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经历了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我经历了战争 ayooyoo 2792 2003.10.23 23:42

    乌尔战役在1881年5月9日下午开始打响,现在许多书都不同意这种说法,而把这一战役的开始日期提前到5月6日,也就是从79师的惨败时开始计算。我作为这一战役的指挥官,是支持将5月9日作为开始日期的,因为这一天我军先头部队开始正式进入乌尔城区。

  1875年我曾在远处张望过那模糊的乌尔城,当时第二集团军已经攻入了城区,虽然报告说各处都发生激烈的战斗,但是在城外的我望见的,不过是一片静寂的建筑而已,虽然有很多地方冒着浓烟,不时传来炮声,但总体上那时乌尔城受损不大,远好过成都保卫战时几成废墟的成都,比罗马战争时刚被我们攻占的罗马也强得多。

  1881年我再次来到乌尔城外,看到的却是另外一片景象:大片的废墟向东一直延伸到地平线,触目所见,竟然没有一个建筑物是完整的,据说城里甚至没有一棵高过两公尺的树。我看过参考资料,知道1875年第二集团军在乌尔几乎是被巴比伦和希腊的飞机炸光的,不过他们的空军在炸光了第二集团军的同时,也把自己的城市炸得稀烂——全城75%的区域被摧毁。战争结束后,巴比伦虽然高唱“重建乌尔永恒之城”的口号,但是糟糕的国民经济情况和庞大的军费开支还是把这个口号变成了一个泡影,乌尔城在这几年里几乎都没有什么改变,只是经过5年的风吹雨打,那些废墟变得更加破败了而已。

  5月9日下午2点多,第22主战坦克师在乌尔城北20公里处与巴比伦第237国民步兵师发生接触。第22师的师长苗文杰在报告时说起这个237师就一肚皮火,把它叫做“神经师”。我想这个237师大概是22师所遇到的最难缠的巴比伦部队了,虽然是杂牌国民师,但是这个师全部由巴比伦城的狂热民族主义分子组成,打起仗来几乎可以用“疯狂”两字来形容:步兵身背高爆zha药扑向我军坦克的场面屡见不鲜;士兵们在钢盔上缠着醒目的红色巴比伦头巾(表示决死的精神)在阵地上布防,全然不顾会不会暴露目标;最疯的是这个师的士兵们都背着著名的巴比伦弯刀,所以有时甚至还会出现“大刀队”结队向我军防线冲锋的中世纪战争场景……237师的种种疯狂行径在前线是作为笑谈流传的,不过“神经师”的名头也因此而相当响亮。5月9日那天22师虽然很快就将其击溃,但始终不能全歼该师,最后237师伤亡过重开始后撤,退入乌尔城区,而22主战坦克师也尾随其后,进入乌尔城。

  巷战,向来是战争中对步兵最残酷的战斗。我永远不会忘记攻打罗马时经历的残酷时光,那个寒冷的冬天里罗马城的残垣断壁和遍地的尸体至今仍如在眼前。但是进入乌尔之后,我忽然发现,虽然时隔多年,地点甚至不在一个大陆上,季节也由冬季改到初夏,战争却始终是战争,所有的要素依然没有什么大改变。22师进入乌尔城区后第一天,似乎无处不在的巴比伦狙击手就造成了上百的伤亡。22师不得不呼叫炮击、轰炸,最后停下了继续推进的脚步。到5月10日,苗文杰一下午打了十二个电话到指挥部,要求增派援兵。

  第二天我们在南线的攻击得手,第67主战坦克师在南方发起的攻击成功,占领了巴比伦的一个军事基地,全歼了在那里布防的一个巴比伦步兵师,摧毁了设在当地的雷达站,乌尔和巴比伦的通讯线路被切断了。同时空军出动最新型的轰-3Y隐型轰炸机对乌尔进行了大规模的轰炸。那天我站在指挥部门外,向东边的那片灰蒙蒙的废墟望去,只听见沉闷的爆炸声不断传来,脚下的大地微微的颤动,告诉我飞机投下的是威力巨大的重磅炸弹,废墟里腾起了一些烟柱,高高的直上云天,和灰色的天空连在一起。而身后的指挥部里一片繁忙,都是空军报告命中多少目标和造成破坏的情况,后面的十多天,我们一直在和乌尔的巴比伦军队缠斗。当时巴比伦在乌尔有7个师的兵力,其中有4个整编步兵师(第34、37、201、237步兵师),两个坦克师(一个就是第92坦克师“霸王枪”,另一个是第106坦克师),还有一个新编的轻步兵师叫做国民警备队第3纵队,不过是些游击队的综合,战斗力不强。第22主战坦克师进入乌尔城后4天,整个第二整编集团军进入了城区。在空军的大力支持下,巴比伦完全丢失了制空权,随后是轰-3Y隐型轰炸机的轰炸加上地面部队优势兵力的进攻,被巴比伦人吹嘘为“本土第一坚城”“永恒的巴比伦防线”的乌尔在我军如此巨大的优势和沉重压力面前土崩瓦解。到5月22日,巴比伦第92坦克师乘我军第5主战坦克师尚未绕到乌尔城东,连日阴雨中国空军停止空袭的机会,突然撤退,其余的34、37、237步兵师则随同在后。同时第201步兵师集合本部队和第106坦克师的残余兵力加上那个所谓国民警备队第3纵队,向我军发动反冲锋。位于前锋第22主战坦克师首当其冲,当时的报告还以为巴比伦援军到了,所以才有力量发起这种全力以赴式的反冲锋。那几天连日阴雨,22日这天雨下的特别大,巴比伦人乘着瓢泼大雨向我军阵地发动冲锋,在雨幕的掩护下与22师发生激烈战斗。苗文杰组织了防御,顶住了巴比伦的反扑,同时呼叫空中支援,第二整编集团军的第15主战坦克师也向他们靠拢。激战一直持续到晚上8点左右,巴比伦人一共进行了十四次攻击,最后参与反击的部队几乎全军覆没,余下的不到1000人再也没有勇气再向我军发起攻击,于是他们乘着雨夜从阵地上撤退,分散到各处继续抵抗。在这次战斗中巴比伦人损失了约7000人,我军也伤亡了4000多人,双方的阵地由于反复争夺伤亡惨重,阵地上的泥浆都被血水染红了,数千具尸体泡在红色的泥浆和血水之中,5月的天气造成尸体很快开始腐烂,冲天的臭气搞得那地方简直令人无法涉足。第22主战坦克师经此一役,伤亡过重,丧失了继续进攻的能力,只得在原地固守待援。巴比伦的损失比我们更大,似乎做了一回赔本买卖,但其实巴比伦人的这个金蝉脱壳玩得是不错的,他们撤退的部队除了34师在撤退途中遇到了第5主战坦克师而被追歼以外,其余的都逃了出去,平安返回巴比伦控制区域。这样就给以后的战斗保留了一支有生力量,从这一方面而言,巴比伦国防部还是有战略眼光和全局观的。

  乌尔战役并不随着巴比伦主力的撤走而宣告结束,巴比伦各部队的残兵依然在乌尔的各个角落里继续对我军进行抵抗,但是随着23日第5主战坦克师在乌尔东方的合围成功,乌尔完全陷入了包围,中国空军甚至把控制制空权的区域一直扩展到乌尔以东100公里的地方,巴比伦残兵的补给路线被彻底截断了。之后的战事就纯粹是扫荡了,各自为战的巴比伦残兵被一一消灭,直到5月30日,乌尔最后一个巴比伦连队剩下的53人向我军缴械投降,乌尔战役结束。

  我是5月24日进入城区的,当时城区还在肃清巴比伦残兵,连绵的阴雨天气给巴比伦狙击手创造了很好的机会,他们的活动十分猖獗,我乘坐的装甲车就曾多次遭到枪击,从24日到30日,司令部警卫连有3人被打死,7人受伤(此后一直到6月中旬,乌尔城内的狙击手才算被全部肃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