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经历了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我经历了战争 ayooyoo 1850 2003.08.21 23:33

    “靠!”我回过身,对着蜂拥而来的巴比伦兵抬手就是一梭子,把冲在前面的打倒了好几个,但是后面的巴比伦兵不怕死的又上来填补,他们用的都是希腊的捷哈特II突击步枪,从那特有的“哐哐哐”的枪声可以清楚的知道,我站在飞舞的子弹中,冷静的一枪一枪射击,接连打中了5个。

  这时一个小个子巴比伦兵借着同伴的掩护,在火网中找到一条路,居然摸到我的散兵坑左边,当我惊觉时,他已经抬起了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我的头。

  那一秒钟我的反应是:这下完了!没想到死在这里!我望着那个巴比伦兵狂热的脸,等他扣动扳机来结束我的生命。

  枪响了。我惊讶的看到他的胸前爆开一个大洞,红色的血喷洒出来,溅了我一头一脸。那巴比伦兵瞪大了双眼,带着一脸惊讶之极的表情,缓缓的向我倒来。我身子一让,他就扑到在朱耀身上,一动不动了。

  在他身后,我看到了苏娜端着H*的身影,她正关切的望着这边,于是我冲她点点头,用手在脸上抹了两把,擦掉一点血迹,就转过身去向巴比伦人倾泻我的愤怒。

  天已经黑了下来,沙漠里的黑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凭借枪火和爆炸的火光来分辨敌我的形势。这时我们的各条战线已经被分隔开,只能通过步话机联系了。我和蒋宾达联系了一下,知道部队伤亡很严重,其实不问也知道,我身边的凯尔特小队在刚才的战斗中已经有22人阵亡,35人不同程度受伤。这是自凯尔特小队成立以来所遭受的最重一次伤亡。但是天黑以后,战场的形势开始逐渐扭转,一片黑暗中,我们士兵高超的作战素质开始显现威力,巴比伦人的几轮攻势都在我们狙击手极其准确的射击中瓦解了,敌人只能一边胡乱的向我们射击,一边在坦克的掩护下慢慢后退到安全地带。在我们的阵地前留下一片巴比伦士兵的尸体,还有几个伤兵在痛苦的呻吟,随着几声枪响,连呻吟声也没有了。

  “老大!老大!”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而来的是小晴惶急的声音,我转过身往后看去。看到几个黑影跳进我的散兵坑。借着前面一辆被击毁坦克上还在燃烧的微弱火苗,我看到了小晴被硝烟染成黑色的脸。

  “老大,她被打中了,我给她包扎了一下,可是血还在出来!怎么办?”被小晴和钱遥架到这里的是一个慰问团的女兵,她的右胸被子弹击中,虽然经过了简单的包扎,但是血还在不断外流,浸透了白色的绷带。女兵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嘴角流出一缕鲜血,双眼紧闭,要不是还有点微弱的呼吸,她看起来就象一个死人。我检查了一下伤口,知道子弹还在体内,不取出来的话十分危险。“医生!!”我叫着。

  “在!”苏娜的中国话的确已经很流利了,说得字正腔圆。她是凯尔特小队的医官,负责战场急救,听到我的呼叫她匍匐着从李明礼旁边开始向我这里爬。但是那是一片开阔地,还有坦克上的火光照着,她就这样慢慢爬过来很容易被敌人的狙击手击中。

  我抓起朱耀的枪塞在小晴手里,“帮她掩护!好!开火!”

  “砰砰砰砰砰……”

  在我们向敌人射击的炽盛火力掩护下,苏娜一跃而起,紧跑几步,跳进我的散兵坑。几颗子弹追着她的脚步,在地上掀起几处烟尘,幸好没有打中她。

  “帮我照着伤口……”苏娜拿出一个小手电筒塞到钱遥手里,自己在那手电微弱的光芒照射下在伤口里努力寻找着那颗子弹。我把那具巴比伦士兵的尸体推到散兵坑的前面作为掩体,和小晴一起注意着前方巴比伦人的一举一动。

  晚上八点四十分,我终于通过步话机联络到了蒋宾达,和他交换了一下情况,同时商量着突围的步骤。他告诉我一个坏消息:司令部说由于正面战事吃紧,已经没有余力向这边派出空中支援了;还有一个好消息:司令部已经命令在萨里昆的22主战坦克师余部向我们的方向靠拢接应,另外,搜集到的情况表明,在我们前面的是巴比伦的第九坦克师,他们是在沙漠中迷路才来到这里的,因此暂时他们也不会有其他的援兵到来。

  “那么,我们到明天凌晨3点以后向西集中全部剩余兵力和车辆,发动一次攻击,打开口子,把所有的人都带出去。在这之前,要作好弹药的补给。”从下午4点多打到现在,很多人的弹药已经告罄了。

  “是!那么就在明天凌晨3点以红色信号弹作为信号,全团一起向西突围。你的凯尔特小队还顶得住吗?”

  “不要紧,我已经让3连向我这边靠拢,合在一起也有百十号人,应该可以的。”

  “一定不要死呀,老大。”蒋宾达的声音有点低沉。

  “你也一样。”虽然对蒋宾达忽然开始对我使用这个称呼有点不习惯,但我还是很平静的回答了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