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经历了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我经历了战争 ayooyoo 1863 2003.08.21 23:27

    钱隆派我到圣雷吉斯当然不是光为了找陆宾。他给我的主要任务是搜集希腊的情报,比如兵力配置和作战准备等等,毕竟圣雷吉斯以南就是希腊的领土了。巴比伦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战争消耗很大,军力明显下降,目前是依仗巴比伦沙漠的有利地形跟我们玩拖延战术,但是希腊并没有伤筋动骨,如果在我们向东穷追猛打的时候希腊人在南线来一下,那我军立刻就要陷入包围圈,巴比伦沙漠就会成为我们的葬身之地。

  无论如何,还是要向南突击一下,打掉希腊人的威风,逼他回兵自守,我们才有机会向东继续猛攻巴比伦。

  从到圣雷吉斯那天开始,我就轮番派出两个营在圣雷吉斯南方与希腊交界的地方侦察,但是希腊人防守相当严密,我们获得的情报不多。倒是找陆宾这个“捎带任务”有点进展,至少我们知道了圣雷吉斯的中国残军藏身之处。

  2月11日,我们按那个凯尔特老妇人的话,搞了几条快艇,开始在大盐湖里寻找“凯尔特族联合自卫团”藏身的小岛。

  “这里好大!”朱耀发着感慨。“我们怎么找?”

  的确,这个巨大的盐湖实在是太大了,要在这样浩瀚的水域里找到他们实在不容易,而且,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这个湖里的岛屿多得不成话。

  “这里、这里和这里,一共有337个小岛,最有可能的是这个、这个和这个……”蒋宾达亲自上阵,在一张盐湖东部地图上指指点点,向五个中尉布置着搜索路线。我也凑过去跟着一起研究。

  “就这样,总共需要5~6天的时间,可以把这一片搜索完。”蒋宾达最后说。

  “训导长,我们还要搜索北面和西面的部分吗?”说话的是我的警卫排排长赵选哲,他是我们训练营的第一期学员,用惯了以前训练营里的称呼,就这么一直用到现在。

  “我认为不用了。”我沉吟了一下,“他们当时没有那么多的汽油,还带着伤员,不太可能逃到那么深的地方的。”

  “行了!出发!”蒋宾达一挥手,所有的人都向船上奔去。

  如果撇开任务,只是来这里看看风景,我想大多数的士兵是会很乐意的——这里的风景非常美,巨大的盐湖一直延伸到天边,湛蓝的湖水映着蔚蓝的天空,清新的风吹在脸上,听着水鸟的叫声……我们的快艇在平静如镜的湖水上划开一条条白色的波纹,向远处的小岛疾驶而去。

  上了岛就是呼号、鸣枪、搜索,但是除了惊起大群的水鸟之外,一无所获。

  晚上,我们在一个小岛上扎营,五个排分成五组,各自围着一堆篝火坐着。炊事兵忙着用刚捕的鳇鱼做菜,其余的人则围着火唱歌、说笑,给人的感觉倒好象是一大群高中生在野营。

  “今天什么也没找到。”蒋宾达走到我身边坐下。“不过超额完成了任务,今天搜索了26个,比预定多了4个。”

  “希望他们没事吧。”我望着黝黑的湖面说。

  “呵呵……应该是没事。巴比伦人和希腊人都没有下湖搜索过,没可能找到他们的。”

  第二天、第三天都这样过去了,士兵们开始感觉疲劳,晚上的“篝火晚会”也变得沉闷了。虽然鳇鱼的味道依然是那么鲜美,但是连吃了三天,大家也都不太有胃口了。

  第四天,我们深入湖中已经200多公里,这天没有搜索完预定的33个小岛,因为最后一个岛距离相当遥远,而今天的湖面上有点风浪,船开不快。所以当我们到达最后一个岛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我命令上岛后就扎营,抓紧时间休息——由于疲劳,今天有两个人不小心从高处摔落,幸好只是点擦伤。

  吃过晚饭,我钻进帐篷,蒋宾达正在灯下研究地图,他就是这样,做什么都认真非常。我这一天也没有精神,一想起三年前的今天,慧和我一起在培西逛街,我眼前就只有慧的影子在晃来晃去了。

  正在我傻傻发呆的时候,蒋宾达忽然抬起了头。“你听!”

  “什么?”我从对慧的思念中醒过神来,问道。

  “你听啊!”

  我竖起耳朵听着,却只听见帐篷外“呼呼”的风声和湖水拍岸的涛声。我望着蒋宾达的脸,摇了摇头,他皱紧了眉侧耳聆听着。

  还是只有风声。

  “你听到了什么?”我问道。刚一说完,我也听到了一点响动,那不是士兵会有的声音……那是婴儿的……哭声?

  “你听到了?”蒋宾达跳起了身,“是小孩哭!”

  “是不是野猫叫?”我有点怀疑。

  “你在这周围三百公里找得出一只野猫我就服你!”蒋宾达一下钻出了帐篷,“赵选哲!赵选哲!”

  我也跳起了身,陆宾的来信曾说小晴怀孕了,那是去年5月的事……难道那是陆宾的孩子在哭?小晴还活着?我一下子兴奋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