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经历了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我经历了战争 ayooyoo 2082 2003.08.21 23:31

    战事的进程总是那样的变化多端,让人难以捉摸。本来在远征军的猛烈打击下,乌尔的巴比伦军队已经大势已去,眼看是无力回天了,但就在这时候,希腊提出了它的援助计划,那是一个疯狂大胆又庞大无比的计划:希腊将在40个师的基础上再增派50个师的兵力帮助巴比伦作战,同时又将给巴比伦的军事援助再次提高50%。美国不甘自己显得无所作为,也增加了兵力和军事援助。巴比伦仿佛一下子吃了什么大补元气的猛药,被刺激得进入一种极端兴奋的状态,于是整个巴比伦仿佛一头嗷嗷直叫的疯狮,向我们猛扑过来。而当我们在那个沙漠边的小村庄里一觉醒来的时候,整个战局已经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在通过铁路网迅速到达前线的30个希腊师和本来就在前线的40个巴比伦师的重压下,我们从攻击转入了艰苦的防御。

  “演出只好等下次有机会吧……很高兴见到你。”虽然在小晴的安排下见到了慰问团的团长,一个叫钱遥的漂亮女军官,但是从东边传来的隆隆炮声让我心绪不宁,前方的糟糕消息从各地纷纷传来,根本无从知道哪一条是真哪一条是假。当我看到那位确实是很漂亮的慰问团团长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如何应付这样糟糕的局势,对眼前的美女真是丝毫兴趣也没有了。

  “前线的消息很不好呢,”钱遥的声音有点哑,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种清脆的声线,“慰问团已经接到了撤退的命令,我想问一下,您的部队是前进还是在这里驻守,或者是向后方撤退呢?如果是撤退的话,请一定要带上我们慰问团!”

  我愕然的望着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军官,她的思路倒是很简捷明白,比我这个指挥作战的军官还要清晰得多。根据昨夜今晨从前方传来的消息,担任主攻的第二集团军在乌尔遭到美军航空兵的密集轰炸,损失惨重,之后巴比伦军队开始在附近发起疯狂的反击,27师和第9装甲步兵师据称已经被包围,而且据说无数的希腊军队开始在战场各处上出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再冒险突击,去摧毁那个毫无疑问有重兵把守的补给站,可以说结局肯定是全军覆没。那么我们在这里坚守待援?这里是沙漠,地势平坦,我们这些并没有配备什么重武器的特种部队,靠什么去抵挡希腊人的坦克师的全力突击?不能攻不能守,剩下的只有撤退一条路走了。但是没有命令擅自撤退,这个“畏惧逃跑扰乱军心”的罪名是肯定跑不了了。

  “怎么办?有消息说戚继光已经死了。”蒋宾达紧锁双眉走进来,说出口的居然是这样的一条骇人听闻的消息。两军交战,一方的主帅忽然猝死,对于指挥系统的打击那是不言而喻的。

  “别胡扯,戚继光怎么会忽然就死了?”虽然知道蒋宾达不是那种会传播那种在军队里常有的“非官方小道消息”的人,但是当时的我对这个消息是的确一点也不相信。“他在乌尔郊外的指挥部里,那里现在还是很安全。”

  “我刚和指挥部通了电话,现在那里乱得一团糟,是参谋部的小朱跟我这样说的,听说戚继光昨晚没和参谋部商量就带着他的集团军班子进城去了,结果就遇到了轰炸……”

  “什么?!”关于戚继光元帅类似的擅作主张的行为我曾听说过很多,没有一次让我象这次一样感觉糟糕,事实是在当时我的脑袋里简直就好象当场引爆了一颗手雷,把我的大脑一瞬间震的一片空白。主帅居然在开战的时候遭遇轰炸身亡?这仗还怎么打?!

  现在我们都知道戚继光并非被炸身亡,而是发现自己的第二集团军在美国人的密集轰炸下一夜之间损失过半,心脏病猝发而死。但是无论他是怎么死的,在那个关键的时刻,他的死亡直接给我们带来的,就是混乱和死亡。

  当天下午,我辗转几个地方终于和远在北京的钱隆取得了联系,钱隆那本来浑厚有力的声音经过越洋长途的传送变得又轻又模糊,仿佛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呓语。

  费了很大劲,我们才各自了解了对方所处的局势:我这边身处群龙无首危机四伏的前线,钱隆则面对当天下午举行国会投票,增加军费和扩大编制的议案是否能够通过就看这一次了。他告诉我投完票无论通过与否他将马上赶回东大陆,同时告诉我,如果确认戚继光已经死了,我应该马上通知各部队,退回萨里昆一线依托那里的丘陵防守。

  东大陆和西大陆有将近12小时的时差,钱隆的投票其实是要在我们这里的午夜以后举行,但局势的恶化非常迅速,仅仅才过去三小时而已,在天擦黑的时候,敌军的炮弹已经开始在我们的驻地东方不足三公里的地方爆炸了。22师的部队已经开始乘着夜幕撤离,这时从前线败退回来的第二27师的部队也来到了这里,他们没有组织没有纪律,在炮弹爆炸激起的火光中,一堆堆黑影为了争抢一辆轻装甲车而争扰,甚至大打出手,连军官也弹压不住。昨天还是训练有素秩序井然的部队,今天竟成了一堆丝毫没有纪律的暴民,为了能抢得自己逃命的先机,竟不惜向昨日还并肩作战的同袍开火射击。一时间枪声大作,惨叫和爆炸声四起,22师的营地里乱成了一锅粥。

  “我们也赶快撤吧!要是被那些败兵缠住了可就走不了了!”蒋宾达在我身后说着,他已经命令部队处于戒备状态,并下令可以向任何不听命令突入营地的移动物体开火。

  “那……就走吧!”我下了决心,转身向早在一边待命的“飞影”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