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经历了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我经历了战争 ayooyoo 2576 2003.08.21 23:27

    钱隆一接掌远征军,立刻开始大刀阔斧的干了起来。

  第一步就是立刻调集东丹岛的全部驻军,24小时不停的向东大陆进行空运,每支部队都要自带维持作战一星期所需的物资。东丹岛各基地的战略物资很快就被搬空,他又到本土去调集各地的库存,源源不断的向东丹岛运送。

  第二步是利用他的人望,在议会发表演说,要求扩大战争预算,将国家纳入动员体制,虽然后来投票没有通过,但是战争预算是确实的增加了好几倍。这些增加的钱立刻被投入军队建设和装备购买,1874财政年度的军费比1873年增加了5倍,军队装备的质与量都有了巨大的飞跃,不能说不是钱隆的功劳。

  第三步就是通过扩军议案。钱隆提出了一揽子计划,包括扩军、现有部队装备升级、扩编现有部队、扩编东大陆远征军编制、改变全国军事力量分布等等。他在议会提出该议案的时候,下面的议员鸦雀无声,大概是被他的气魄吓呆了。因为他居然提出将军队扩编300%,在东大陆投入100万以上的精锐部队,并保持这一数额直到“把巴比伦希腊和美国这三个邪恶轴心彻底地埋葬在他们自己的血泊中”,“同时增强海军和空军力量,填补目前的大东洋空白,将大西洋舰队加强150%,扩建2个航母编队”,“加大空运力度,开发新型巨型运输机,从本土直接调运部队和物资至东大陆”,然后“在2~3年内获得完全优势,5~8年内结束战争”。他一边说一边用手势加强情绪,最后用力的拍击面前的讲台,“我们将可以一劳永逸的解决所有的外患,给我们的子孙一个和平的没有战争的20世纪!”在他说这句后来被广泛传诵的话时,他面前的话筒正由于他的大力拍击而摇晃。

  钱隆的议案没有被完全通过,但是其实质部分都被保留下来并加以执行,********自1874年开始走上军事路线,和他在1873年10月11日在北京人民会堂发表的这篇宏论关系非常大。当时我坐在后面的旁听席上,和身边的数百名记者一起听得目瞪口呆,我旁边的一个矮个胖子放下他手里的相机,小声咕哝了一句:“简直是疯狂的战争叫嚣。”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如果他再多说一个字,也许会立刻被我拖出会堂的,但是他没有再说什么。

  两年以后我才知道这矮个胖子的名字,他就是著名的反战记者赵云明。

  钱隆的确是个军事天才,他对日后的计划非常庞大,但是仅仅是眼前,他对现有的资源进行合理调配以后,表现出来的巨大军事潜力也令人不得不对他心悦诚服。

  他在9月底就空运了所有的东丹岛驻军前往东大陆,一共是7个师9万人。他们被空运到托那汪达机场后,除了一个师被留在托那汪达加强守备以外,另6个师立刻出发打通通往维鲁拉纽的通道。钱隆当时给部队下的命令是“不计伤亡,不计损失,完成目标就是胜利”。

  这六个师忠实的执行了任务,在10月12日打通了通道,维鲁拉纽早已筋疲力尽的驻军得到了望眼欲穿的补给,战场态势立刻好转,但是执行这一任务的6个师付出的牺牲也是极为惊人的。其中有我以前服役的113装甲步兵师,他们在那次战役中损失了一半以上的人员,师长廖杰阵亡。其他5个师中有一个师甚至全军覆没,全部6个师伤亡了约5万人,军官伤亡率达到70%,有几个部队基本已经不成编制,甚至可以说是被打散了。我在参谋本部看到伤亡报告时只觉得一阵触目惊心,以前在罗马战争时也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残酷的战斗,占优势的攻方的伤亡竟然也会有这么大。而且这6个师全部都参加过罗马战争,有两个甚至在西大陆转战各地,是有名的“常胜军”,其战斗力绝非一般的部队可比。

  我拿着报告去给钱隆看,钱隆拧紧了眉头,狠狠的看着手里的报告,我说:“部队的伤亡很大,这样打虽然完成了目标任务,但是对士气还是有影响,恐怕……”

  “你不要只看到我们的伤亡,也要看到敌人的伤亡。我们伤亡大,敌人伤亡更大,而且我们守住了维鲁拉纽,对敌人来说,他们的战略目标无法完成,其士气受到的打击比我们只有更加严重。”钱隆说着,我看到他脸上的伤疤在跳动,“…………不过敌人比我想的要顽强,这六个师要马上轮换补充,88、113、和121装甲步兵师要晋升为近卫师,请你立刻打电报通知他们。”

  战后缴获的档案显示,当时巴比伦损失近8万人,希腊有一个师被击溃,两个师后撤重编。美国没有参加这一战役,但是其军事观察员的报告称“中国军队的战斗力非同一般,显示其在得到充分补给后的潜力惊人”,“联军前线司令部笼罩在一片忧郁的气氛中,参谋长达拉达少将亲口跟我说:‘我们打输了这场战斗,我们接着也许会打输这场战争。’”

  11月,我正式调任为东大陆远征军司令部参谋本部副参谋长,原来的职务撤消。其实9月底钱隆被任命为远征军司令以后我就已经在事实上执行这一任命了,而原来的训练营也因为扩编而被另编为特种任务团,作为司令部的机动直属部队,蒋宾达任团长,我则名义上作为总指挥。

  1873年11月7日,我和所有的司令部成员搭专机前往托那汪达新的司令部所在地。这时的东大陆远征军已经辖有55个师60万人,还有空军海军共计将近80万人,还有20个师在前往东大陆的途中。

  从那时开始,托那汪达城里就满满当当的到处都是中国军人。托那汪达本来就不大,全盛时也只有30万人口,其中主要是易洛魁族人,还有一些巴比伦移民。被中国军队占领以后,巴比伦移民纷纷离开,只剩下约20万易洛魁族人。现在一下进驻了几十万军队,这个城市立刻被塞得满满的,到处都是穿制服的中国人,路上不是装甲车就是主战坦克,在城里的商店甚至可以用军队内部券买东西……这个城市已经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军人之城。用参谋部里的一个参谋的话说:“干脆改名叫托那汪达基地算了。”

  部队把这个城市称为“仓库”,进城叫“进仓”,开拔前线叫“出仓”,守备部队叫“看门狗”。有部描述巴比伦沙漠战役的电影叫《完全无敌》,里面的士兵就用这样的俚语来称呼托那汪达。我想这个绰号也许与司令部的选址有关,那里在战前是一个很大的粮食仓库。

  前几年我去东大陆旅行时特地去以前的司令部看了看,那里现在真的变成了一个军事基地,司令部大楼外观还是和以前一样,但内部经过彻底的改装,和1874年的时候是完全不同了。不过托那汪达城里的居民至今还是比驻军少,也许是东大陆战争给托那汪达带来的最大变化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