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解梦门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咨询师的困惑

解梦门诊 图拉如是 3563 2020.10.18 12:25

  距离甘宁市300公里以外,在一个被森林环绕的别墅小区门口,远山伴着溪水,无不显示出这是一个远离喧嚣的修养圣地。

  叶言给甄妮回完手机短信,抬头看了看眼前的住宅,这是一栋独栋别墅,院子里种满了格桑花,颜色五彩斑斓,显得生机盎然,他手里拿着一束郁金香,将手机收好后,迈步朝门廊走去,抬手按响了门铃。

  过了一会,门打开了,一位年龄约60多岁的女人出现在门口,她身材微胖,带着眼镜,身穿宽松的居家服,蓬松的头发里夹杂着零落的白发,

  “老师!”

  叶言笑了笑,轻声的问候着。

  女人似乎有些意外,她用双手接过郁金香,脸上露出了笑容,

  “叶言,你怎么来了,快进来!”

  叶言随着她走进屋里,转过入户走廊的是举架两层高的客厅,阳光穿过宽敞的落地窗洒落进来,客厅转角的壁炉上摆放着照片和几个荣誉像章,其中一个上面刻印着“刘梓丽,北区心理协会荣誉会长”。

  女人热情的招呼着叶言坐到沙发上,她把手里的郁金香仔细的插到餐台的花瓶里,一边忙着给他沏茶,一边和他寒暄着,看起来对叶言的来访很高兴,又打开烤箱热了几块蛋糕,叶言一边说话一边伸伸腿脚,长途开车显然让身体很乏累。

  不一会儿,一壶热茶,一盘热乎乎糕点摆了上来,女人坐到对面的沙发上,给叶言倒水,

  “叶言,你怎么也不打个电话就忽然来了,这太不像你的风格了?”

  叶言接过水杯喝了一口,

  “是啊刘老师,其实我这次是去看一个朋友,回来的时候路过这里,这不,就想顺便来看看你了。”

  “哦?”

  刘老师看着对面的叶言,笑了笑,

  “我是你的督导老师,每个月都要见一次,要是没记错,咱们下次面谈是十天之后。”

  停顿了一下,她又抬头想了想,

  “不过根据经验,大部分心理咨询师最讨厌的就是见督导了,你会没事想见我?”

  叶言拿着茶杯,脸上呵呵的笑着,竟然像是认可了她说的话,

  “我猜你是遇到了一件事,一件暂时还没找到答案的事儿,是不是?”

  没等他回答,刘老师放下茶杯,

  “说说吧,跟我聊聊,我很想听。”

  叶言点了点头,靠在椅背上,

  “是有两件事,我也不是很确定,但觉得有必要征求一下您的意见。”

  刘老师轻轻的点头,认真的听着,叶言继续说到,

  “如果一个灵魂消失了,算不算是杀掉了一个生命?”

  刘老师皱了皱眉头,

  “你能再具体点吗?”

  叶言点点头,呼了口气,将乐天的案子简要的说一遍。

  听叶言讲完后,刘老师愣了一会,

  “你是说,子墨的人格消失了?不见了?”

  叶言点了点头,

  刘老师似乎有些惊讶,

  “多重人格的症状,仅仅通过一次催眠就消失了一个人格?”

  “嗯,目前看是这样。”

  刘老师托着茶杯思索了好一会儿,接着她忽然伸出了手,

  叶言错愕了一下,急忙抽出桌上的纸巾递过去,

  她接过纸巾,眼角似乎有泪流了下来,擦了擦脸颊,不好意思的笑了,

  “老师,没事吧?”

  叶言轻声问到,

  “看来,我快要没资格做你的督导老师了。”

  刘老师笑了笑,

  “可能是以前从业的时候太执着,把所有感情都压在心里了,现在退休后反倒释放了,看看电视都容易掉眼泪,仿佛心底有道防线消失了。”

  叶言静静的听她说着,

  “子墨既然主动记起乐天的存在,相当于主动否定了自己,这看来是他自己的选择,叶言,一个人能突破潜意识的束缚做出选择,这需要的可不仅仅是勇气....”

  叶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刘老师想了一下,

  “但你刚才说子墨在现实中保护妈妈,在催眠过程中意识到要保护乐天,这两者矛盾,所以才最终选择消失,但其实从儿童心理动力上看,也并不矛盾。”

  “儿童心理动力...”

  刘老师点了点头,

  “对,儿童的心理动力比较原始,每一个孩子都会根据父母的态度来塑造自己以获得认同和关注,从你刚才的描述看,子墨人格诞生的时间应该很早,而他的诞生,本质上是乐天在面对病态母亲的情况下,用极端的方式在保护自己,别忘了,子墨和乐天其实是同一个人。”

  叶言皱着眉头,

  “老师,你的意思是说.....”

  “我想告诉你的是,子墨就是乐天,乐天就是子墨,真正矛盾的在这个部分,而这个矛盾是由于母亲的人格分裂所导致的,这才是悲剧的症结,而你在纠结的是什么?”

  叶言想了想,

  “只是在做催眠之前,子墨从始至终,并没有清楚意识到乐天的存在.....”

  刘老师拿起手里的茶喝了一口,看了看叶言,

  “确实是这样,所以你纠结的只是自己是否扮演了刽子手的角色,担心是因为自己才让子墨想起了乐天,是不是?”

  叶言沉默着,微微点了点头,

  “可实际上,刚才你已经说过,子墨把一样东西,埋在了潜意识的深处,那应该是他最大的秘密,那个秘密究竟是什么呢?”

  叶言看着她,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

  “是乐天.....”

  “对,这就是问题,在内心深处,子墨很清楚这一点。”

  刘老师想了想,

  “子墨这段时间应该是承受了非常大的煎熬,他始终觉得忘了一件事,甚至比拯救母亲更重要的事,那是他的使命,但他怎么也想不起来,因为真相被他自己埋葬了,是你的催眠让他想起了一切,他不必再煎熬,即便只是在催眠的梦中,他拯救了乐天....而这是他第一次直面自己的使命而且去完成了它,这就足够了,所以他的命运终结了,也就可以消失了,事实上你是成全了他,而不是抹杀了他。”

  见叶言沉默着没有说话,刘老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子墨的消失从灵魂层面,当然可以理解为一个生命的消失,但这和你没关系,而是他自己的选择,你不应该过于纠结,只是....”

  她犹豫着,

  “如果事情真是像你说的那样,仅仅通过一次催眠就能让子墨突破潜意识....那可是双重潜意识:浅层的保护母亲与保护自我,深层的保护自我和保护乐天,这听起来还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听了她的话,叶言点了点头,

  “这就是我的第二个问题....我怀疑在催眠中出了差错。”

  “差错?”

  叶言似乎叹了口气,

  “我也不是很清楚问题出在哪里,子墨在催眠过程中受暗示影响,他一直能够按照我的要求行动,但是在催眠进行到中途的时候,他忽然不受控,情绪变得烦躁,然后才走进了房子里,接下来在后面的催眠中,他依然能够抗拒我的引导,并且拒绝醒过来,而在那之前,他说他听到了鼓声.....”

  “鼓声?”

  “对,是一种想听又听不到的,从天上传来的鼓声。”

  刘老师轻轻的放下了手里的茶杯,

  “那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

  叶言想了想,

  “应该是之前的准备工作没做好,子墨并不是我的病人,对他的成长和生活细节了解太少了,结果贸然的给做了催眠,我....”

  在刘老师的印象里,她很少能看到叶言如此纠结,她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两个人沉默着,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雨滴淅淅沥沥的敲打着屋外的树叶,仿佛天地间无数的精灵在窃窃私语。

  过了良久,刘老师打破了沉默,

  “你信命吗?叶言?”

  “嗯?”

  叶言抬起头,似乎没听明白,

  “信吗?”

  她又重复了一遍,

  叶言轻轻点了点头,

  “也许吧,为什么要问这个?”

  “如果你信命,就会相信我们每个人的命运是注定的,乐天有乐天的命,子墨有子墨的命,我们在有限的生命中产生交集,并不是我们有能力改变谁的命运,而仅仅是一种缘分,如果你相信宿命,也许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叶言苦笑了一下,

  “老师,你的意思是,换个想法,问题就会消失不见了?”

  “嗯。”

  刘老师点了点头,

  “所以啊,人有信仰,才会幸福!他们可以用信仰解释一切无法控制的事情。”

  听了她的话,叶言却仍然保持着一张苦脸,

  刘老师见他仍然一副没想开的样子,叹了口气,

  “也只有心理咨询师才会犯这你样的错误。”

  “错误?”

  叶言皱着眉头,

  “嗯,你自始至终在忽视乐天和子墨是一个人这个事实,而真正的事实是你拯救了乐天,没有伤害任何人,可是心理咨询师却非要穿过肉体去看灵魂,你是时候应该抬起头,让自己更世俗一点了,不要让自己陷进去,难道你更希望乐天永远用两个分裂的人格去生活吗?”

  听了她的话,叶言不由得轻轻点了点头,

  “那个鼓声如果只有子墨能听到的话,大概率和他诞生的线索有关,毕竟人在成长中会有很多刺激因素,但我们只是心理咨询师,你应该清楚,任何一个案例取得效果,都是医患双方共同努力的结果,这是个特殊行业,不可能靠咨询师一个人的力量就能顿悟一个人,而在子墨的这个案子中,我没看到有人死掉,更没有人受伤....可你却在这纠结......”

  说到这里,刘老师似乎想起了什么,她探过身子,看了看叶言,

  “你刚才说你去看了个朋友?是不是去看望乐天了?”

  叶言点了点头,笑了笑,

  “是的,今天去看她了,还在恢复中,只是...对我却没有任何印象。”

  刘老师似乎明白了什么,她叹了口气,身子靠在了沙发上,

  “同样的躯体,两个灵魂,你和子墨有近距离接触,难免在看望乐天之后会产生失落和困惑,因为你本来以为治好的一个灵魂,却彻底消失了,我想这就是你产生心结的原因吧?”

  叶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两个人又继续沉默了一会儿,

  “叶言....”

  刘老师看了看他,

  “几年前的那件事还是对你有影响,是不是?”

  叶言皱了皱眉,却并没有回答,

  刘老师叹了口气,似乎也不想追问,

  “那...记住,这是你自己的问题。”

  她想了想,

  “替子墨照顾好乐天,如果有需要的话,帮助她更好的融入社会,我想这就是命运安排你需要做的。”

  叶言默默的点了点头,

  屋外的雨下的更大,淅淅沥沥,那雨声仿佛能抚慰心灵,又仿佛在述说一件故事,那故事似乎每个人都能听懂,只是情节却各不相同。

举报

作者感言

图拉如是

图拉如是

子墨的故事基本结束了,收尾略微有些匆忙。另外,解梦门诊正式开业,如果读者好朋友们有愿意分享的梦境可以联系我,有趣的梦境我会视情况加入到故事情节中~~请帮忙推荐收藏~~

2020-10-18 12:2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