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藏不住的喜欢写进书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话 牵住我的手

  天呐,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宋伊然猛然摘下头上的猫耳发饰,低下头掩盖着自己泛着丝丝红晕的面庞。

  “怎么了?”

  沈郁关切的声音从上方传了过来。

  宋伊然担心他察觉到自己的小心思,于是迅速调整了下表情,再抬起头已是一副淡然的表情。

  “没事没事,突然脖子疼。”

  宋伊然有些尴尬的扯了个谎。

  谁知道话音刚落,沈郁的大手已然覆盖在她的后颈处,隔着衣服领子按了按。

  “哪疼吗?这里?还是这里?”

  宋伊然看着沈郁关切的表情,有些害羞,没想到她的一个谎言沈郁当了真。

  她羞怯的躲了一下,“已经好了。”

  看着宋伊然闪躲的样子,沈郁想起之前她也是这样躲开自己的接触,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收回了手。

  “你好像很反感和我接触,对不起,是我唐突了。”

  带着猫耳的冷脸少年脸上有些落寞。

  宋伊然感觉自己被误解了,不是那样的,她不是反感,只是有点害羞而已。

  但她更不好意思开口和沈郁讲明,所以只能抿起嘴吧不作声。

  “戴着吧,很可爱。”

  这是沈郁转身离开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宋伊然看着有些闷闷不乐的沈郁,总觉得自己是不是伤害到了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全程心不在焉,导致后面林果儿提议拽着她去鬼屋,她也没有在意。

  直到一行人到达了鬼屋门口,那阴森的气氛,暗暗闪烁的绿光照射在宋伊然面前,她才幡然醒悟。

  不!她不想去!

  宋伊然从小就胆小,回想起在南方的学校时,晚上下课走在楼梯间的时候,朋友吓她,说她背后有个小孩子,都要把她吓哭了。

  何况是,明知道里面都是惊吓的鬼屋呢。

  林果儿好说歹说,可是宋伊然就是怎么也不愿意进去。

  “姐,都是假的,听说这家的工作人员还是很温柔的,不会太过火。”

  “咱们来都来了,不进鬼屋的游乐园是不完整的,何况我们都去,只剩你一个人在外面,那不是更害怕吗?”

  “这样,你走中间,我们全程保护你,一定不会走散的。”

  林果儿拉着宋伊然的手臂,眨着星星眼,撒着娇。

  “好不好嘛。”

  白泽和贺楚扬也表示会好好的看住她,不会走散。

  沈郁没有表情,却也轻轻的点了点头。

  宋伊然秉着对同伴们的信任,也是真的不敢一个人在鬼屋前呆着,抓紧了林果儿的手,稀里糊涂的就跟着进去了。

  一进到鬼屋里面,光线里面就暗了下来,面前是一条长长的甬道,黑暗狭小,一次只能通过一人。

  一行人只好排成了单人一排的队列,白泽打头阵,林果儿紧随其后,接着是沈郁,宋伊然,贺楚扬殿后。

  通过了黑暗的地方,前面开始点起幽幽的壁灯,就像欧洲中叶时期通往监牢的腐朽长廊,阴风阵阵,好像吸血鬼就藏在你身旁。

  宋伊然打了个冷战,刚进入就这么渗人,前面还不知道还有什么更恐怖的东西,她不自禁的抓住了前面沈郁的衣角,仿佛这样能够让她有一丝安全感。

  沈郁脚步一顿,他感受到了宋伊然的动作,本来想回应一下,安慰安慰她,但又担心黑暗中看不见,吓到宋伊然,只好作罢,任她牵着衣角走。

  通过了渗人的长廊,白泽一行人来到了真正的第一环节。

  眼前是一处破败的医院,空气中漂浮着各种怨恨的声音,仿佛是幽魂在像来者诉说着自己是如何惨死的冤屈。

  这气氛让打头的白泽和林果儿十分兴奋,可光是脑补就让宋伊然吓的腿软。

  队伍行进的过程中,惨叫声和冷风全程持续在线,宋伊然吓的愣是不敢睁眼,只是确认身后还有人跟着,然后紧紧的抓住前面沈郁的衣角。

  “嗖!呼呼。”

  不知道是什么飞了过去,在空中荡来荡去,好像还有轻微的触碰感,宋伊然悄悄睁开眼睛,眯成一条缝向上看去。

  这一看不得了,宋伊然当即就短促的叫了出来,在空中荡来荡去的不是别的,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眼神毒怨又空洞的和她对视着。

  人头做的极其逼真,真人头大小,橡胶的质感,表情惊悚。上面的血浆还在滴答滴答的流淌,随着发丝的摆动,甩飞在空中。

  宋伊然条件反射的酸了眼眶,虽然在惊吓过后呆傻的情绪下,眼泪还是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几乎瞬间原地抱头蹲了下来,太刺激了有点接受不了。

  沈郁准确的分辨出了宋伊然的声音和馆内尖叫音乐的不同,听见声音瞬间转过身子蹲下来,伸出修长的手臂轻轻的捋顺着宋伊然的后背,轻轻拍打。

  “不怕,是假的,乖。”

  借着馆内微弱的光,沈郁一边安抚抽泣的宋伊然,一边抬头向后看去。

  队尾的贺楚扬面色铁青,一副惧极的样子,僵硬的立在原地。

  贺楚扬打架真的很强,他不怕疼,不怕流血,但是真的怕鬼,这可以说是他唯一的弱点了。

  由于是最后一个人,是队尾,所以贺楚扬总是会回头望一望,他的背后没有安全感。

  显然他的注意力全在周边阴森恐怖的环境上,没有发现宋伊然的异常,宋伊然抱头蹲下的时候他正在向后望。

  看得出来贺楚扬也很恐惧,但他依然坚守在队尾,为大家垫底,保护着宋伊然。

  沈郁心里默默对他改观了一点。

  “没关系的,我没事……”

  感觉到沈郁的安慰,宋伊然抽泣着从手臂中抬起头。

  她的鼻尖因为哭泣而染得通红,两只黑眸浸了水一样扑闪着,楚楚可怜,令人心生怜爱。

  沈郁牵起了宋伊然的手,轻轻握紧。

  “怕的话,牵住我的手。”

  宋伊然脸上多了些不自然的潮红,哭唧唧的脸上漏出一点腼腆,回握住了沈郁的手。

  “卧槽,啊啊。”

  贺楚扬转过头,看见前面突然没有人了,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爆了粗口。

  低头又看见本应该向前走,却蹲在地上的两人,有些恐惧,不知道他们在干嘛,难道地上有机关?他强装作硬气的样子询问道。

  “……怎么了地上有什么吗?不要怕我保护你们。”

  沈郁突然感觉,此时的贺楚扬露出了罕见的傻气,倒是显得没有什么攻击力。

  “没事。”宋伊然抹了抹泪,缓缓站了起来,顿了顿接着说道。

  “快走吧,要和白泽果儿他们走散了。”

  蹲着的时候,显然是看不出异样的。但一站起来,两人紧握着的手就暴露在了贺楚扬的眼前。

  贺楚扬盯着两人相握的手,心里一阵暗骂,沈郁这家伙居然乘人之危,果然不是个好东西。

  虽然,他也想这么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