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藏不住的喜欢写进书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话 这一页被人撕掉了?

  “我的水杯不知道什么时候洒了。”

  宋伊然手忙脚乱,她在尽力补救着浸水的书本,一一擦干摊放在窗口处通风。

  沈郁蹙起了眉头,却也没说什么,快步走上前和她一同挽救着书本。

  本想顺带检查一下自己的桌面有没有被浸水,却意外的发现他的桌面滴水未沾,干爽的很。

  这水还挺有领土意识?

  “怎么洒的?”

  沈郁一边帮忙用纸吸着水,一边问着。

  “我也不清楚,刚才在果儿那边午休来着,回来就这样了。”

  熟睡中的人除非被吵醒,否则是没办法中途转醒的,宋伊然猜测可能是谁不小心路过碰倒了。

  唯一奇怪的就是,她明明记得水杯里没存多少水,就算洒出来也不至于浸湿整张桌子。

  但也或许是她睡迷糊了,记忆发生了错乱,其实水杯还是满的,只不过她忘记了而已。

  宋伊然一边忙着擦桌子,一边迷迷糊糊的思考,索性不去想了。

  只是可惜了她心爱的笔记本,泡的最严重,除了皮质的封面没有变皱,内里的纸张全都变得皱巴巴。

  宋伊然小心翼翼的摊开擦干,发现有的纸张字迹晕染,甚至黏连在了一起。

  不由得叹口气,把它尽最大限度的平整摆放,安稳的置于窗台上等待风干,再看看破损情况处理。

  “干嘛呢?”

  随着预备铃声的敲响,周围的同学纷纷直立起来,舒展着身体,曲姝寒也走进了班级落座。

  “水洒了一桌子,帮忙擦一下。”

  “谁?你的桌子?”

  “宋伊然的。”

  曲姝寒闻言抬眼瞟了瞟,正在撕泡烂的桌皮的宋伊然,眼中闪过一抹晦暗不明的神色,转瞬即逝。

  勾了勾唇角,一副关切的样子,起身向宋伊然递过一包纸。

  “快擦干吧。”

  面对着和颜悦色,甚至带着轻松的语调的曲姝寒,宋伊然有些微怔,她不明意味,下意识的向后退了退,没有接过。

  曲姝寒的手抬在空中,面上神色不变,眼睛却直勾勾的看着宋伊然,带着一丝逼迫的感觉。

  “谢了。”

  沈郁伸手接过,撕开包装直接擦在桌子上。

  “谢什么,快上课了,你搞搞试卷吧,也别擦个没完。”

  曲姝寒眸色一暗,很快调整好状态,神色如常,毫不在意的扬眉道。

  下午一两点钟的阳光正好,太阳似乎突然清晰起来,窗外路边的柳树绿得浓了,细细长长的柳丝儿低垂下来,每一片叶子都照得清清楚楚,直让梢头点进开了窗子的教室。

  由于宋伊然的书本被浸湿,于是下午的课只能和同桌沈郁共用同一本书。

  两人距离极近,时不时的肢体碰触让她的面颊上蓦然涌上两片红潮,那红润从她颊边一直蔓延到她的眼角眉梢。

  沈郁侧目看着她,不禁勾起了唇角温柔的笑了,他只注意到她那对浸了水般黑亮的眼睛有霎时的慌乱,和一副不敢抬头怯生生的模样。

  或许书本被泡也不全然是件坏事。

  放学时,窗台上的书本俨然已经半干。

  “今天有事,何叔来接我,下次再陪你回家吧,我先走了啊。”

  曲姝寒抓起书包,随意的林在手中,将手搭在沈郁肩头,顺势抚了抚推的下巴,一副心情甚好的样子。

  “别闹。”

  沈郁撇开她的手,迟疑着像有什么话想说,最终还是抿了抿唇没说什么挥了挥手作别。

  前几天晚上曲姝寒给他发微信,说决定以后跟他和白泽一起上下学,他推辞不过,只能同意。

  宋伊然看着半干皱巴巴的书本,有些心疼,但是最心疼的是她的笔记本。

  她心疼的捧起慢慢翻阅着,这上面几乎承载了她和沈郁课上一多半的记忆,被水一泡,纸质皱缩了不说,字迹也变得模糊了起来。

  随着晕染的字体,往日的一幕幕似乎也展现在她眼前。宋伊然一边小心翼翼的揭开黏连在一起的纸张,一边回忆着。

  等等……

  宋伊然的手指于一页处,缓缓停下了动作,喃喃道。

  “这天的记录怎么没有了?”

  她带着疑惑,用手指细细的摩挲着这一页纸张,却恍然间发现在书缝中竟然有零星的锯齿状碎纸。

  这一页被人撕掉了?

  “怎么了?”

  沈郁正整理着桌面,听见她在一旁喃喃出声,侧目询问着。

  “笔记本好像被人撕掉了。”

  “撕笔记本?”

  宋伊然唇瓣紧紧的抿着,眼底划过一抹失落,把本子向前送了送。

  看着面前被撕掉的笔记本只留下细密的碎纸,沈郁有些疑惑,谁会去撕一个平平无奇的笔记本,脑中不知为何突然闪过一段画面。

  由于父母都从商的关系,他家和曲姝寒家里算是世交,同龄的小孩子比较好相处,虽接触不勤,却也算是在家族周聚会中一起长大的朋友。

  曲姝寒在爱里成长,算是个娇蛮的小公主,好在很有上进心,没有浪费她的出众智商,从小到大什么都喜欢尝试什么都好奇,和自己一比,这种对学习主动的态度简直就是沈郁心中理想的状态,他很欣赏这个妹妹。

  所以沈郁总是无法对她说重话,迁就她偶尔的任性仿佛成了一种责任。

  初中时有女生送沈郁的情书,在被曲姝寒看过之后,想也不想的当场撕碎,只留下细细密密的残渣,转过头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继续扬起笑脸同他聊闲。

  记忆中的残渣和这书缝中残留的锯齿状碎纸逐渐重合,沈郁心中升起一丝疑虑,却又被迅速打消。

  她没道理那么做。

  “只能再买一本了。”

  顿了顿,沈郁淡淡开口,他说不出什么抚慰的话。

  “嗯……”

  宋伊然侧着头敛去了眼底的委屈,起身将笔记本合了合平放进了书桌。

  “姐,我走了,你早点回来喔。”

  由于今天宋伊然要和沈郁去给沈澄过生日,没有被小正太邀请的林果儿,只能嘟着嘴吧,郁闷的独自回家。

  宋伊然点头应了应,同时也收拾好了书包,和沈郁启程向沈澄家出发。

  下午的阳光,悠闲自在,把放学后稍显静谧的校园渲染成了一首朦胧雅致的散文诗。

  “少爷,这边。”

  两人正并肩走出校园时,一道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