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经历了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士兵之死

我经历了战争 ayooyoo 2739 2004.03.08 22:49

    “卧倒!”班长发出的是他的最后一次命令,我看着他被一颗迫击炮弹生生撕成碎片。

  我抱着我的H*步枪,在敌人炮击中只能无奈地在半截断墙后面的瓦砾上瑟缩着,心里盘算着自己不知道还有几分钟可以活。

  我大口呼吸着充满呛人辣味的硝烟,就是这样污浊的空气,也不知道还有几口可以给我吸。

  3天了,足足3天没有援军来了,我们这一连只剩下十三个四肢完整的人,他们都散在我周围的大片废墟里,我看不见他们,但我知道他们在,每当敌人尝试进攻的时候,四下里响起的稀疏枪声提示着他们的存在。

  我摸摸口袋里最后一块饼干,这是我唯一的口粮了。从七月以来就没吃过饱饭,这块饼干是我省之又省准备留在最后一分钟的时候用的。

  “是吃的时候了吧?”我摸着饼干,饼干已经发软了,但是无论如何,它总还是块饼干。

  炮击停止了。

  我呼出一口长气。

  又可以多活一会。

  炮击以后是敌人的进攻,这个是他们的惯例了。

  废墟里腾起的烟雾间,我看到巴比伦人的土黄色沙漠军服在忽隐忽现。看来人还不少,总有二三十个,他们猫着腰,探头探脑的向这里逡巡着前进。可以看到他们后面还有一辆“塔亚I”,那是巴比伦出名的烂坦克,不过我是一点也不敢小看它,也许就是它把我料理了呢?我可不止一次见过被坦克碾过的尸体了,老实说我宁愿被狙击手干掉——随便他打我那里——也不要被坦克碾死,那是世界上最难看的死法,至少我现在是这么认为的。

  巴比伦人还在前进,他们很紧张地四处张望,我不知道他们打过多少仗,反正我从不认为巴比伦人是有战斗力的民族,自从登陆以来,巴比伦人打仗时的松包德性我是见得多了。

  不过眼前这几个,似乎不同。

  眼前有点发花呀,看来是太饿了。我揉着眼睛,把捂软了的饼干拿出来,塞进嘴里。

  舌头舔着饼干,我架起枪,瞄准一个留着胡子的巴比伦兵。

  他全神贯注的向自己的左边看着,那是关德藏身的地方,他发现他了吗?

  我不认为他发现了,关德是很善于隐藏的,他是连里最好的狙击手。

  不过我也不赖,虽然我不是狙击手。

  我眯起一只眼睛,瞄准那撮胡子的中间。关德说,瞄准的时候要找准最醒目的特征。

  然后,一击必杀。

  这个其实我早就知道,在东丹岛上,我和希腊人拼刺刀的时候就试过。

  那撮胡子的梢上有一团灰尘,看起来很好玩。

  真的很好玩,它在微微的风里飘动着,跟着胡子上下起伏。

  那巴比伦兵发现了那团尘土,他鼓起嘴唇吹着,想把灰尘吹下来。

  “真是个愚蠢的表情。”我在心里笑着,一边把枪口往上抬了抬,对准他的眉心。

  枪里还有二十发子弹,只要我一扣扳机,他的脑袋就会变成一个破烂的血葫芦。

  子弹打中人的头总是会发出“扑”的一声,然后泼溅出许多各种颜色的汁水,让你觉得很奇怪,脑袋里怎么会有这么多五颜六色的东西。

  汪龙昊说,人的头被子弹打中的时候象个被砸碎的烂西瓜。

  我知道他家里是在苏州乡下种瓜的瓜农,不过始终不觉得这是个好比喻。我觉得还是血葫芦比较贴切。

  汪龙昊在维鲁拉纽踩上了一颗反步兵雷,变成一堆很烂的碎肉,就好象他最喜欢吃的无锡肉骨头,稀碎的,还有许多红色的液体在旁边流。

  所以我总是说,踩上地雷也不是一种好看的死法。

  我瞄准了。

  那家伙的眼珠在转,不知道在看什么。我想他一定不知道,很快自己就要什么也看不到了。

  杀人总是很让人兴奋,虽然班长说他不觉得兴奋,但是每次打完仗他都要一边喘息,一边瞪着死鱼眼盯着某个地方呆上老半天。

  他说那是平息心情,我想他一定是在压抑兴奋。

  不过他已经再也没心情可以平息了,我打赌他也不会再兴奋了。他现在仰面朝天地躺在那里,象个破口袋似的,裹着他那身破烂的军服。

  我想他应该已经在变冷了。

  忽然有点恶心,想吐。

  不能吐,我刚咽下的饼干。

  我扣动扳机。

  那家伙的半个头忽然不见了,然后是一丛血柱从他还在的半个头上喷出来。

  然后他直挺挺的倒下去。

  呵呵,很完美的一击啊。

  我缩回头,躲回那半截残墙后面。子弹在周围跳舞,把瓦砾打得叮当乱响,许多小碎屑四处乱溅,枪声很乱,那些巴比伦人一定很害怕。

  不过在乱枪声中我还是听到了几声H*发出的枪声,随后有惨叫声响起。

  我就知道他们不会这么容易被炮击干掉,呵呵,我们从罗马跃过大东洋打到这里,可不是为了被巴比伦的几发炮弹干掉的呀。

  我蜷缩着,巴比伦人在喊着什么,大概是叫医护兵吧?他们已经不打枪了。

  看来有机会再捞一个。

  我微微探出头去。

  果然他们都在那里喧嚷着,似乎有人在挣命,我看到一团团烟雾在人堆中腾起,好象有人在踢打着什么。

  其实要人死并不是那么容易,中了枪之后尽有挣扎了四五个小时不肯死的。

  不过也有很容易的,比方说……

  “砰”

  一声很沉闷的枪响,那是狙击枪吧,好象是对着我这里开的,不过没打中我,只打中我旁边的一块砖,把它打得粉碎,洒了我一脖子的砖粉。

  我缩回头,人莫与命争,不要强出头,该收手时须收手,不然……

  我中枪了。

  第二枪的枪声响起的几乎同时,一发子弹洞穿了我靠着那半截砖墙,打进了我的左胸。

  这是我第一次中枪啊。

  真的是很痛,痛得让人叫也叫不出来。我深吸着气,努力想把枪抬起来。

  至少,得把开枪打我的那混蛋毙了。

  可是枪忽然变得很重,我抬不动它。我从西大陆一直把它背到这里,第一次感到它竟然是这么沉重的一件东西。

  我开始发抖,我知道不太好,我听卫生员说,发抖证明受伤很重,身体无法承受了。

  我的气很急啊,眼前开始发花了。我听到自己很粗的喘气声,我靠,难道我就死在这里?

  我想回家。

  我才不要死在这里。

  我抬起头望天,天很蓝。

  我低头看伤口,血在流出来,殷红的血混着尘土,变成一片暗红的东西。

  我喘不过气了。

  我很痛啊,我真的要死了吗?

  很痛哦,肺里好象有一团火流动着在烧,心跳得好急,我觉得很冷,但脸上又湿湿的,是我在出冷汗。

  我想回家。

  我才不要死在这里。

  我用手支撑着想爬起来,但是身体好重。

  我终于还是伏倒在身下的瓦砾上。

  眼皮很重,很重,我睁不开它。

  我闭上眼睛,身体忽然变轻了。

  我想回家。

  身体在发飘,仿佛要飞起来一样。

  黑暗降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