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风起雨落,尽刀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师姐

风起雨落,尽刀戈 回家看路 2119 2019.02.11 23:09

  空冥坐在院中的长椅上,满是不解地问道“夫人,是怎么一眼就看出我的刀法的?”

  “因为,我是你的师姐!”南离夫人一字一顿地说出这句话,空冥瞬间瞪大了眼睛,他可从来没听说过自己有什么师姐啊!

  “这……”空冥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喃喃道“我怎么从来没听老怪物提起过什么师姐呢!”

  南离夫人苦笑一声,说道“可能,我也只是受过他老人家一些指点罢了,根本没资格当他的弟子!”

  空冥皱起了眉头,问道“他真的指点过你?”

  “嗯。”南离夫人轻轻点了点头,伸手抚了一下鬓角的青丝,讲起了一段往事。

  在二十多年前,她与夫君南离卿游历天下,一路游山玩水,来到了苍江江畔,远远望见一个古怪的男人坐在江边,遥望苍江,浑身酒气,口中念叨着什么。

  “这个人怎么了?”南离卿不解地问道“不会是疯子吧!”

  南离夫人咽了口唾沫,点了点头,这种人还是不招惹为好。

  “咱们去那边吧!”南离卿指着不远处的江口,微笑着抚摸夫人的秀发,两人一齐向远处走去!

  但是刚没走两步,两人身后突然冒出一股寒气,如入冰窖,再也难以往前半步!

  “再敢往前走---死!”一个沙哑的声音从他们背后传来,两人不约而同地抹了一把冷汗!

  南离卿缓缓回过头,从嘴角中挤出一抹笑容“我们夫妻二人途经此处,不敢惊扰前辈,可否让我二人过去?”

  “过去可以。”男子如一瘫烂泥一般倚靠在石头边,口齿不清地说道“但不能从这过!”

  “这……”南离卿不明白,为何这个老醉鬼要拦他们的路呢?

  就在此时,南离夫人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角,低声说道“夫君,你看那里是不是有座坟?”

  南离卿听闻此言诧异了一下,缓缓抬起了头,果不其然,前方数十米处确实有一个坟茔,只不过没有任何墓碑。

  “这难道是他打理的吗?”南离夫人环绕四周,满脸的惊讶,这周围尽是杂草丛生的荒地,唯有这坟茔周围被打理的井井有条,开满野花。

  “是我打理的!”醉酒男子将手里的酒壶扔到了一旁,轻笑道“你们敢弄坏我在这里栽的一朵花,我就要你们一条腿!”

  “这……这都是你栽的?”南离夫人转过头不敢相信这一切。

  “一朵朵,一枝枝,都是自己栽的?”

  醉酒男子没有说话,只是打了个酒嗝,然后回头捡起了自己的酒壶。

  南离夫人满脸羡慕地笑了一下,不由得低声对南离卿说道“他一定很爱这个姑娘,要不然怎么会在她死后还守着她的坟墓呢!”

  南离卿也收起了之前轻视的眼神,对这个醉酒男子也由衷的敬佩。

  “爱她?”醉酒男子听到这句话,早已红肿的眼眶再次湿润了。

  “我若是爱她,她也不会死了!”

  南离夫人微笑着说道“若是我死后也有人能在我坟墓前栽这么多花,我也此生无憾了!”

  南离卿皱了一下眉头,紧紧握住了她的手“长英,不要乱说话!”

  她朝他做了一个鬼脸,眼中满是爱意!

  醉酒男子看着她的一颦一笑,心中一颤,她的笑,竟也与她有七分相像!

  “姑娘,你练过刀吧!”她浑浑噩噩地站起身来,朝长英问道。

  长英礼貌笑了笑,说道“前辈真是好眼力,我是随家父学过几年刀,但那都是花架子,算不得什么本事!”

  醉酒男子看了一眼空荡荡地酒壶,然后往她面前一丢。

  “帮我打壶好酒,我教你一刀!”

  南离卿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敢问,前辈到底是何方神圣,又有要教什么刀呢?”

  “夫君!”长英急忙伸手打断了南离卿的话,对醉酒男子笑道“前辈想喝酒,我去打就是了,今日与您相逢有缘,便与您同醉!”说罢,便拉着南离卿带着酒壶去打酒。

  “这……”南离卿脸色阴沉,他实在是不喜欢这个老酒鬼!

  “慢着!”醉酒男子叫住了两人,笑着问道“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陆长英!”她扬了扬手中的酒壶,朝醉酒男子喊道。

  “陆长英吗?”他翻了个身,喃喃道“名字也像极了她啊!”

  “前辈,您能给我讲讲您和他的故事吗?”看着双手流油狂啃烧鸡的男子,陆长英笑着问道。

  南离卿还是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他就不明白了,和一个老醉鬼有什么好聊的!

  他挥了挥油腻的手,不耐烦地说道“你请我喝酒,我教你一刀,别的事儿就别打听!”

  “那我问问你的名字总行了吧!”南离卿满脸不悦地说道。

  男子抬了抬眼皮,扫了他一眼,那眼中的寒光震慑人心,吓得南离卿一身冷汗。

  但旋即他又低下了头,咬了一口鸡腿,口齿不清地说道“要是在三十年前,你这小子早让我一刀剁了!要不是看在你媳妇请我吃烧鸡的份上,最起码我也得卸你一条腿!”

  南离卿气的满脸张红,但却不敢再说什么了,刚才那震慑灵魂的眼神,绝对不像是一个普通的老醉鬼能够拥有的!

  “前辈,您别生气!”陆长英给他倒了一杯酒,笑道“他说话就这样,直来直去的,我给您陪个不是!”

  男子轻哼一声,接过酒杯一饮而尽“还是你这个小姑娘招人喜欢。”

  南离卿的脸越来越黑,索性不和他们坐在这里,兀自起身走到了一旁,吹着苍江畔的冷风。

  “你夫君好像吃醋喽!”男子打趣道“还不去哄哄!”

  陆长英翻了个白眼,撇了南离卿一眼,古灵精怪地说道“看着吧,不出一炷香时间,他还得乖乖过来!”

  “哈哈哈!”男子大笑两声,看到这一对小夫妻,他不知为何心中总有些释然。

  这两个人,活成了她想要的样子,今日看到这两人,心中也算是有了慰藉吧!

  他将油腻的手胡乱地在自己的身上擦了两下,站了起来。走到了那块巨石旁,用力一推,那块近两人见方的巨石竟被他轻而易举的推动了!

  他弯腰捡起了一个破布包,一边走向陆长英,一边缓缓将缠着的布条一点一点地解开。

  看着这布包,他不由得喃喃道“三十年了,也不知生锈了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