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藏不住的喜欢写进书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二话

  消毒水的味道过了半个小时才算散去,三人在屋中正安静的刷题时,卧室的门被悄无声息的打开了。

  一个人踮着脚尖,蹑手蹑脚的走向桌前毫无察觉的三人身后,随即大叫一声,引得三人一阵恶寒,沈郁嫌弃的转过了头。

  “干嘛这么看着我,我特意带了零食慰问你们的。”

  被嫌弃的白泽本还在爆笑,索性在飘窗位置坐下,装作委屈的样子,摇了摇手里的纸袋。

  “零食留下,你走吧。”

  沈郁白了他一眼,目光回到了卷子上。

  “我不……看看我带了什么好东西,果脯肉干都是在城北那家店买的,排了好长的队呢。”

  白泽撇着嘴没有理沈郁,转头却迎上了林果儿的视线,眼里划过一抹笑意,献宝一样的打开了纸袋,自顾自的说着。

  虽然没有明确的叫她名字,但林果儿已经完全被吸引了注意力。

  城北的那家‘与食记’在商业街附近,他家店里卖的果脯肉干堪称一绝,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不能送外卖,只能排队。

  除去上班间隙排队的白领外,林果儿更是喜欢的紧,有时间就去买来囤着,午休的时候吃。

  袋子刚一打开,肉干泛着有食欲的色泽就袒露了出来,一旁包装精美塑封的果脯蜜饯也是令人垂涎欲滴。

  白泽伸手挑出一小袋草莓干,抛向空中稳稳的落在林果儿手里,笑着像她挑了挑眉,“尝尝是不是你喜欢的味道。”

  林果儿看了看宋伊然,谨慎的打开了包装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投进了嘴巴里,浓郁的草莓香气在口中绽开,口感更是香香脆脆,让她不禁眯了眯眼。

  “好吃!”

  “你不是不喜欢吃这些的吗?”

  与此同时,沈郁手里的笔没停头也没回,扔出这么一句话。

  “生命在于尝试。”白泽则是无所谓的,拿出一根芒果条叼在嘴上,向后一仰靠在玻璃上,耸了耸肩,“你俩也别写了,喏,吃零食了。”

  沈郁的话却让林果儿的思绪却慢慢飘远了,她恍惚间想起那天午休,白泽来找沈郁打篮球,俯身叼走了她手里的牛肉干,会不会是因为她?

  不然一向不爱吃零食的白泽,怎么会甘愿排那么长的队去买所谓的肉干果脯?

  林果儿的心乱乱的,白泽给她的回应总是让她摇摆不定,或许该找个时间和他正面谈一谈了。

  “当然参加,这种不费力气就能拿奖的竞赛怎么可能少了我?”

  就在林果儿晃神的时候,听见白泽他们在讨论联考的问题,瞬间拉回了她的思绪。

  对,还有联考,还是等着联考结束之后再找他当面说清吧。

  不过,能把比赛说的这么轻松,真是让林果儿头疼,跟学霸们在一起学习就是会令人怀疑世界。

  “我听说联考的时候考场不分文理,打乱顺序坐的,没准我们会在一个考场。”

  沈郁也放下了笔,拿着牛肉干慢慢的咀嚼。

  此刻的宋伊然望着他,脑子里升腾出一个奇怪的想法,怎么会有人吃牛肉干也这么优雅。

  慢条斯理的样子,仿佛手中的不是牛肉干,而是一个什么十分精致的食品。

  “考场倒是无所谓,你又不会和我一起提前交卷。”

  白泽拱了拱手,那边,门被敲响,温姨缓缓的推开了门,“少爷,饭已经做好了,下楼吃饭吧。”

  一般时候,为了拉近距离,温姨都是随着大家一起叫沈郁为小郁的,只是今天生人有些多,为了一个体面,便改叫了少爷。

  “温姨,你今天穿的这身颜色不错呀,老早就说过墨绿色衬你肤白,你看是不是。”

  白泽扯了扯领子,几步走到阿姨面前,嬉皮笑脸的伸手挽住了她的胳膊。

  温姨老脸一红,虽然沈郁少爷不经常回家住,但平时总能看见隔壁白家的少爷在院内进出。

  索性白泽是个性子开朗活泼的皮猴子,慢慢也就熟了,看见她总是会过来说两句话,撒撒娇。

  “你说的都对,少爷小姐们快下楼用餐吧,老爷和夫人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三人一路下至餐厅,果然沈昌年和汪曼如,已经在餐桌前就坐了,沈昌年正垂眸看着一些报表,汪曼如则是摇动着手中的酒杯,沉思着细品杯中红酒。

  “叔叔阿姨,我又来蹭饭了。”

  人还未到声先至,白泽眉脚轻轻一扬,亮出了面对长辈招牌式的笑容。

  沈昌年闻声放下手中的报表,笑着取下了鼻梁上的眼镜,示意着厨师揭开餐桌上罩着菜品的餐盘盖。

  “就知道你会来,今天还让厨房做了你喜欢的虾仁意面,你爸爸这几天忙什么呢?怎么也不见他出来喝酒?”

  “他好像出差了吧,说是去澳洲谈项目,上个星期刚走。”白泽十分自然地回答着。

  听着他们一前一后的对话,宋伊然不由自主地望了望身旁没有作声的沈郁,作为这个家的孩子,他好像一直没怎么说话。

  沈郁神色如常,拿起面前的高脚杯自顾自的抿了一口,姿势同样优雅,却多了些不必要的生疏和礼貌,那天在林果儿家吃晚饭,好像也没见他这么的疏离。

  宋伊然压下了心中的怜悯,也随着饮了一口,满杯的柳橙汁漫上了她的味蕾,酸甜适度口感饱满,宋伊然发出一声小小的喟叹。

  “你们还没成年喝不了酒,就让厨房给你们鲜榨了果汁。”

  汪曼如清冷的嗓音从长桌的另一侧传来,宋依然侧目正巧与她的视线相撞。

  “谢谢阿姨。”宋伊然不知该如何与她交流,只得乖巧的点了点头礼貌道谢。

  也就在这时,林果儿悄悄在餐桌下面拽了拽她的衣袖,指着餐盘里的蜗牛小声的发出SOS信号。

  林果儿是妥帖的中国胃,可能是东西饮食习惯问题,也可能是林果儿自己的问题,这头盘的焗蜗牛是真的吃不下,也就挑着吃点鱼子酱沙拉,又怕第一次来沈郁家吃饭就剩下了,不礼貌。

  收到信号的宋伊然还以为她是觉得量少,没吃够,便小声地回应着她主食还未上。

  “怎么了?”

  察觉到异样的汪曼如抬眼向这边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