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藏不住的喜欢写进书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话 如果没有她

  似乎照应着沈郁此刻的内心,沈郁的字体有些规整,给人很严肃的感觉,不再像之前的肆意凌乱。

  ‘怎么了?’

  宋伊然缓缓推回至沈郁桌前,略带不解。

  ‘他不是什么好人。’

  写下这句后,沈郁便再未回复,垂眸翻看着书本,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宋伊然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也转过身子投入了学习中。

  那天晚自习贺楚扬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没有人在意,回过神的时候已然是下课放学了。

  三人在夜色中聊着闲话,漫步至家门口便要分道扬镳。

  “那是白泽吗?”

  夜色中,宋伊然好眼力的指了指转角处的人影。

  白泽的身影比较好认,快到一米九的身高,精瘦却不单薄,强健的肌肉将衣服完全撑起像个衣架,此时正对着墙角在说些什么。

  墙角掩盖着的地方偶尔会露出女生的裙角和细长的手臂,但没法看清是谁。

  两人关系亲密,时常有肢体接触,似乎在谈论这什么事情。

  “我打电话看看。”

  说着沈郁掏出手机拨通了白泽的电话,三人站在原地眼睛看着转角处。

  随着电话的拨通,路灯覆盖不到的地方赫然亮起一点荧光,人影抬起手中的荧光放至眼前滑开看了看,女生则完全躲入了转角后。

  与此同时,接起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了过来,由于不是公放,宋伊然和林果儿模模糊糊的听不太清,只能靠沈郁的话,来推断他们说了什么。

  “你在哪呢?”

  “那你聊吧,没什么事,我在周围看见你了。”

  “嗯,挂了,早点回家。”

  几句话后,沈郁挂掉了电话,随即点了点头,“是他。”

  转角那边的人影环顾一周,也发现了她们,举起手臂在空中挥了挥,打了个招呼。

  “他干嘛呢?”

  林果儿一边挥着手臂,一边眯着眼睛装作不经意的问着沈郁,其实她更好奇墙那边的女孩子是谁。

  难道是白泽新的女朋友?她这样猜测着。

  “和……新朋友聊天。”

  沈郁犹豫着停顿了一秒,像是在措辞。

  林果儿心中警铃大作,新朋友?她才不信白泽会和女孩子在昏暗的街角纯聊天,做朋友呢。

  苦于她还不具备管束白泽的身份,只能把郁闷藏进心里,林果儿放下了手臂闷闷的不在出声。

  “你们进去吧,我也要走了。”

  “嗯,路上小心。”

  两人对望了一下,沈郁的眼神很温柔,像盛着一弯清泉。宋伊然有些莫名的羞涩。

  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宋伊然总觉得他们之间流淌着暧昧的空气,就像是相处了很久的情侣,在家门口依依惜别。

  目送沈郁离开后,宋伊然进了屋子。

  次日,课上林果儿一直在打瞌睡。

  原因是昨晚见到白泽和疑似女友的神秘女后,她一直惴惴不安,拿出了追星的看家本领,连夜翻了白泽的各种社交软件寻找神秘女的蛛丝马迹。

  可她捧着手机找了半天,白泽社交圈里唯一的新鲜人物,就是插班生——曲姝寒。

  饶是她看昏了眼睛,也是什么都找不到,导致了今天连连打瞌睡被老师揪起来罚站。

  ‘你们昨天很晚睡吗?’

  沈郁把笔记本递了过来,两人都适应了学习的时候用文字沟通,素雅的笔记本就放在两人桌子中线处,有时无需多言写在上面就已了然。

  宋伊然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接过笔记本,‘是有点晚。’

  ‘干嘛了?’

  宋伊然正欲提笔,猛然停顿了一下,连睡意都消失了一半。

  想到他的问题,不免有些心虚,难道要告诉他我们连夜查了你兄弟社交账号吗?

  宋伊然理了理思路,含糊的写下‘辅导她学习来着。’便递回了沈郁桌面上。

  看清上面的字,沈郁淡淡的双眉凝聚在了一起。

  ‘熬夜补习,课上睡觉得不偿失,要注意一下休息时间。’

  宋伊然虽没有林果儿那么昏昏欲睡,但学习状态也大不如昨,这一上午的时间,光沈郁听见的哈欠就已经十几个了,让沈郁不免有些担心的苛责。

  ‘好啦,下次不会了。’

  宋伊然在旁边附加了一个大大的眯眼笑脸。

  沈郁看见她歪曲的涂鸦,心里暗道一声可爱,心里的苛责也随之消散,更多的是对宋伊然的关心。

  ‘下午还去吗?不然我和沈澄说一下,你回家休息吧。’

  ‘午休时候睡一会就好啦,我不想和小孩子毁约。’

  沈郁接过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她的样子。

  在两人对视的时候,一道凉薄的目光从他们身后投来,曲姝寒的视线紧紧黏在两人桌面中间被传来传去的笔记本上,心里有些压抑。

  曲姝寒很无力,这一上午沈郁一直在关切的注视着他的同桌,就连一个哈欠都能得到他的侧目。

  而她一直在默默注视着看着宋伊然的他,却无人知晓。

  她也算是和沈郁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曾见过沈郁的各种表情,可皱眉也好,欢颜也罢,都是对亲人的感情。

  沈郁把她当妹妹,从未将她看作同龄的女孩子,嘻笑怒骂全是来源于所谓亲情。

  如果没有她,沈郁应该总有一天是自己的吧,陪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就算没有心动也会习惯不是吗?

  可现在……

  想到这里,曲姝寒郁极,她的喉头好像鲠结着一团又硬又涩的生柿子,心里的愤懑又多了几分,看着笔记本的眼里染上一丝怨毒。

  ……

  午休时间,宋伊然去了林果儿那边吃便当,就也顺便在林果儿身边休憩一阵。

  每次用过午饭后,教室里都睡倒一片,就算有不睡觉的同学也会安静的低头看看书玩玩手机,气氛十分安静适合午休。

  宋伊然的体质比较特殊,时间紧凑的时候,就算只休息二十分钟,也会元气满满的醒来。

  随着走廊里脚步声多了起来,时间就在窸窣的安静中悄然流逝,午休结束了。

  “啊!”

  回到座位的宋伊然拎起桌面上被水泡的湿漉漉的笔记本,轻声惊呼,手忙脚乱的擦拭着桌面。

  只不过一个午休,她的桌面怎么会变成这样?

  原本桌子上拧紧杯盖的水杯,此时已经躺平在了桌面上,杯盖和杯体已然身首异处,杯里的水直接铺满了整个桌面。

  不仅笔记本湿皱的厉害,前几天刚包的纸质桌皮更是被泡湿烂出了一个洞,书桌堂里潮潮的,边上放置的书已经开始湿透卷曲。

  此刻的水已经没有了流动性,显然是快被书纸吸干。

  ‘怎么了?’

  沈郁跨着大步随走廊人潮走进了教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