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明月水情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飞白

明月水情深 杨尽年 2093 2019.07.01 16:25

  “你终于醒了。”对面的少年率先开了口,说道:“我以为你会睡到明日午时。”

  堇儿暗自责备自己,自己的警戒心也太弱了吧,这要是遇见歹人,估计自己这条命也就交代在这儿了。

  “你是?你是谁?我看你这个人,气宇非凡,怎么能干出如此事情,你怎么,怎么偷看我睡觉呀!!!”堇儿问道。

  “唉,我说你这人,我还没有说你乱在外边睡觉,你还怪我偷看,早知道我就不在这帮你守着队长了。”少年没好气的说道。

  “队长?你到底是什么人?”堇儿又一次问道。

  “我,我是这梅园的侍卫,我的名字呢叫做郑飞白,你呢,你又是什么人?”少年反问道。

  “我是梨善堂的堂主的侍女,我叫堇儿。”堇儿乖乖的答道。

  “堇儿,名字倒是十分有趣。”

  堇儿鼓了鼓嘴说道:“不要打趣我的名字,哼。”

  “你怎么这么晚还在这里晃悠?”郑飞白说道。

  “我迷路了,这梅园太大了,而且东南西北全都一个样。”堇儿委屈巴巴的说道。

  “这样吧,你跟着我走吧,和我去办一下交班,之后我送你出宫好不好。”郑飞白看着眼前这个小姑娘委屈巴巴的样子,心里不由得一软。

  堇儿紧紧的跟着郑飞白后面走,心跳漏了一拍,眼前这个男子,身高八尺有余,鬓若刀裁,鼻如悬胆,走起路来会带动身旁的风。

  堇儿这个小丫头,从小也没经历过这种感受,心里仿佛有只小鹿在乱窜,落霞染红的石板路,在堇儿眼里金光闪闪的十分美好,此时这个小姑娘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眼前的少年。

  世间上的美好有千许种,偏偏懵懂的心动最朦胧。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进去和队长说一声。”郑飞白嘱咐堇儿在原地等他,不要乱跑。

  堇儿乖巧的点了点头,一改从前顽皮的样子。

  过了片刻,郑飞白走了出来,他换了一身天青色的常服,头上戴着束发银冠,穿着白蟒箭袖,围着攒珠银带,面若春花,目如点漆。一下子就吸住了堇儿的眼睛。

  “我们走吧。”郑飞白说道。

  “你是刚刚那个郑飞白??”堇儿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进去一下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郑飞白看着眼前这个小丫头,笑了笑说:“我换了衣服你就不认识我了么?快走吧,天要黑了。”

  说是快走,可两个人还是慢慢悠悠的走到了宫门口,郑飞白向守门的侍卫出示了腰牌,守门的侍卫和郑飞白是熟人,打趣说道:“这位姑娘可是你的相好?长得真好看。”

  郑飞白严肃的看着守门侍卫说道:“阿楼,不要对堇儿姑娘无礼,这为是梨善堂堂主的贴身侍女。”

  “这样啊,这么晚了你是要送她出去?”阿楼笑着说道。

  “是呀,这小丫头迷了路。”郑飞白说道。

  “那你们出去吧,再晚一点恐怕到了门禁的时候了。”阿楼看看已经差不多下山的太阳说道。

  皇宫到梨善堂的位置不算远,走了一会便到了。

  “姑娘,前面就是梨善堂了。”郑飞白说道。

  堇儿多么希望时间能过的再慢一些,可是再怎么磨磨蹭蹭的走路,还是要到了分别的时刻。

  “谢谢公子送我回来。”堇儿不舍的说道:“要不要进来和杯茶再走?”堇儿害羞的说道。

  “不了堇儿姑娘,天色已晚,你好好休息吧,我明天一早还要值班,改日我再来喝茶吧。”郑飞白礼貌的拒绝了堇儿的邀请。

  “那好吧,那我们有缘再见。”堇儿说道。

  郑飞白笑着挥了挥手说道:“有缘再见。”说完便转身归去了,堇儿目送着郑飞白的背影,心里滋味万千。

  夜里,苏寻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床上的帷帐,心里倍感陌生,张了张干裂的嘴,声音微弱的说道:“有…有…人…人…么?”

  三皇子听到了声音马上抬起头来,看着已经苏醒的苏寻惊喜万分:“苏苏,你终于,你终于醒了。”

  铁血男儿李延庭在苏寻醒来的那一刻,所有的坚强与伪装统统卸掉了,眼泪不听话的掉了下来。

  苏寻看着眼前的李延庭,缓缓的伸出手,想要为他拭去眼泪,可没想到扯到了胸口的伤口,苏寻痛的轻呼一口气。

  “别哭,我,我在呢。”苏寻说道。

  三皇子握着苏寻的手十分懊悔的说道:“若当初我阻止你,叫你不要来这赏梅宴,你就不会如此了”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我这条命本就是你救的,如今你又救了我一次,我为你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三皇子听到这番话,心里十分纠结,看来苏寻是误以为是他救了她,可是救她的人,明明是七弟啊,该不该和她讲,如果对她讲救她的人不是他,那她会不会离他而去。

  他犹豫了。

  苏寻察觉到了三皇子的犹豫,但是也没有追问缘由。

  “堇儿,她没事吧,我…我很担心她。”苏寻担忧的问李延庭说道。

  三皇子安慰苏寻说道:“你放心吧,她很好,我听人说她已经会梨善堂了。”

  苏寻听到了这个消息放心的合上了眼睛,三皇子看到苏寻闭起了眼睛,就不再说话了,他握住她冰凉的手,趴在床边陪着苏寻慢慢的入睡,天地间此时只有他俩,不再有纷纷扰扰的俗世。

  烛泪缓缓的坠下,随着时间的流逝,桌案上的蜡烛一点点变短。

  可是他们只见的一种看不见的,摸不着的,说不出口的情感,在慢慢的,慢慢的随着时间增长。

  十一皇子将惊慌未定的月格格送到宫外的安庆将军府时,月格格仍吓得说不出话,月格格的生母李夫人久病缠身,这次的赏梅宴她没有去,可是听此噩耗,十分担心女儿的安危。

  李夫人是皇上的亲妹妹和悦公主,从小深受皇上宠爱,安庆将军又是早年平定飞鸿国与本国边疆之乱的功臣,而安庆将军和李夫人十分恩爱,安庆将军府里,只有李夫人一位夫人,将军用情专一,从不纳妾。

  二人膝下只有一个女儿月莹儿,在八岁那年皇上被皇上封为格格,皇上时分喜爱她这个小外甥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