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经历了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我经历了战争 ayooyoo 2496 2003.08.21 23:25

    后来的日子我一直是呆呆的,我的团不久就被重建,我也由于在战斗中的出色表现被授予一级华夏勋章。但我在把勋章和慧一起安葬以后,就申请调职去新兵训练营。因为在我的眼前一直有慧的影子在晃来晃去,给我的感觉是自己已经无法再去面对战场上的死亡,。

  陆宾接到我的调职报告,没有多问我一句话就立刻帮我办理。1872年9月,我被委任为东丹岛特种兵训练营的校长,负责训练突击队员和战场技术人员。

  这个训练营位于比萨城外一个毗邻大海的山谷里,周围是一片小山,一面临海,有一片“黄金般的海滩”,是个风光秀丽的地方。但是我并不在意这些,只是每天埋头于繁杂的日常工作中,争取至少能在白天的工作时间里把慧忘记。

  1872年12月的一天,我正在办公室里写新兵训练结业汇报,门忽然开了,我抬起头,看到的是陆宾那张洋溢着笑容的脸。

  “啊!你怎么会来这里?”我大感意外。东丹岛战役已经结束,但是大陆对东丹岛的增援仍然源源不断,目前已经达到了空前绝后的23个师25万多人,加上海军舰队和航母编队,这里大概已经集中了我国三分之一的军事力量。所有的人都知道这完全是为针对希腊的作战计划所作的预备工作,我们即将对希腊或者巴比伦发起进攻,这毫无疑问,但是这当口,上海军区陆军司令部人事处副处长到这里来干什么?

  “哈哈!我来看看老朋友!”我站起身,陆宾一下绕到我身旁,攀住了我的肩膀,这姿势是我们念高中时常用的,事隔多年重又见到,让人感到无比亲切。

  “我被调到东大陆作战本部后勤支持处当处长了,”对,这家伙可是孙子军事学院的后勤专业科班出身。“顺便过来旅行结婚。”

  “你……你结婚了?”我又吃了一惊,“和谁?和小晴吗?”小晴是他的女朋友,以前在上海一起玩,和慧相当要好,那是个文雅娴静的女孩子,有着一双“如湖水般澄净”的眼睛。

  “对啦!”陆宾放低了声音“我们上星期在上海领的结婚证,婚礼我定在下周,在比萨的阳光海滩举行。”阳光海滩是比萨一大风景胜地,当初我也曾考虑过选在那里结婚。

  陆宾的婚礼很简单。那天天气非常好,婚礼就在那片金黄色的沙滩上举行。蔚蓝的蓝天下,他穿着一身绿色的陆军上校制服,和披着雪白婚纱的小晴交换戒指并接吻。在场的一百多人基本都是军人,在这个时刻不约而同的开始齐声鼓掌。我也拍着手,看着高中的死党完成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大事,眼眶不由有些发热,在小晴雪白的身影里,我似乎看见了慧的影子。一瞬间,我的泪水冲下了面颊。当初在上海的餐厅里环桌而坐的四个人,如今慧却已经永远躺在培西城外的公墓里了。

  “慧的事真让人伤心,但是希望你能够看开,重新振作起来吧,慧在天堂也会高兴的。”小晴过来给我敬酒的时候这么说,我擦着不合时宜的眼泪,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大概什么时候出兵啊?”大家都是军人,很自然就谈到了眼前对东大陆的攻略计划。

  “这个似乎还没有定下来,听说不会很久了,反正在季风没有结束以前不可能。”那是作战本部的一个参谋,姓陈。他是陆宾的朋友,这次来祝贺的。“目前国内还在继续动员,新建成了5个师,准备替换国内的几个近卫师来这里参加第一天的登陆。”

  “哦……可能会在那里登陆呢?”

  “这个是军事机密,谁也不知道的啦!”陈参谋打着哈哈,“喝酒喝酒!”

  陆宾住在比萨城的一个宾馆里(现在的比萨旅游大酒店就是在那个宾馆的旧地基上建成的),每天晚上都会到我这里来。

  “小晴呢?”

  “她啊……她去新闻发布处了。”小晴以前是记者,现在嫁了陆宾,似乎是加入了陆军通讯社。

  “呵呵,来,坐。”我给陆宾让着座,他没有坐下,却过来攀我的肩。

  “老同学,我们要出发了。”

  “什么??”他的婚礼才刚刚举行一周而已,东大洋的季候风还在海上肆虐,怎么选在这个时候出发?

  “上面有命令下来了,今晚11点在比萨港。我也要随队出发。”他的声音很低沉,完全不象平时神采飞扬的陆宾。

  “你是后勤处长,你怎么也要去?”我惊愕了半晌,这才明白过来这消息的含义。“小晴知道了吗?”

  “她也一起去,她现在是随军记者。”

  “天啊……”我望着他,每次都是我上前线他在后面坐镇,如今居然倒了过来。不过我是军人,知道军人的天职是服从。“那……你小心点吧,准备好手枪和背包。”

  “没问题,我在司令部,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他倒很豁达。

  “希腊人很顽强,你还是小心点好。”我不想触他的霉头,但是还是要提醒他两句,毕竟这是他从军以来第一次真正去前线。

  “哈哈……放心吧,我没有问题的啦。”

  1872年12月23日(有些历史书说是24日,但是我记得是23日)深夜,中国军队合计21个师22万人登上运输舰,在海军的掩护下离开东丹岛的比萨港,开始执行“旋风计划”。

  那晚的我在比萨港的港口上给陆宾和小晴送别。看他们登上那艘巨大的“飞龙”号战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船舷后面,我这才转过身,望着身后一辆辆坦克排成长龙,被吊装上船,无数的士兵都背着背包挎着枪,他们的脸上木无表情,只是按照顺序一个个上船。对我这个在一边的上校完全视若无睹。

  但是我却非常感动,望着这滚滚的人流和车流,他们都是我国部队中的精英,终于要投入去打击东大陆。中国的人力物力在这遥远的东丹岛汇集,向一个更远的目标进发,我感到心跳加速,热泪盈眶。

  “别了我的母亲别了我的朋友我要离开家乡去把正义和和平撒向四方”

  港口的高音喇叭反复的播放着这首《前线之歌》,我则望着那黑暗中憧憧的船影一艘艘离开码头,向茫茫的大海驶去。

  当天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本来拥挤的港口已经只剩下几艘小船。

  我坐在一个水泥墩上,望着冉冉升起的太阳,我感到双眼被阳光照射的刺痛,于是我闭上眼。

  温暖的阳光抚mo着我的脸,闭着的眼前一片鲜红。

  我的罗马战争就这样结束了。

  <第一卷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