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藏不住的喜欢写进书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话 你怎么来了

  “我会的!”

  小沈澄仿佛受到了莫大的鼓舞,蹭的一下从地上爬起,正襟危坐,小脸上写满了认真。

  三个人在屋子里玩闹了一会,便有人来敲了门,示意三人下楼。

  “小少爷,楼下陆续来客了。”

  沈澄煞有介事的点点头,从地毯上爬起,趴在走廊栏杆上向下看着,陆续有客来访,还有家长带着他学校的小朋友,于是乐颠颠的跑了下去。

  宋伊然和沈郁倚靠在扶手处,看着楼下即将开始的生日宴,闲聊着。

  “你小时候也开生日宴吗?”楼下宾朋满座,宋伊然侧头若有所思的望着沈郁。

  “开过几次,但都是爸妈的朋友,他们只是借着我生日这个由头,来社交而已,没什么庆祝的意思。”

  沈郁思索了片刻,缓缓启唇,示意着宋伊然继续说下去。

  “我没开过生日宴,可能是爸爸太忙了,有时候连陪我过生日都做不到。一般只和学校里的朋友出去吃点东西,我的生日就结束了。”

  宋伊然低垂着的长长的睫毛下,眼神迷茫,好像陷入了以前的回忆中。

  沈郁也适时的没有多问,两人就这样安静的倚靠在那里。

  “沈郁!”

  一阵熟悉的女声从楼下传来,将两人之间的安静打破。

  沈郁垂眸看着楼下,一楼入口处站着稍显盛装打扮的曲姝寒,正和万宁站在一起,显然是两人聊天时,万宁给指了路。

  此时曲姝寒正挥着手臂向他打招呼。

  沈郁随意的回了一个,看着提起裙角向楼上走来的曲姝寒,便转过身子继续依靠着扶手等待。

  曲姝寒身穿水蓝色纺纱露肩小礼服,两肩蕾丝结着水蓝色缎带,腰间系着蓝色缎绳,裙子则在膝处像蝶翼般延展开来,使她看起来更加光彩照人。

  再回过头看看宋伊然自己的着装,一身校服,让她多少看起来有些灰头土脸,宋伊然悄悄向后靠了靠,隐在沈郁身侧。

  “你也来了。”

  曲姝寒站定后刚想开口,像是才发现宋伊然的存在一样,眸中闪过一丝不明意味的神情。

  “嗯,沈澄邀请她的。”

  宋伊然没有做声,沈郁替她回答道。“你呢?怎么来了?”

  曲姝寒立刻换了个神情,看着沈郁的眼神带着一丝狡黠,双手抱住了他的小臂,头靠在上面,颇有些撒娇的意味。

  “怎么,你能来我就不能来了?”

  说着眼神瞥向一旁神色晦暗的宋伊然,转过身子向一楼沙发处指了指。

  “我和我爸妈来的,呐,他们在那边。”

  沈郁点点头,不动声色的褪下曲姝寒禁锢在他身上的手臂,向后小退半步,和曲姝寒拉开了一些距离。

  “你穿了礼服,要注意分寸。”

  曲姝寒撇了撇嘴,没有理会,抱着双臂向下看去。

  “听说这次生日宴是为了研究新的化工纤维项目,拉拢投资。”

  “不清楚,怎么,你家有意向?”

  “我家投入别的项目,一时间抽不出空,但我刚在楼下看见你爸爸了,伯父好像很感兴趣的样子。”

  沈郁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父亲母亲正在端着酒杯和其他人交谈着,一副商人的样子,他实在是提不起兴趣,兴致缺缺的没有再搭话。

  宋伊然对于他们两个人的话题,表示听不懂,但有些印象。化工纤维生产组织,这些词她在爸爸的口中听到过,大概和楼下这些人研究的差不多。

  “纤维生产?我父亲就是研究这个的。”短暂的沉默后宋伊然决定加入这个话题。

  沈郁抬眼看向她,额前碎发的阴影轻轻斜盖在眼前,眸光温柔。

  曲姝寒也略有惊意的转过头,似乎没想到宋伊然的话,眼睛转了转,一抹晦暗的笑意随即而来。

  “研究化工纤维的可没几个人,你父亲蛮厉害的,你也对这方面感兴趣吗?”

  宋伊然摇了摇头,看出来曲姝寒眼里的别有意图,企图终止这场对话。“我对这方面没有兴趣。”

  随着二楼厅堂的音乐声音缓缓播放,佣人提醒道生日宴即将开始,让曲姝寒本来准备借机揶揄的念头,缓了缓,三人向楼下走去。

  硕大的三层蛋糕正摆在长桌的主位处,小沈澄在一众小朋友的簇拥,和大人举着酒杯缝隙的注视中,跑向了主位。

  只不过他的脸上没有兴奋,视线不时在四下找寻着,一丝难以发现的失落映在他眼底。

  “今年爸爸也不能陪我过生日吗?”

  他望向身旁的母亲难掩声音的颤抖,红红的鼻头像是要哭出来,委屈极了。

  万宁轻轻抚了抚沈澄的头,俯下身来,用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安慰着他。

  “小澄乖,爸爸答应了陪你过生日就一定会回来,这么多叔叔伯伯在呢,男子汉不要哭鼻子。”

  立于音响身侧的方叔,轻轻调试了几下,生日快乐歌便适时的传了出来。

  沈澄咽了咽口水,将泪意逼了回去,听话的闭上了眼睛,双手合十握拳,心中默默的许了一个愿望。

  ‘希望爸爸快点忙完,可以回来陪我过生日。’

  看着眼眶红红的沈澄,不远处的宋伊然有点能体会到他的感觉,不禁有些心疼。

  小时候她也是这样的,最开始还会陪她过生日,可到了后来,爸爸整天沉溺于实验室,有时候吩咐阿姨买一块蛋糕,有时候甚至忘记了她的生日。

  宋伊然装作若无其事,可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时候的委屈绝不是一块蛋糕能解决的,她需要的是陪伴。

  察觉到身旁女生情绪的低落,沈郁不动声色的向她靠了靠,轻轻抚了抚宋伊然肩,表示安慰,得到了宋伊然一个温柔的笑。

  一曲终了,沈澄也吹完了蜡烛,期许的眼神又向四周环顾,本来没抱太大希望,却在望向一个方向时蓦然一亮。

  “爸爸!”

  在众人的注视下,沈澄飞快的跑向正把公文包从手里放下的沈廷远,扑了一个满怀。

  沈廷远稳稳的接住小儿子,在一众来客的面前,丝毫没有架子,亲昵的蹭了蹭沈澄的鼻头。

  “一看廷远回来了,这小子跑的可真快。”

  看着飞奔向父亲的小寿星,人群中不免传出嘻笑声,一众长辈中,以沈郁父亲为代表,眉开眼笑的打趣道。

  “是啊,感情真好,我家那个要是看见我也这么亲就好了。”

  “我家也是,看见钱要比看见我亲,真羡慕啊。”

  来客们纷纷附和着,由于平日的疏于管教,导致大部分商家的孩子,都和父亲不太亲,难免有些羡慕面前父慈子孝的画面。

  万宁随之走过去,接过丈夫的西装外套,温婉的立于身侧,笑看着在他怀里撒娇的沈澄。

  画面更加令人称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