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经历了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我认识的远征军之八 退伍兵

我经历了战争 ayooyoo 3823 2005.07.26 16:20

    一转眼退役也4年多了。退伍兵的生活,其实并不好过。看北京退伍军人联合会的会员们,就知道这个事实。大家各自过着自己的生活,快活的不快活的,逍遥的不逍遥的。有人混的不错,有人混的很辛苦,有人就混的很惨。但是日子总是要一天天的过去,大家时常碰个头,一起喝个酒,骂骂娘,发泄一下,仿佛又回到了在东大陆时那些疯狂的日子。

  不过这里要讲的不是我们,好歹我们都为自己的生活奔忙着。虽然辛苦,虽然常常会遇到不愉快的事情,虽然心里操蛋,但是我们还是会顶上去。军人么,打仗都不怕,难道面对和平社会里的一点不平事,反而怕了不成?

  我今天要讲的是老吴。

  老吴的名字叫吴佳成,但是大家叫惯了,都叫他老吴。他的军号是M-8446234,他以前在第52机械化步兵师二团服役,那是南部集群的主力作战师。大家都听过“沙漠响尾蛇”吧?52机步师就算是这条蛇的的毒牙之一。我见过南部集群的标志,一条缠绕起来的响尾蛇,大张着嘴,露出两个很吓人的毒牙,看上去十分嚣张,和中部集群的白虎标志完全不是一个风格,据说那是他们头朱良国钦点的。你想朱良国是什么人?那是中国军队里最嚣张最吊的人之一,他选的标志那还有什么说的呢?不过老吴并不嚣张,他长一张瓜子脸,牙齿很细小,单眼皮小眼睛,身材中等,神气内敛,话也不多,很低调的一个人。但是有次我见他脱了外套搬东西的时候,上臂分明纹着一个响尾蛇标志,那么嚣张的,张大了嘴,似乎比以前所见的更加嚣张。

  老吴是个老兵,他跟我同年出生,比我大3个月,都是北京人,服役期跟我差不多,退役时军衔也一样。不过他是主力作战师的上尉,打过好多大仗,谈到军事素质,和我这个后勤部队的上尉就没办法比了。我在东大陆的时候没遇到过他,认识他是在退伍军人联合会的一次活动的时候,他抱着他的女儿,坐在一个角落里,拿餐桌上的小甜饼引着她。

  那是1886年年底,我刚结婚,那天是我头一次带着老婆去参加联合会的活动。老婆看到老吴的女儿,眼睛就一亮——她对小孩子是最没有抵抗力的。现在我都一直说她太宠儿子了,但是她就是这个脾气。

  那天她看到老吴的女儿,她就没抵抗力了,就走过去,和老吴一起哄着那小女孩儿。不过话说回来,老吴的女儿真的是非常好看的一个女孩儿,虽然我们这一批人结婚都晚,但是这几年都生了小孩子,但我再没见过谁家的孩子有这么漂亮的。雪白的脸上两条细细的眉毛下是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纯纯的眼神望着你,乌黑的长头发披在肩膀上,看到你走近,就抬头望着你,老吴说:“叫叔叔。”她就张开那很秀气的嘴唇奶声奶气的叫一声“叔叔”,然后展开一个小孩子特有的充斥着可爱感觉的笑容,让人很有种要把她抱起来亲一口的冲动。

  那时老吴的女儿是4岁吧?跟在老吴后面,一点也不怕人的跟我们这些身经百战的老兵们说着话。那时有孩子的人还不多,那一晚几乎所有的人都抱过她,摸过她乌黑的头发。

  于是老吴和他太太就一起很自豪的笑着。老吴的太太是他以前团里的救护队医生,中尉军衔,我见过她几次,很白皙文雅的一个人,满脸的知识分子气,跟我们这些满口粗话的丘八完全不是一码事。听说她是老吴的初中同学,两人当年就已经形影不离了。老吴当兵的时候她在念医科,一毕业就马上报名去东大陆,到了东大陆就要求分派到52师,到52师又要求去二团,简直恨不得直接就分到老吴连里。就这样这两人几乎始终在一起,经历了南部集群在第二次东大陆战争中几乎所有的血战——这很不容易,要知道南部集群打的大仗比中部集群都多,而在这种战斗中能始终和自己的爱人在一起,真是不容易的经历。他们很早就结婚了,两夫妻在战地上摸爬滚打,令人想起有点唏嘘,又有点羡慕。据说每次老吴受伤,都是由太太亲自包扎处理的。“这么打仗,简直跟在家一样么!”我听很多人这么评论过老吴。我知道他们不过是太羡慕了,受了伤亲人就在旁边,这是什么待遇?不过想想老吴的太太,每次前面打大仗,她都第一时间知道,第一时间就开始为自己丈夫担心,这种煎熬,也不是普通人熬得过来的。

  老吴1886年退伍回国,本来他太太可以不用退伍,但是她也一起提交了退役申请,于是两人一起回到本土。老吴回来去一个保安公司干了阵教官,然后又去了一家大公司干保卫科主管,后来嫌离家远,又辞职了,因为他太太在北京医院当医生,那家公司却在**山旁边。他回北京干了不少杂差,一直到1887年才稳定下来,在一家公司做仓储管理。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刚回到北京。但是后来几次联合会活动都遇到他,虽然不是一个部队的,但是接触多了,也熟了起来。当时他干杂差,收入并不好,他又不想让太太受累(他们在北京买了房子,你想想那时的房价,还贷款绝对是个很沉重的负担),所以做好几份兼职,常常累得话都不想说。联合会活动时他总带着他女儿,有时候我们就撺掇他女儿会上台唱个儿歌,跳个舞啥的,于是在当爸爸的不断鼓励下,小女孩儿扭扭捏捏的登台了,她唱起一首儿歌《我的娃娃你的红花》,于是我们就一起鼓掌,为她的勇气欢呼。她咿咿呀呀的唱着,清脆的童声在大厅里回荡,唱完了,还提了提裙子,行了个屈膝礼,于是下面一群老兵们爆发出一阵怪叫,一如当年在劳军表演中看到了大明星。

  一直到1887年年中,老吴换了工作,收入不错,他终于也不用干那么多杂差了,他女儿也上幼儿园了,长得更是可爱,我们都很为他高兴。

  1889年,老吴升职做了部门主管,他在联合会BBS上发帖庆祝,他女儿9月就要上小学了,他又顺便发了几张女儿的照片上来。“粉琢玉嵌般的小女孩儿”,这是很多人由衷的赞叹,还有不少人直接就在下面跟帖要定娃娃亲了。

  那是7月里的事,于是他定在8月去过他多年没过的假期:到东大陆旧地重游。一堆人请他帮忙到以前战斗过的地方拍照,连我都请他在去圣雷吉斯的几个地方拍几张。

  然后他在7月底出发了,预计去托那汪达、圣雷吉斯、吉格维亚、巴比伦城、罗得斯、米利都、雅典,然后从海拉克雷亚回西大陆。

  接下来的事大家可能都听说过,1889年8月13日,雅典雅典假日酒店发生了恐怖分子劫持人质事件。那次事件震动很大,因为搞这个事件的希腊恐怖组织“希腊解放组织”就是这次事件开始浮出水面的。雅典假日酒店事件55名恐怖分子劫持了217人,其中177名游客,而老吴的太太和女儿都在其中。老吴自己正好出去拍照,不在酒店。他是在街上听到消息后跑回去的,却发现现场已经完全被封锁了。

  恐怖分子提出要求中国政府释放200名被捕的希腊恐怖分子,并提供一千万元现金和逃脱用的直升机,如果24小时没有答复,他们就开始枪杀人质。政府当然不会理他们这套,双方对峙了18小时以后,特警部队出动展开援救行动。后来播放的新闻里,我看到一个身穿平民服装的男子,那熟悉的身影,分明就是老吴。他居然一个人潜入了被封锁的酒店,在特警展开行动的时候,他也一起行动,我看到他弄到了一把捷哈特II并开火的镜头。据说在枪战中他击毙了3名恐怖分子,不管是不是真的,我相信他绝对有这个能力,作为一名屡经战阵的老兵,从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过来的老兵,对付这些民间恐怖分子,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但是结果大家也知道并不好,恐怖分子在遭到突袭后引爆了酒店大堂里的zha药,217名人质中有155人死亡,59人受伤,特警也有7人牺牲,15人受伤。虽然恐怖分子被全部击毙,但是公认这次援救行动是失败的。

  第二天我们中有许多人惊愕的在报纸的遇难者名单中找到了老吴太太和女儿的名字。

  老吴从那一天就没有再出现在联合会里,会员们花了许多力气去寻找,后来终于得到一些情况。

  当时他在爆炸中也受了伤,但是身体上的伤明显没有他太太和女儿的死讯对他的打击大。他在医院得到这个消息以后出现了一些精神不正常的症状,并很快被移送到雅典精神病院。不久他又从精神病院中跑了出来,2个月后在雅典郊外的一条河边被发现,当时他身体极端虚弱,奄奄一息。

  1890年8月13日,雅典假日酒店事件一周年,老吴在医院病房里用连结在一起的毛巾自缢身亡。

  很抱歉我用这样一个悲惨的故事来结束整个《我认识的远征军系列》。当我开始写这个系列的时候,本来是想用欢乐的笔调来描述我认识的许多人的。但是当老吴的死讯传来的时候,我发现我不能不把他写进去。他为了一场战争,把他的青春他的爱情他的家人都搭进去了。他是我们这些人的代表,他就是一个缩影,为了国家把自己的一切都贡献了,但是国家给了他什么?

  也许,有一天,我们也都会这样。

  那场战争还在继续,它并没有结束。

  它还在吞噬着生命,甚至包括那个可爱的在台上唱着《我的娃娃你的红花》的女孩儿。那双清澈的纯真的大眼睛,也被那场血腥的战争吞没了。

  战争……到底什么时候是个终结呢?

  Ayooyoo的话:

  《我认识的远征军》到这里算是结束了。没想到给自己的小说写外传也会这么累。我常常的想着,要给远征军的人们添加一些英雄,一些生动的人物,但是最后还是归结到许多普通人,普通的故事。我始终关心着那些普普通通的人们,我没办法去描写那些似乎出自神迹的故事。从这方面来说,我失败了。

  《我认识的远征军》最后是一个阴郁的收尾,我写的东西似乎都是阴郁的收尾,也许我也很阴郁?今天我的心情的确很阴郁,虽然窗外晴空万里。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