓜的模样。

  曲姝寒皱起了眉眼,眼中的不耐转瞬即逝,换上一副无辜的表情,眸子眨眨似乎沁出水意。

  “看我干嘛,我走之前和宋伊然说过的……还好吗,宋伊然?”

  继而上前一步,伸手扶住了宋伊然的手臂,轻轻摇了摇,关切的眼神溢于言表,让宋伊然有些恍惚着退了退。

  在浴室,她并没有听见曲姝寒的话,难道是水声掩盖了吗,宋伊然无从知晓。

  气氛正胶着时,一位阿姨从楼梯小跑着上了楼,“是我的问题,客卧的锁总坏,平时也没什么人住,就忘记修了,这次惊吓到客人了,真是抱歉。”

  万宁略带苛责的看了一眼,伸出白嫩的手臂,轻轻抚了抚宋伊然的肩膀,作安慰状,随即侧目缓缓启唇,语气中带着主母的威仪。

  “容嫂,下次不可这么粗心了。”

  看着面前焦急的阿姨,宋伊然心中暗自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我没关系的。”

  “好好,宋小姐真是抱歉了,感谢您的原谅。”

  容嫂立在一侧忙不迭的点了点头,道着谢。

  她本来是在楼下餐厅服务的,偶然听见窜层打扫的小王和别人讨论,楼上客房浴室好像出了问题,才慌慌忙忙的赶来认错。

  门锁的疑惑被解开,气氛也就没那么胶着了,众人拥着宋伊然向楼下走去,莫露露几人在前面独自走着,偶尔能听见她们抱怨的声音,却也并不真切。

  “真是的,明明什么事都没有嘛,白兴奋一场。”

  “就是就是。”

  ……

  “你们在说什么!”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沈澄稚嫩的声音在前方响起,抬眼一看,他正伸出小手,揪着莫露露的裙角不放,整张小脸皱作一团,满眼的怒意。

  “什么呀,别拽我裙子,我什么都没说呀。”

  莫露露惊慌,她的裙子可是求了好久的高定,不敢撕扯争夺,会有褶皱的,只能心疼的看着沈澄抓在手里的裙角。

  “你咒姐姐!我听见了!你要给姐姐道歉。”

  前方吵得不可开交,莫仕控股和自家的廷远集团属于长期合作关系,万宁只用了一秒钟的思考孰轻孰重,便做出了判断。

  她疾步走向自己的儿子,一把将沈澄从地上抱起,带着愠怒,轻声呵斥着,“别胡闹,把手松开。”

  沈澄闹腾了好一会,终于在母亲的注视下停止了动作,委屈巴巴的看向宋伊然,得到了宋伊然一个安抚的眼神。

  沈澄的举动让宋伊然心头暖暖的。

  莫露露几人的话,包括讨厌的姿态,宋伊然其实都是有注意到的。

  只不过现在的她只想去楼下痛饮冰水,对于这些没有教养的行为,宋伊然没有精力去制止,只能无奈的选择忽略这些刺耳的声音。

  众人走至了大厅,招来了许多人的瞩目。

  只见楼梯上缓步走下来一位穿着白色礼服的妙龄少女,挽着高髻,碎发柔软的伏在鬓角处,将清纯与妩媚完整的揉为一体,神情柔弱且端庄。

  由于浴室中水雾过多,而泛着微红的脸颊,精致的五官如粉雕玉琢。

  万宁生育前的礼服在她身上十分合适。

  剪裁得体的白色长裙勾勒出她完美的曲线,瓷白的天鹅颈衬出她独有的优雅,胸前别出心裁地做成蝴蝶结形状。

  裙摆上镶满水钻,映着灯光,使得她整个人如同雅典娜女神一样高贵典雅、神圣而不可侵犯。

  宴会照常进行着。

  众人都心照不宣的没有讨论刚才的事情,继续谈商着。

  宋伊然下了楼梯,虚软的脚步直奔水台,沈郁先她一步,将水杯递到她手上,便开始大口痛饮了起来。

  清凉的流水,划过食道落入干渴的身体,让宋伊然如获新生。

  “你好,美女。”

  一道清雅的男声穿过熙攘的人群,从后方传来,她侧目望去,只见身穿白色西装的矜贵男人,正端着高脚杯露出玩味的笑,正向她走来。

  “白泽?你怎么来了。”

  沈郁下意识的挡在宋伊然身前,在看清了来人后,诧异的挑了挑眉。

  看见两人转过来的脸,笑意在白泽脸上僵了僵,他疾步走向水台,嘴角颤抖的抽搐脸几下,“不是吧?你们俩?”

  宋伊然放下水杯向白泽颔了颔首。

  “你不是说不来吗?”沈郁抬眼看向白泽,语气里沾染一丝嫌弃。

  前几天,沈郁确实向他发出过邀请,被他想也没想的拒绝了,小孩子的生日会有什么好玩的,又不是妙龄少女过生日。

  可谁知道今天放学,他家老爷子直接派司机来接他回家换衣服,完全是强制性的。

  既来之则安之,怎么说也是个宴会,白泽穿了正装,还骚派的配了两个泛着光的曜石袖扣。

  他故作高深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和老爷子来的嘛,没办法。”

  转而定了定神,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缓缓摩挲着下巴,看着宋伊然发出颇有赞叹的声音。

  “你穿成这样……挺迷人的,像个艺术家。”

  平日在校服的遮盖下,掩藏了宋伊然发育良好的身材,私服也只是舒适为主,从未见过曲线分明的她,不由得吸引了白泽的视线。

  “什么艺术家?”

  宋伊然从来都知道白泽是什么样的花花公子,面对他此刻略带深意的视线,宋伊然有些不自在的向沈郁身侧靠了靠,引开了话题。

  “就……弹钢琴的?你会吗?”

  “童子功吧,小时候学过几年。”

  得到宋伊然的回答,白泽转了转眼睛,随手捉住了和小伙伴玩闹,四下乱跑的沈澄。

  “小鬼头,你家有钢琴吗?”

  “有啊,在一楼客厅,干嘛?”

  沈澄额头泛起细密的汗珠,突然被拽住衣领,显然有些不耐,面对白泽像只呲着牙齿的小兽。

  白泽无所谓的松手,指了指旁边的宋伊然,“这姐姐要弹个曲子送给你。”

  “哇!伊然姐姐,你好厉害!”

  宋伊然眉毛猛地一跳,怎么就成了她想弹钢琴了?

  刚想出言拒绝,却看见小沈澄一脸期许的样子,转过头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沈郁,谁料沈郁也点点头,鼓励的看着她。

  盛情难却,宋伊然只得扯着裙摆缓步走至一楼钢琴前坐下,挽了挽耳后的碎发。白色的礼服和黑色的钢琴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见这一幕,周围人屏住呼吸,静静的等待着这一刻。

  她修长白嫩的手指落在琴键上,弹起了一首淡雅哀宛的曲子,似乎在低低诉说着什么,沈郁听得出这曲名为《风居住的街道》。

  音色清丽,旋律淡雅忧伤让人不自觉的沉沦其中。

  很快,宋伊然就成为了这群人里面的焦点,众人纷纷鼓掌,也吸引了人群中沈郁父亲的注目。

  而角落中,曲姝寒轻蔑的目光从宋伊然的身上收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