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经历了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我经历了战争 ayooyoo 2057 2003.08.21 23:35

    我醒来的时候,只是愕然的打量着雪白的天花板。随着一阵阵轻柔的风,一缕阳光不时透过飘动着的窗帘照在我的右手边。我试着想坐起来,但一阵钻心的疼痛让我不能动弹分毫。我抬眼望着旁边的窗,湛蓝的天空里有两只海鸥飞过。

  这到底是哪里?我肯定没有死,而这也不象是巴比伦的战俘营,我到底在哪里?

  “老大!你终于醒了!”是蒋宾达洪亮的声音,我转过头望着门口拄着双拐一脸欢喜的他。

  “这是哪里?”这是我说的第一句话。

  1875年1月,中国远征军在“乌尔攻势”中遭到惨败,第二集团军全军覆没,战线上各主力部队均遭到重大伤亡,一个月内中国军队的损失达到创记录的50万人之巨,战线后退了1000公里,1874年下半年以来的战果几乎损失殆尽。钱隆接掌指挥后,通过中央突击集团军对气势汹汹意图一鼓作气“把中国人赶下海”的三国联军实施了一连串的军事打击,加上后续部队的到达和对前线散乱部队的整顿,到2月底,终于迫使敌人西进的脚步在付出了上百万的伤亡停滞下来,将战线稳定在圣雷吉斯以东600公里。在1875年3月3日,远征军在中路再次重创巴比伦军队,全歼其12个师18万人,同时给希腊支援巴比伦作战的部队以巨大损失,在这一战以后,在双方战线上继续进行的战斗暂时就只剩下小规模的交火了。

  但是“乌尔攻势”的破坏力远不止如此,军事上的失败迅速反映到国内的政治上,这次战役中惨重的伤亡和巨大的失败,使原来就已经存在的反战呼声演变成了反战风暴。1875年2月,整个中国陷入混乱状态,数百万民众走上街头,要求立即停止战争,恢复和平,全国各地进入瘫痪的境地。中国政府在财政上也已经陷入了捉襟见肘的困境:由于连年浩繁的军费开支,国家一直处于一种慢性失血的状态。而这次国内的严重混乱造成了税收的断绝,使银根更紧缩到难以为继的地步。1875年3月,迫于国内的巨大压力,中国政府内阁宣布辞职,中国政府倒台了!

  当时在东丹岛陆军疗养院养伤的我对外面发生的事情所知甚少。蒋宾达告诉我,那天我重伤昏迷后被巴比伦人俘虏;在被他们带回去的时候,22主战坦克师的人忽然赶到了,一阵交火歼灭了那一小股巴比伦军,救下了我。当时被救的有三人:我、苏娜和钱遥。我受伤最重,两发子弹洞穿右肺叶,大量出血引发血气胸,差点要了我的命,昏迷了足足两周才醒过来;苏娜小腹中弹,但是没有伤到要害,痊愈的比较快;钱遥背上中了一枪,打穿了肩胛,但是没有大碍。随后我们剩下的人都被22师救下,伤员就被集中送到后方的东丹岛来。蒋宾达他自己在作战中断了一条腿,由于单位伤员都送来此地,他也跟来了。“呵呵,记得那天我对你说一定要活着出去……看看,最后我们真的是都没有死。”他哈哈的笑着。

  但是,“特务团解散了。”蒋宾达说这话时神色淡淡的,但我还是看出了一丝不爽。特务团撤消番号的原因是因为伤亡过重,无法补充。全团1000多人,生还的只有寥寥一百多人而已,而且个个带伤,于是司令部终于决定撤消这个曾经威震一时的单位。

  “是啊,小晴……朱耀……李明礼……汪林……”我掰着手指数着在这一战中阵亡的人们,心情格外的沉重。战争是残酷的,我也一向深刻的理解这一点,在罗马战争中我也经历过几次这样残酷的战役,恺撒山那一仗的伤亡比这次更重。但是,特务团有所不同,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原东丹岛训练营的成员,和我朝夕相处了3年,感情自然是特别的有所不同。想起那一个个年轻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倒在巴比伦沙漠那贫瘠的土地上,心里真不是个滋味。

  2月11日,反战记者赵云明的著名反战文章《中国的未来和战争疯狂》在全国各大报纸上登载,没有转载的大概只有国防部的军报而已。一石激起千层浪,瞬时间中国各地的反战运动一下子高涨起来。但是我在东丹岛陆军疗养院看到这篇文章时,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吹着轻柔的海风,享受着海滩的阳光和新鲜空气的我读着那篇剑拔弩张对军队和政府大加挞伐的文章,心里的滋味是不消说了。我想中国军队里没有人会为那篇文章感到高兴:赵云明对军人进行了不遗余力的挖苦和讽刺,把我们的每一个人都描述成杀人狂和精神病患者,而且对于司令部的描写,让人感觉到中国的军事机器是由一批白痴和低能在掌握着。文章本身写得慷慨激昂,但是赵云明对战场态势和战略的分析一塌糊涂,我觉得当希腊、巴比伦和美国的情报人员在读这篇文章的时候一定会感到很好笑。

  1875年3月15日,在一片叫骂声中中国政府垮台,但在那之前,3月14日,国防部下了它任期内的最后一道命令,就是给在这次“乌尔攻势”中努力作战的军官和士兵晋级。于是我们剩下的所有人都升了一级:我升为少将,蒋宾达升为上校;苏娜则升了两级,从少尉升为上尉。我们接到集体晋升的命令是在3月18日,在政府垮台的时候还能有这样的效率传达这样一个无关痛痒的命令,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要称赞我们的行政效率。不过晋级总是好事,虽然有一大帮反战分子堵着疗养院的大门大声叫骂,我们还是在疗养院的礼堂开了个小小的庆祝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