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虚渺仙录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蝶姬

虚渺仙录缘 清澪雨落 2002 2019.06.25 15:10

  屠杀过后,一切似乎又安静下来。

  有轻微风声,吹动着树叶沙沙作响,慢慢地,一阵悠扬地琴声传来,满天蝴蝶围绕着中心带着面具的女子。

  无人奏琴,却闻琴声。

  周边的花朵瞧着女子来了,也都争相开得艳丽。

  “看来是来晚了?”女子挑眉,宽大的袖袍上还隐约浮现出几只蝴蝶的幻影。

  “到底是没能分一杯羹,这些弟子的血脉还是不够纯正,这可怎么办是好?”女子俯身,触摸感应着吸食过鲜血的土地,周身散发出浓郁的忧愁来。

  “被困了这么些年,钰,你也不好受吧?”

  “等到下次血祭之时,我便让你好好尝尝……”

  忽然嘴角一弯,道:“哎——我以为没有漏网之鱼了,现在看来还真是上天眷顾我忍饥多年,送来个小口粮~”

  视线正好停留在蓝之诺所在的地方。

  “还带着上古玉箫?钰,我将她送来,给你当口粮如何?”

  话锋一转,长袖挥出,然,却扑了个空。

  女子嘴角弯出一个诡异的弧度,大意了,不过,既然是到嘴的肥羊,岂会让她溜走?

  另一边,蓝之诺趁着女子感叹伤悲之时,早已离开。

  “这玉萧?”女子皱了皱眉,本是因魔而出,为妖所化,怎么如今反倒有一股仙气在周身环绕?

  若不是这丝仙气,她今天还真就发现不了了,“还真是有古怪,出去一趟,回来就真是大变模样了,钰,你真该出来看看……”

  不管女子怎么诉说,周身依然没有什么变化,叹息一声,不再做停留,飞身朝蓝之诺逃跑的路线而去。

  跑出不远的蓝之诺根本来不及喘口气,眼前一黑,仿佛有什么东西飘过,下一瞬,她就飞身半空之中。

  嗯?什么情况?

  疑惑了半响,抬头一看,赫然发现她此时正被一只全身黝黑,毛发粗亮的巨鹰叼住!

  而巨鹰飞行的方向竟然是前方那冒着热气的熔岩之中!

  蓝之诺大惊,这该不会是要把她从上面扔下去吧,离那熔岩还有不少距离,蓝之诺都能感受到那灼热的气息,要是真的把她从上面扔下去了,那还有命活?

  蓝之诺瞬即抽出佩剑,超巨鹰刺去!

  “嘶!”这一击之下竟没能对它造成什么太大伤害,甚至连个痕迹都没有,巨鹰对此不屑,这区区人类,不足挂齿!

  岩鹰自熔岩中诞生,只有冲破火焰的洗礼才能得以降生,它的幼崽离破壳不久了,刚冲破火焰的幼崽极度脆弱,若是有这人类的鲜血,倒是能好上一些,要是它的幼崽没能成功突破,它便把她扔下去,让她为它的幼崽陪葬!

  蓝之诺吹奏玉萧,这首曲子与之前的婉转幽远并不相同,而是迅速,激烈。

  几道惊雷横劈而下,巨鹰全身上下被劈了个干脆!

  “叱!”岩鹰吃痛,抓着蓝之诺的爪子更是火烧火燎。

  它的眼底划过一丝诧异,这小小人类,竟然能对它造成伤害?

  但这威力并不足以让它畏惧,它加快了飞行速度,想要快点赶到熔岩之地!

  但无疑,这些惊雷对他造成了极大的影响,至少大大制约了它飞行的速度。

  “唔!”一席绫罗绸缎缠绕住岩鹰的身体,正是追赶过来的那位带着面具的女子。

  “把她让给我!”女子的绸缎缠住它,岩鹰挣扎了一会儿,还是不得寸进。

  “哼!”鼻子冷哼一声,嘴里一团火焰喷涌而出。

  “嘶!不知好歹!这试炼仙府都是钰的,你们算什么东西?”说罢,左手一挥衣袖,万千蝴蝶飞涌而出!

  “魑魅妖蝶!”岩鹰终于是认出了女子的身份,眼眸里闪现一丝不甘。

  “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还不快把你手里的那个弟子送过来!”女子嘴角扯出一抹得意的笑。

  “等钰苏醒了,我倒是可以在他面前替你美言几句!”

  “呵!棋钰?那个化成一滩血水的废物?”岩鹰不屑,棋钰,它还真不怕。

  以前,它倒是会恐惧三分,可是自从那场大战之后,棋钰身死,只留一抹血水,就算是调动整个试炼仙府的力量,要想恢复曾经的实力,呵,没个几百年怕也是做不到。

  “你这又是扯了哪个小花妖的脸皮?太丑了还带上面具了?蝶姬,如今你我实力相当,就算是打一架,谁输谁赢,还是未知数呢!”

  “住口!你别忘了,你可是仰仗仙府而生!你我同是妖族,该知道真魔的厉害!等钰苏醒了,它绝不会放过你!”蝶姬一脸愤恨。

  她最恨有人扯到她的脸,她还未化成人形时,曾被一名修仙者捉住,砍断了翅膀,还划伤了脸,她只是一只小小的蝴蝶啊,那人类却如此残忍。

  等她化了形,四肢可重生,脸却改变不了了,她又不是狐族,可变化千万种,只能摘取人类和妖族女子的脸皮,贴到自己的脸上,可不是自己的就不是自己的,并非所有的脸皮都不会产生排斥,而她现下这张脸,虽倾国倾城,但自从她贴上了,却血纹四溢,整张脸除了嘴唇一块,可怕的吓人。

  “与魔共舞,才是愚蠢!”岩鹰一脸看白痴的姿态看她。

  它已然找到出去这试炼仙府的窍门,待到它实力更进一步,它便能冲破防御,这海阔天空,还不是任它翱翔!

  “废话少说,你给不给我!”蝶姬怒道。

  她不似岩鹰,还有盼头,自从她将自己的精血献给了钰,就再也没有别的希望了。

  她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钰!

  说来,她还是有些嫉妒岩鹰,更不想让它的计谋得逞,最好,它能永远留在这里,永远也不能出去!

  待到钰修养完毕,这天下还有什么不是唾手可得的!

  “呵!做梦!”爆喝一声,岩鹰冲破束缚,冲向岩浆之中,这蝶姬,进不了熔岩之身,等到了那边,她根本奈何不了它!

  “你!”没了精血,蝶姬修为大跌,一时不查还真被挣脱出去,急忙追了上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